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广场 |Jack Yan:李文亮医生的调查组是最没有意义的调查组


2020.03.1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2 2020年2月7日香港民众在纪念李文亮医生。(美联社)

新冠肺炎爆发以来,中共针对各种奇葩情况,从2月7日至3月12日,一共派出4个调查小组,其中3个调查小组在短时间内得出了结论。

有结论的分别是福建省泉州市欣佳酒店“3·7”坍塌事故调查组,6天出结果;武汉女子监狱刑满释放人员“黄某英离汉进京事件”调查组,5天出结果;山东任城监狱疫情爆发事件调查组,13天出结果。

最后一个调查组,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调查组,2月8日调查组抵达武汉。3月19日,调查报告正式发布,历时30天。

前面三个调查组查出了失职渎职情况,还算是有一些意义。但是李文亮医生的调查组,从派出那一天就注定了,这是最没有意义的调查组,只不过是为了堵嘴。

李文亮医生被训诫的事实非常清楚。就是被认为在微信群中发有关SARS的信息是不对的,因此派出所出头进行了训诫,全国人民都知道的事实,根本不需要调查。

李文亮医生去世的过程不可能清楚表述。正常因病去世的抢救过程没什么好调查的,真的有人要求李文亮医生必须在什么时候去世,肯定也调查不出来。

网民反映强烈,根本不是针对李文亮医生被训诫、被去世,这个事件只是一个代表,网民针对的是疫情前期有关部门的不作为和谎报瞒报,这些能调查吗?

因此,全篇调查报告只做了一件事情,就是说了四个情况,李文亮医生转发微信过程、被训诫过程、生病抢救情况以及去世后的善后情况,都是大家已经知道的事情。只是在最后轻飘飘说一句“由于中南路派出所出具训诫书不当,执法程序不规范,调查组已建议湖北省武汉市监察机关对此事进行监督纠正,督促公安机关撤销训诫书并追究有关人员责任,及时向社会公布处理结果”。

就是说其实没有人有错误,只不过民众需要一个顶罪的,就把派出所给处理了。

李文亮医生,其实是被体制和机制害死的,派出所警察是工具、医院的医生也是工具。工具是客观的,使用工具的人才是杀死李文亮医生的真正凶手。

作者是天津人,在中国做公务员17年,2019年辞职赴美。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