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廣場 |李樂: 2020破題香港困局用非典?


2019-12-31
Share
AP-1573917209.jpg 資料圖片:2019年11月14日,示威者在香港金融區的一次抗議活動中。(美聯社)

華麗壯美如史詩般的香港抗爭已經不知不覺行進至2020年了。在2019年年末,居然又驚聞在武漢非典陰影重現。在香港抗爭持續的大半年內,衆多政治評論家紛紛討論北京出兵香港的可能性,從來沒聽過有哪位政治評論家討論北京用疫情破香港困局的可能。筆者拋磚引玉,倒想聊聊用非典破題香港的可能。

數月前,內蒙古及北京傳出黑死病的消息,筆者當時就有不祥之感,翻了點資料,發現香港在1894年發生過大規模鼠疫疫情,而且據稱有三分之一港人逃離香港避疫。目前香港問題無解,北京用鼠疫奇襲香港又會如何?只是利用鼠疫似乎太生硬了,香港生態環境再次爆發鼠疫的概率比較小。當時筆者就和朋友笑言,如果用非典襲擊香港就順理成章多了,當年非典就在廣東爆發,再次肆虐香港,不會太引起猜測。而且非典就是十幾年前的事,恐怖記憶猶存,另外非典成因依然無解,即使痊癒也會留下嚴重後遺症。當年香港可是非典的重災區,鮮活的存在港人記憶中,極容易引起大規模的恐慌。所以近日突然看到武漢非典若隱若現的新聞,筆者心頭頓時一緊,有了提筆的衝動。

用病毒做武器在戰爭史上屢見不鮮,着名的例子是1347年金帳汗國的蒙古軍隊向法卡城投擲感染黑死病的人類屍體,進而破城,法卡城也變成了死亡之城。當然這是戰爭史的情況,若果真用病毒壓制民運,對抗街頭抗爭者,將成爲北京一個歷史創舉。

北京可先在大陸虛虛實實的稍微自殘一下,再放毒於香港,到時香港人人自危,香港便如當年法卡城一般,不費一兵一卒,不攻而破。回想03年非典肆虐,疫區人員都不敢上班,上課,一有風吹草動,立刻全家隔離,怎麼還有可能一起聚衆起義?而且冤無頭,債無主,國際方面也找不到口實制裁,或者具體制裁的對象。此一損招,了無痕跡,卻又能制敵於死地。香港是否能在病毒過後,重振街頭抗爭尚是未知數,但至少能給北京喘息之機,爭取幾個月穩定國內外局勢的時間。

當然用非典並非全部有益無害,對國內自損還需要慎重評估,但由於非典的特點,不致於再次造成03年那麼大規模疫情,而小範圍疫情不但可控,也已然可斷港人上街之心。

目前武漢的疫情是否屬於非典尚無定論,但無論是何種疫情,非典也罷,鼠疫也罷,筆者都不希望被極權者用來做對抗香港抗爭者的武器。希望這篇文章能爲捨生取義的港人提個醒,甚至希望此文僅僅是筆者無聊的狂想而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