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胡平:佩洛西會訪臺,北京不會開火

2022.08.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胡平:佩洛西會訪臺,北京不會開火 據傳美國衆議院議長佩洛西可能在出訪亞洲期間訪問臺灣
路透社資料圖

連日來,有關美國衆議院議長佩洛西訪問臺灣的消息吵得沸沸揚揚。在不少人看來,又一次臺海危機已經一觸即發,中美兩國直面相撞已經很難避免。

我認爲形勢沒那麼嚴重。我估計佩洛西一定會訪臺,而中共並不會採取軍事行動。中共很可能像過去一樣,事前把話說得很滿,事後卻不了了之。這自然有些丟臉,但中共自己會給自己找臺階下。

例如2000年3月臺灣總統大選,中共爲了阻止民進黨的陳水扁上臺,朱鎔基總理發狠話,臺獨就是戰爭。那就給人一種強烈的感覺,如果陳水扁上臺,共產黨一定打過來。可是後來陳水扁上臺了,中共也沒開戰。當然中共可以給自己打圓場說,我原來說的是臺獨就是戰爭,既然陳水扁還沒有臺獨,所以也就不用開戰。但問題是,陳水扁競選時就沒說自己上臺要搞臺獨。北京是以陳水扁上臺就是臺獨爲藉口阻擋陳水扁上臺,結果沒擋住,北京也沒有動武,然後再自我辯解說陳水扁既然沒臺獨所以我們就不動武。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臺階下嗎?

這次也一樣,北京藉口佩洛西訪臺就是支持臺獨,所以要開火,可是佩洛西從沒說過她支持臺獨,拜登政府明確表示美國的一箇中國政策不變。那你北京憑什麼瞎咋呼?接下來的劇情必然是,佩洛西訪問臺灣,北京不開火,然後自我辯解說,既然這次佩洛西訪臺不是表示支持臺獨,所以我們不開火。

衆所周知,美國衆議院議長訪問臺灣是有先例的。1997年,時任衆議院議長的金裏奇就訪問過臺灣。既然有先例,那爲什麼這次中共要對佩洛西訪臺做出如此激烈的反應呢?

胡錫進早在4月7日的微博裏就做過解釋。胡錫進說:“1997年美國時任衆議長金裏奇曾訪臺灣,但他與時任總統克林頓分屬不同黨派,那次訪問更多是美國內政治的產物。現在佩洛西與拜登都是民主黨的,這次訪問如果成行,必有白宮與衆議院的高度協調,它代表了美國對臺政策的激進調整。”

胡錫進這段話表明,中共不是不知道美國是三權分立,議員或議長的言行並不代表行政當局;總統和議長並不是上下級,總統對議長並無約束力。當年訪臺的議長金裏奇是共和黨,當時的總統克林頓是民主黨,因此金裏奇的言行不代表行政當局是很明顯的。可是現在的議長佩洛西和總統拜登都是民主黨,中共疑心拜登和佩洛西是串通一氣的。再加上過去拜登的幾次“失言“,例如去年8月,拜登說,如果北約成員國受到攻擊,“我們會做出回應”,並且補充道,“對日本同樣,對韓國同樣,對臺灣也同樣。”還有去年11月一次講話,拜登說“臺灣是獨立的,它做出自己的決定”。儘管隨後白宮發言人都出面澄清,重申美國的一箇中國政策沒有改變。但是中共未必相信。中共很可能疑心,不只是佩洛西,就是拜登政府自己就有改變對臺政策的意圖和趨勢,所以它要做出遠比當年金裏奇訪臺激烈得多的反應。

這當然是誤判。拜登不止一次說明,美國的一箇中國政策沒有改變。正像白宮發言人說的,如果衆議院議長佩洛西在亞洲之行期間訪問臺灣,中國和美國沒有理由“動手打起來”。因爲美國有關‘一箇中國’的政策沒有改變。”

佩洛西辦公室於週日(7月31日)宣佈這次亞洲行將訪問新加坡、馬來西亞、日本和韓國,沒有提到是否要在臺灣停留。胡錫進於是找到了臺階下。胡錫進在微博上說:“她(指佩洛西)有可能想做一個姿態:臺灣不是我的訪問目的地之一,我即使去也是中停,或者是用私人身份去。以此降低她竄訪臺灣的挑釁意義。”言下之意是說,既然佩洛西降低了訪臺的意義,那麼中共也就不必採取特別激烈的反應了。

其實,佩洛西並沒有降低她訪臺的意義。想當年,金裏奇帶領11位衆議員訪問亞洲,在行程中插入三個小時的旋風訪臺。我估計這次佩洛西訪臺,大體上會依照當年金裏奇訪臺的模式,也就是在訪問亞洲四國的期間,順道對臺灣做短暫的訪問。因爲是沿襲先例,所以沒有降低不降低的問題,是中共先前把佩洛西訪臺的意涵誇大了。

另外,這也並不是所謂用私人身份,更不是偷偷摸摸。佩洛西訪臺會是正大光明的,而且當然是要用衆議院議長的身份,官方的報道不會抹掉或隱匿其衆議院議長的身份。當年金裏奇訪臺受到李登輝總統的接待,我估計這次佩洛西也會受到蔡英文總統的接待。

7月28日,拜登和習近平又通了電話,雖然看上去還是雞同鴨講,各說各話,但實際上已經表明雙方都不會把事態擴大把事態升級。

臺海地區無疑是世界上最危險最緊張的地區之一。危險和緊張的根源就是中共總是想用武力“統一”臺灣。華盛頓和北京在臺灣問題上的矛盾暗含着軍事衝突的巨大風險。只不過在現階段,例如在佩洛西訪臺這件事上,矛盾還不會惡性爆發。如我先前所說,臺海之憂,不在當下,而在未來5到10年。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