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广场 |李乐: 香港之大,已经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 — 从围困香港理工谈起

2019-11-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1月18日,香港香港理工大学校园内燃起大火。(美联社)
2019年11月18日,香港香港理工大学校园内燃起大火。(美联社)

被熊熊火焰包裹的装甲车;爆裂的汽油弹;飞射的弓弩;天空中划过白烟的催泪弹;遍地的碎石及雨伞。这不是战场,而是香港理工大学,本应该是象牙塔的地方,本应该是学生安静自习,捧读书本,追求真理,风花雪月的地方。

1933年初,在日本人侵略的铁蹄下,华北危在旦夕,忧国忧民学生们痛苦的喊出:“华北之大,已经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今日的香港,又如此相似。当年多少学生在救国的呼声中弃笔从戎,投身抗日。而今天又有多少的香港学生罢课抗暴,追求自由和民主。

大学校园一般是社会运动的风向标。大学在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眼中,是传道授业的地方,有如教堂般不可侵犯。校园动荡,则社会动荡,此为铁律。而这次港府围困大学,又将激起多少学生抗暴决心,又将埋下多少反抗的种子?

笔者认为这起事件之后,勇武派将成为香港抗争运动的主流力量。而勇武派在不久的将来,很快会演变为革命政党,可以预见很快会产生类似“同盟会”的革命组织,而其中有一部分又将演化为暴力组织或极端暴力组织,将会在香港或在海外开展针对政府官员的大规模的普遍刺杀行动,也会开展类似“黄花岗”起义的武装攻击政府部门的行动。也就是说,香港的民主运动将会从分散的,无组织的民主运动转变为有组织,有纲领的革命活动。

现在大陆这边也是风声鹤唳,笔者很少乘坐地铁,最近去机场乘坐地铁,很惊讶的看到地铁车厢的电视上还在播放红歌。在10月国殇日期间播放,笔者倒也看到过一次,怎么都快过了两个月了,还在播放红歌。笔者推测北京也怕香港那里的火烧过来,加强节奏的给大陆人洗脑。

香港抗争时间越长,国内国外形势都将发生重大变化。在笔者写此文时,美国参议院已经全票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而国内的变化,暂时没有看到。但我想举黄花岗起义的例子,当时黄花岗起义失败后,国内舆论一致认为他们是反臣贼子,而就半年有余的时间后,舆情民意突然反转,中华民国成立了。笔者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舆情民意转向是很突然的事情,只要香港抗争者坚持下去,国内舆情民意会在某个特定时间,某个特定事件后,不可思议的,无法预测的陡然发生变化。

尝过自由的岭南人,想把他们的自由夺了去了,哪有那么容易?香港抗争者在长期的抗争中也积累了民主运动的经验,也在不停的进化运动方式。从改良的绝望到革命,本来也有个渐进的过程。北京现在立刻同意五大诉求,尚有回转余地,如果香港这么持续抗争下去,香港革命甚至全国革命的情形也不远了。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