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廣場 | 唐龍:香港爲誰 “送終”?


2020-08-14
Share
1 2020年5月28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在全國人大會議就港版國安法進行表決時按下贊成鍵。 (美聯社)

習近平和中共的如意算盤, 是保持香港作爲一隻下金蛋的雞, 但必須是一隻聽話順從的雞。但很可惜, 這樣的一廂情願不合邏輯, 即香港要麼是金雞獨立, 要麼就雞飛蛋打, 並沒有中間的選擇。注意, 這裏的獨立更多指的是香港的制度自決和人格獨立。

在這方面中共並沒有充分接受歷史教訓。譬如1949年後的上海, 在中共治下政治運動, 整肅和迫害不斷, 加上施行僵化的計劃經濟,號稱 “東方巴黎” 的上海很快就風光不再, 並被香港所超越。甚至於改革開放後的深圳, 其實最多也就是個毗鄰香港沾光的新暴發戶, 缺乏現代文明的人格和靈魂。習近平還不時地鼓譟深圳或海南取代香港, 完全是天方夜譚。

然而習近平目前氣急敗壞, 不惜雞飛蛋打也要壓制香港的民主, 自由和法治。而一旦香港墮落成一箇中國內地那樣的普通城市, 也就沒有了太多存在的意義。 一如北邊的所謂 “雄安新區”, 習近平在南邊最起勁忽悠的是 “大灣區”, 但很可惜折騰到現在, 卻並無多少港人尤其是年輕人對 “大灣區” 問津。

習近平這樣的愚頑, 恐怕一輩子也弄不懂自由, 民主和法治的崇高價值, 這三項關鍵指標缺位的地方, 再好也就不過是用金銀壘起一個豬圈而已, 裏面的人過得再奢華, 也不過是愛因斯坦所最爲鄙視的 “豬欄式的生活”。中國現在竟然讓習近平這樣腦子完全活在可悲過去和專制迷夢中的落伍掌權, 堪稱中華民族和文明的噩運不斷。

於是, 香港現實發生的這場博弈宏觀和戰略意義非凡。 香港雖小, 卻牽一髮而動天下。這就與冷戰期間爲什麼決戰前沿選擇了柏林, 二戰前夕選擇了保衛馬德里對抗納粹, 二戰後期美國和日本大戰硫磺島一樣, 一個城市和小島忽然凝縮了歷史, 現實和未來, 聚集了正義, 良知和理性, 邪惡,卑鄙和愚昧, 並將一決高下和勝負。習近平試圖將香港 “送中”,而香港人民註定爲習近平 “送終”。

對中國和中國人而言, 是眼睜睜目睹改革開放中途夭折, 功虧一簣, 還是挺身反擊, 儘快剪除習近平及其中共頑固派妖孽, 就成了我們這個大時代所面臨的最關鍵博弈。在這場博弈中香港人民和志士英才當仁不讓, 一馬當先,真心堅持,等於是率先敲響了習近平邪惡集團走向潰敗的喪鐘。

對世界而言,香港目前的局面, 完全與什麼主權完整,國家安全無關,只不過是中共的民族主義蠱惑宣傳和欲蓋彌彰而已。香港問題是“冷戰”結束後, 極權專制殭屍政治文化的一次死灰復燃, 並公然向21世紀進步文明社會發起蠶食挑戰。 對此, 現代世界別無選擇, 必須團結起來,火力全開, 對腐朽野蠻的舊世界展開堅決反擊,爲邪惡送終, 爲光明鋪路, 爲希望奠基。

(文章只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作者簡介: 唐龍,  獨立媒體人兼若干傳媒公司股東, 常駐香港, 深圳和多倫多。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