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胡平:一個字不寫就是寫下了一切——贊港人的“白紙抗爭”


2020.07.0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 2020年6月30日晚上,港島銅鑼灣時代廣場外一位少女手舉一張白紙表示抗議。(Public Domain)

中共在香港強推的國家安全法已於 6月30日晚11時生效。香港政府宣稱,呼喊“香港獨立”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與持有寫着這些字句的旗幟或標語,均可能以違反國安法的罪名逮捕。在當天的遊行中,有示威者因展示或藏有“香港獨立”、“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子或標語被捕。

當晚,在港島銅鑼灣時代廣場外有一位少女手舉一張白紙表示抗議,引發關注和熱議。有人問這位少女爲什麼舉白紙。這位少女說,過去都會在現場舉標語,通常都是到場後隨便發隨便拿那種,今天是國安法第一天,她不知道要舉什麼纔不會犯法,所以就找了張白紙。

這就使人想起前蘇聯的一個政治笑話:紅場上,有個人在發傳單,警察到場把人逮捕,發現傳單都只是白紙,上面一個字都沒寫。警察對那個人說:哼,你別以爲我們不知道你想寫什麼!
這位少女舉白紙,激發了大家的靈感,於是網友們發起白紙抗爭。7月6日這一天,不少人在九龍觀塘商場聚集,大家紛紛舉起了白紙。正所謂此時無聲勝有聲。一張沒寫字的白紙,代表了被禁止的口號。我們從白紙上,看到了“香港獨立”,看到了“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看到了港人不屈不撓的抗爭。在這裏,一個字不寫,就是寫下了一切。

聰明的香港人,又創造出一種新的抗議方式,可圈可點。港府對此很頭疼,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當局把“香港獨立”、“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當作定罪的依據,這明顯是以言論治罪。但當局若是拘泥於字句,那就註定毫無用處。我在《論言論自由》一文裏寫道:即使言論可以懲罰,其標準也無法確定。因爲“人類的語言是那麼富於變化,奧妙無窮,躲過幾個字的忌諱,避開幾句話的障礙,人們照舊可以表達一切思想,不同的詞句可以表達相同的意思,一樣的詞句可以造成不同的效果”。因此,這種做法“幾乎完全不能起到禁止的作用”。眼下港人的“白紙抗爭”就是一個漂亮的例證。當然,港府可以學北京,乾脆用“尋釁滋事”一類罪名抓人,但是這麼一來,那就把法治的外衣徹底撕破了,在當下的香港,當局恐怕還走不了那麼遠。

至於“香港獨立”這句口號本身,記得去年斯坦福大學政治學教授拉里.戴雅門(Larry Diamond)接受採訪,談到港獨時說:本質上,我不反對獨立,但政治上,那不是一個聰明的策略。戴雅門說:在目前這種政治格局下提港獨,不但是不切實際,不可能實現,更是政治自殺,因爲那隻會把中共內部本來同情港人的開明派推向強硬派一邊。我要補充的是,即便你想追求香港獨立,那麼在現階段,你也應該首先追求真民主真自治。因爲真民主真自治是實現獨立的前提。如此說來,現在不再提“香港獨立”的口號,應該是明智的、策略的。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