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傅申奇:再談清零

2022.05.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傅申奇:再談清零 一個戴着口罩的女子走在空空的購物大廈旁。
(美聯社)

一個月前,我談到上海的封城清零,我說:“習核心發話‘堅持就是勝利’,所以清零政策還將延續,由此帶來的次生災害、人道災難和經濟滑坡也將繼續譜新篇。”過去的四月裏,事實正是如此。

由於醫院停診、檢測交叉感染、交通停運、食品短缺、物價飛漲、野蠻封控等,帶來巨量的次生災害和人道災難。有母親帶着孩子,在幾個醫院輾轉卻得不到治療;有病人出院沒有車輛,回不了家;有人隔離在家竟成了陽性;有被管控人員暴打的,有還沒死亡就送到火葬場的,有因飢餓或收入斷絕而上吊、跳樓的。

朱踐耳的夫人舒羣,因封控喪失最佳搶救時間去世。朱踐耳是《唱支山歌給黨聽》的譜曲者,此曲因着學雷鋒而膾炙人口。如果他地下有靈,還會有如此深情的感動和靈感嗎?外國人也難逃厄運,在上海的南非英文女教師諾瑪科瓦‧布萊基,封城期間與家人失聯。學校配合警方,在她家中發現其死亡。無論是死於飢餓或次生災害,這都被當作醜聞,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和指責。

官方公佈上海因疫情死亡的人數少得離奇,估計隱瞞了實情,但一般認爲少於因次生災害造成的死亡人數。因爲如此低的死亡率而讓2500萬人口的上海付出巨大的經濟和生命的代價,就是庸人自擾!

我說過:“對習核心來說,也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藉着政治正確這把刀子,消除一批不同調的上海官員,從而對上海這個政治、經濟和文化的重鎮獲得更多的掌控力。”這已經是事實。丁薛祥在中組部李希部長陪同下到上海,隨即召集各區領導見面會,五月一日正式就任上海市委書記,深圳王書記任上海市長;十六個行政區,已有十三個區是外來官員主政。

很多網友都認爲:“疫情何時結束,是上面定的”。習當局藉着疫情導演了一場轉移矛盾的把戲,對民衆又實施了一場“服從性訓練”。

我曾預言:“習核心決心不計成本,要把清零政策堅持到他覺得已經完成第三次連任佈局的那個時間點。”看來這個時間點已經接近。上海宣佈實行了“三區”劃分動態調整,宣告六個區社會面基本清零。全市宣告社會面基本清零,只等習核心一聲令下了。

根據專家的主流意見,新冠病毒在短時間內不可能清零。世界各國在預防的同時,重點已經轉向減輕感染者症狀。但在中共國,病毒也聽黨的指揮,隨時加劇傳播,也隨時清零。只要在清零的前面加上解釋權屬於黨的諸如“社會面”、“基本”等等形容詞,黨就無往而不勝!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