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广场 | 管见:文明与对话

2019-05-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5月15日,由习近平倡仪的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开幕。(美联社)
2019年5月15日,由习近平倡仪的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开幕。(美联社)

距离“六四”镇压30周年还有半个多月之际,中共弄了一场“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无论如何,都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习近平以惯于说漂亮话著称,这次他的表现照样漂亮。

其一,据习说,真正的文明之间不应也不会发生冲突对抗。这话说得很有气势,只是说得太绝对了,那意味着,文明即文明,野蛮即野蛮,泾渭分明,纯粹得很,干净得很。可以称为“真正的文明”的文明,究竟在哪里,可能是个问题。

其二,习还说,“认为自己的人种和文明高人一等,执意改造甚至取代其它文明,在认识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灾难性的!如果人类文明变得只有一个色调、一个模式了,那这个世界就太单调了,也太无趣了!”

当然,他是在不点名地批评他国。只是,人们不会不知道,自诩其理论、其意识形态、其发展模式“高人一等,执意改造甚至取代其它文明”的,确有其人其党,所谓“四个自信”、所谓“领导一切”之类,就是这个党的一套,大家早已熟悉。

其三,“亚洲文明对话”之意图,可以说好得不得了。但是,人们会追问,中共自己是否真的重视对话,或者说,它是否有“真正的文明”之精神。

的确,三十多年前,中共十三大确定了使社会协商对话制度化的方针,而八九民运兴起之时,时任总书记赵紫阳的确打算展开对话以解决问题。但是,现实之中的“党专政文明”与“民间文明”,大概都不能算是“真正的文明”,于是发生了冲突对抗,结果以“党专政文明”将“民间文明”扼杀在血泊之中而告结束。

因此,习近平先生还是先努力做好中国自身的“文明”对话为好,不要把自己的国家弄成鸦雀无声的一片死寂之地,不要那么急于“走近世界舞台中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