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廣場 |貴富:艱難的五六十年代 (二)


2019.05.2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 中國的糧票。(Public Domain)


2、一分錢

小時候我曾買過拆零的水果糖,那時偶爾得到一兩分錢,就會去副食品店買水果糖。最便宜的那種,一分錢賣給一顆,但後來漲價了,一分錢不再賣給一顆。

那麼一分錢又能去買什麼呢?當時私人生意仍未徹底取締,城裏有些老太太製作“花米糖”賣(用大米炸的膨化大米,蘸少許糖稀滾成的乒乓球大小的圓球),早期一分錢可買兩個。

一分錢最派上用場的,則是去看“小人書”。文革激烈期過了兩三年以後,開始有老頭老太們幹這“賃書”生意,以賺取孩子手裏那可憐的一兩分錢,一分錢可看薄些的連環畫書,厚些的兩分錢。一度,《三國演義》連環畫沒被禁止,成爲最受歡迎的讀物。但隨着“破四舊”深入,所有涉嫌封資修的讀物全部不準上架,小人書屋也就門可羅雀了。

不過很快連一角錢一塊的糖球也沒有了,水果糖塊在59年大饑荒前是一分錢一塊。大饑荒開始後通貨膨脹,人民幣貶值,小孩子最先感受到的就是“糖球”漲價爲一角錢一塊了。成年人是憑肝炎診斷書纔可供應半斤古巴糖,此外想喫甜,就喫糖精吧。

3、買豆腐

首先必須知道當月公佈的豆腐票是幾號,通常,國營菜攤會豎立個黑板,上邊依次公佈當月豆腐、豆芽、涼粉的票號,因此乾脆把票號本子全部帶去,自己臨時撕票。

那時期的營業員雖是鐵飯碗(賣多賣少一個樣,工資照拿)可是擁有商品把控的特權,不順着營業員的脾氣有錢也買不到東西,老百姓在營業員面前只能是低聲下氣。

其次要早些排隊,但排隊時候往往生一肚皮氣,老有人加塞兒,敢怒不敢言。而且,老是有另外一隊,那是“軍烈屬優先”的那一隊,也不知那兒來那麼多軍烈屬。那一隊凡有人,就必須緊着他們。

找零也很麻煩,憑票購買,營業員只賣給一斤半斤整買的人,所以最好提前把零錢準備好。
最擔心眼看排到跟前了,但卻眼瞧着豆腐剩下不多,心裏就得不停計算能不能輪得着自己,甚至默默祈禱前邊幾位能不能少買點兒。

某鄰居排隊買回豆腐到家後,挨婆娘一頓痛斥,原因是沒排到豆腐邊(塊)。他辯駁說,排隊到位時沒能趕上。婆娘說,你不會讓後面的人先買?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