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镇反运动历史图片。(Public Domain)

评论 | 胡平: 对中共镇反运动的盖棺定论(之三)

中共的镇反却是发生在赢得战争、赢得政权后的和平时期,对坑降卒的几条解释一条都用不上。坑降卒的暴行受到千年诅咒,中共的镇反更无半点可辩护的余地。

评论 | 胡平: 对中共镇反运动的盖棺定论(之二)

镇反运动过去60多年了,但是到目前为止,有关镇反运动的档案还很不开放。我们只知道当年搞镇反有很多绝密文件,但是不知道那些文件到底是怎么说的。不过,仅仅根据我们已经知道的信息,仅仅根据中共当年的种种外部行为,我们也可以知道,镇反到底是针对谁。

评论 | 胡平: 对中共镇反运动的盖棺定论(之一)

在上世纪50年代初期,中共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一场极其残暴的镇压反革命运动。据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在1954年1月的一份报告中说,镇反运动共杀了71万2千人,判刑劳改129万人,管制120万人。

评论 | 胡平: 中共为什么要把地主妖魔化?

在《血红的土地——中共土改采访录》一书的《前言》里,作者谭松写到:“在‘新中国’,有一个被强大国家机器彻底妖魔化了的形象——地主。

评论 | 胡平:推荐颜智华先生的《四川省涪陵专区农村共产主义运动纪实》

这是一部沉重的书:大16开,正文546页,还有20多页照片,共计80万字。书的内容更沉重,书名是:《四川省涪陵专区农村共产主义运动纪实——饿死在人民公社囚笼里的140万乡亲》。

centered image

特约评论员胡平

胡平,1947年生,文革期间下乡插队当临时工;1978年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研究生班,获哲学硕士学位;1979年投入民主牆运动,于民间刊物《沃土》上发表《论言论自由》长文。1980年参加地方人大代表选举,当选为北京大学海淀区人大代表;1987年赴美国哈佛大学攻读博士;1988—1991年当选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主席,先后在《中国之春》和《北京之春》杂志任主编。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