人口老化,成中国社会隐患(陈劲松)

2006-02-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日前,中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发布报告,承认中国人口呈现另一趋势:老龄化。 在过去的22年里,中国老年人口以平均每年302万人的速度快速递增,到1999年,中国正式迈入老龄社会;到2004年底,中国老年人口(60岁以上)达到1亿4300万人,成为全球老年人最多的国家。而在新世纪里,老龄化问题将更趋恶化 。预计到2030至2050年,中国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将达到40%至50%。

根据常识,人口老龄化将至少带来两大社会问题。其一,劳动力不足。迄今,在中国,至少11个省市面临人口老化的压力,上海排名第一,最为严重。沿海地区出现“民工荒”,甚至越来越多地使用童工,就是劳动力短缺的表现之一。

其二,社会负担加重。需要扶养的人口比例,越来越大,当需要扶养的老年人口达到总人口一半的时候,后果可想而知。在中国,医疗、退休、养老等社会保障,本来就严重落后,比如,福利机构中的养老床位,不到发达国家的八分之一。在广大农村,尤其贫困地区,社会保障形同虚设,或者说,几乎根本就不存在,农村老年人,晚景凄凉。所谓“社会主义新农村”,或“全面小康”,又何从谈起?

通常,发达国家步入老龄化,是在人均GDP(国民生产总值)达到5000至1万美元以上时,但当前,中国人均GDP刚刚达到1000美元,就已经进入老年社会。以65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的比例为例,从7%增加到14%,对中国来说,只用了27年,而发达国家却用了45年以上。难怪,国内专家纷纷哀叹:中国“未富先老 ”!

中国人口严重老龄化,出自于当局一再扭曲的人口政策。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毛泽东否定马寅初的“计划生育”论,鼓吹“人多力量大”,煽动生育,结果导致人口暴长,是为第一重扭曲;到邓小平时代,当局政策大逆转,厉行“一胎化”政策 ,不仅制造了无数人间悲剧,而且很快酿成人口老化,是为第二重扭曲。两重扭曲 ,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中国人口问题,由此复杂化。

复杂的人口问题,已经使当局陷入进退两难。如果继续控制人口,人口老化势必加重;如果取消“计划生育”政策,又怕人口暴增,超出负荷。两方面都是风险,当局举止失措。此时此刻,对当年的“胡搞”、“瞎闹”,当局是否稍有悔痛和反省 ?对今日的所作所为,是否又能站到未来的角度,戒慎戒惧?

长期以来,有人宣传,中国的国情是人口太多,发展不易,所以,发生任何问题,当局都以“国情”为由,推卸责任。然而,当局心知肚明的是,最近二十多年来,中国经济获得增长的主要动力之一,恰恰就是中国的人口优势。人口多,劳动力廉价,中国以“世界工厂”的名号,勉强实现了“经济起飞”。

当然,以人口这种最原始的资源,促成“经济起飞”,代价是昂贵的。外资企业或中外合作企业中,90%以上的利润,归于外国资本家,中方所获无几。庞大的人口 ,廉价的劳动力,实际上构成了“世界苦力中心”。

中国吸引外资、激活外贸、进而实现经济增长的两大优势,一是廉价的土地和矿产资源,一是廉价的劳动力。如今,这两大优势都加速丧失,中国经济和社会隐患,昭然若揭。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劲松)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