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31日,一名北京的男子戴着口罩坐在一个华为手机店门口。(美联社)

评论 | 何清涟:痛失对美经济依赖 中国梦成白日梦

中国武肺病毒流播世界之时,北京当时的美梦是自家控制住疫情、尽快恢复生产,同时向世界宣告“我们又赢了”,“世界欠中国一个感谢”。直到发现海外市场严重萎缩,订单消失之后,北京才意识到情况不妙:没有海外市场这些绿叶帮扶,中国经济无法一枝独秀。

评论 | 何清涟:面对新冷战:中国方向、决心、手段三缺一

自从6月下旬以来,面对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司法部长威廉·巴尔、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国务卿蓬佩奥从各个侧面对中国的强烈批评,北京从各个方面开始做应对美中新冷战的准备:

评论 | 何清涟:经济内循环说来易,以何为起点难上难

如今,中国国内洪水滔天,粮食收成将大受影响,但中国政府抱定比烂心态:咱中国固然有各种问题,但你美国更糟糕。相比之下,咱中国面临大灾大患,媒体都还一片颂扬之声,这岂是美国能够相比的?

评论 | 何清涟:美国退出WHO:全球化1.0版终结的标志性事件

最近关于WHO(世界卫生组织)的新闻不断,7月6日,美国国务院向联合国发出通知,称将终止美国在WHO长达72年的成员身份。

评论 | 何清涟:美国科技人才国际化的得与失

6月15日,美国《科学》杂志披露NIH(美国国立卫生院)一项为时约两年的调查。该调查于2018年启动,调查内容是针对研究人员的外国关系。结果有两点令人吃惊:一是在对87个机构的189名科学家的调查中,发现约70%科学家没有向NIH披露他们获得了外国资助,约54%没有披露他们参与了外国人才计划;二是在绝大多数调查案中,被调查的都是50多岁的亚裔男性。隐瞒参与中国的人才招聘项目“千人计划”是主要问题,隐瞒的资金中有93%来自一家中国机构。

centered image

特约评论员何清涟

何清涟,1956年出生。中国经济社会学者,现居美国。长期从事中国经济、政治、媒体研究。历年主要著作包括:《人口:中国的悬剑》(1988年收入走向未来从书出版);《现代化的陷阱》(香港、台湾版名《中国的陷阱》,1998年出版);《中国:溃而不崩》(台湾,2017年11月出版);《雾锁中国――中共政府控制媒体策略大揭秘》(台湾,2006年出版);《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台湾,2018年3月出版)。上述书籍分别被译成日、英、德、韩等多国文字出版。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