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廣場 | 公子沈: 香港迎來暗無天日時刻


2020-08-03
Share
1 2020年7月31日,香港民主派人士黃之鋒(右)等在被取消資格之後出席一個記者會。(美聯社)

最近,港版“國安法”開始生效,香港迎來了暗無天日的時刻。林鄭月娥推遲立法會選舉,DQ大量民主派候選人,通緝海外民主人士,祕密警察抓捕抗爭者,連中學生都不放過,儼然一個白色恐怖的警察國家。對香港的未來,特別是對於未來十年香港的經濟和社會狀況,我充滿了悲觀。

我們必須明白,香港之所以有今天的經濟地位,有兩個基礎:第一是作爲中國大陸和西方世界之間的轉口貿易,第二是充當國際資本主義在亞洲的金融中心。今天,這兩個基礎都不復存在,或即將消失。

首先,轉口貿易很難做下去的主要原因包括:第一,美國重整資本主義全球化產業鏈。香港的地位是依靠西方對中國的產業鏈需求和中國相對封閉的金融體系而維持的。現在中美脫鉤加速,對中國大陸的需求已經越來越小,有意圖的防範、脫鉤和圍堵越來越多,不再需要香港這個充當溝通和中轉角色的中間商了。

第二,由於美國製裁,香港失去了在全球化當中所擁有的特殊商貿關稅待遇,以美國爲首的西方世界已經開始把香港跟中國大陸一視同仁了,比如美國已經宣佈取消香港的優惠待遇,未來對中國的高關稅、越來越多的簽證限制和出口管制,也會施加在香港身上。

其次,金融中心的地位難以保住,也有至少以下三方面原因:

第一,資本主義金融自由港的基礎是西方資本世界對英國體制及其價值觀的充分信任,比如香港普通法系和保障信息自由流通的公民社會,現在這種信任已經開始動搖。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德國、日本等重要國家已經中止了與港府的引渡協議,全球七大工業國已經聯合發表了由日本起草的共同聲明譴責“國安法”,眼看西方世界對港府開始產生了從未有過的敵意,不排除未來G7、五眼聯盟、北約都會加入美國對中國包括香港的全面制裁和對抗當中。

實際上,外資從香港撤離已經開始了,部分選擇了新加坡或東京、首爾,即使暫時沒走的也都在策劃離開當中,只留下撈快錢的國際遊資隨時腳底抹油,更不要說虎視眈眈的海外做空大軍正在集結。

第二,政治風險和政治成本急劇升高。投資不僅需要考慮值得信任的法治環境,還要有穩定的社會,友好的國際環境和聲譽,而目前香港在全球資本主義世界的形像已經一落千丈,社會不安定因素僅靠強力是無法維持的。而鎮壓的力道越強,就越會在國際社會引起反彈,形象更差,惡性循環。

過去的香港在政治上採取相對中立態度,不介入中國內政,避開了不少政治動盪和人道災難。雖然在美蘇冷戰中站在西方陣營,但仍然非常務實,爲了賺錢甚至走私貨品到中國。今天香港在中央政府逼迫之下站隊,站在了中共一方,不惜得罪全世界,那麼在中西決裂之下,香港必然成爲西方世界的明確打擊對象,淪爲中共的炮灰。

香港本身沒有製造業基礎,完全依靠中國大陸對西方相對封閉而造成的落差從中獲利。金融業更是空中樓閣,異常脆弱。如果在政治制度和社會和諧這兩個優勢上再出現問題,得不到西方資本的肯定和信任,那就徹底完了。

第三,上海和深圳的自貿區,甚至海南島自貿港等地的金融開放,允許外資直接進入,已經替代了香港的一部分功能。香港剩下的一點優勢,比如沒有外匯管制,隨着美國金融制裁的加大,甚至可能停止美元供應,令港幣與美元脫鉤,這些優勢恐怕也難以維持。

總之,由於這兩個基礎都在慢慢瓦解,香港的未來,不論在經濟上還是政治上,都將非常暗淡。

香港政府官員雖然口頭上不願承認,但實際上心裏非常清楚他們所處的尷尬位置。這就是爲什麼,至少在產業經濟領域,港府在許多年前就一直策劃進行大轉型,早就開始鼓勵發展高科技創新。

先不說香港本身的多重侷限性,讓它根本難以成爲第二個加州硅谷或以色列,更何況在最新的制裁之下,美國和英國已經宣佈停止向香港出口部分高科技產品,歐盟也在策劃實施這一禁令。到時侯,香港人恐怕連3D打印的關鍵零件或人工智能設備的芯片都買不到,高科技發展轉型之路會被堵得死死的。

而中國大陸在中西方脫鉤、決裂、圍堵、制裁、冷戰的大背景之下,恐怕連”廉價七成“的高端山寨能力都會喪失,跟香港成爲難兄難弟,一起被徹底隔絕在西方資本主義世界之外。

由於過去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四十年不斷融入西方資本主義全球化的耀眼成就,以及香港作爲亞洲金融中心享受到的獨特地位,使得絕大多數人仍然沉浸在溫柔鄉之中,無法預見新時代的浪潮即將到來,而我們已經看到了這個無法阻擋的歷史大趨勢。

在被以美國爲首的西方資本主義世界孤立之後,香港與中國大陸殊途同歸,經濟必將一路下行,政府赤字飆升,財政枯竭,信用盡失,人民的不滿與怒火將再次被點燃。到那時,港府一心期待的後臺勢力在西方的圍堵之下恐怕早已自顧不暇,無力支持港府繼續鎮壓人民了。香港變死港,死港變亂港,恐怕是已經鎖定的歷史路徑。

我在香港生活過三年時間,看到今天的香港,再想象一下未來的香港,當然感到痛心不已。但是理性告訴我,也許這就是香港的宿命,也是香港人必然要經受的民族考驗。

(本文爲讀者投稿選登,文章只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作者介紹:公子沈,自媒體時評節目主講人。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