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江静玲:香港会成为中英“黄金时代”的终结者?

2019-07-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立法会上的涂鸦“反送中”和英文的“香港不是中国”。(美联社)
香港立法会上的涂鸦“反送中”和英文的“香港不是中国”。(美联社)

中英两国关系因为香港局势在本周急速紧绷。英方在香港七一大游行后,一改自香港发动“反送中”抗争以来反应迟缓、审慎低调的态度,高分贝示警中国遵守《中英联合声明》,否则将有严重后果。中方则严词抨击炮轰英国,仍沉浸在“殖民幻想中”。

中英双方口水战在英国外交部传召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后升级,任何擦枪走火都会影响两国实质关系。香港是否会成为压垮中英“黄金时代”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5年秋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成为十年来第一位应邀到英国进行国事访问的中国领导人。英国隆重欢迎习近平,热烈拥抱中国。习近平盛赞英国做出了明智的战略选择,呼吁其他国家都应跟英国学习。 2016年夏天,英国选择脱离欧盟,中英关系跟英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一样呈现观望多于推进的情况。但在中国需要英国做为海外桥头堡,英国需要中国投资互取所需前提下,两国仍维持友好关系。

香港“反送中”抗争之初,做为“保证香港回归中国五十年不变”的《中英联合声明》签署国英国朝野反应冷淡,英国政府和舆论对香港“反送中”抗争给予的支持和声援,因为考量自身利益几乎陷入集体沉默。

七一大游行为何会成为英国对香港抗争态度的转折点呢?难道真是示威者在立法会大楼议事厅挂上一面香港殖民时期的港英旗,牵引了英国人的帝国怀旧情结?或者,触动了对自由主义还存有崇高理想的英国官员和媒体工作者压抑在心底的愧疚与责任?答案应是,两者皆有。

香港回归中国,对英国朝野本来就充满复杂感受:有人认为,结束长期艰困的中英香港谈判把香港交还中国,总算得以喘口大气;有人认为,把香港交还给不足以信任的共产中国,是背弃港人。而在这些复杂的感受中存在的共识则是,香港回归过程对英国而言沉重狼藉,但英国必须全力确保在香港以及通过香港在亚洲的利益不变。


资料图片: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法新社)
资料图片: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法新社)

厘清这样的背景,不难理解无论香港发生什么变化,英国国家利益都是英国政府最优先的考量。随着中国政经崛起,人权在中英关系中早已逐渐成为模糊的文字哑谜。 2012年伦敦奥运前,英国政府在各界压力下试图以人权和北京磋商中国参与权,但从2008年开始谈了4年无疾而终。2015年重商主义的卡梅伦政府进而对北京采取叩头外交,支持一带一路,参与亚投行,开放中国进入英国核电、高铁等重要基础建设─中英关系在2014年香港黄雨伞运动后,正式步入黄金时代。

国际政治现实是残酷的,中英关系下的香港也不例外。有分析认为,英国回应香港抗争的立场突然转变,与英国外交大臣亨特欲借此推进自己的政治生涯,接替特蕾莎梅成为首相相关连。亨特引爆的这场中英香港口水战,确实让他个人抢占了数天媒体版面。关键是,他宣称的中方若不履行《中英联合声明》会有严重后果,强调英国将对此保留所有选项,拒绝排除制裁和驱逐中国外交官。真会发生吗?


英国外相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美联社)
英国外相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美联社)

英方坚持,《中英联合声明》具国际约束力。然而,这项声明向来端视中国是否愿意执行。英国可以,也必须在荣誉、道德和价值观的基础上,对北京施压。反对中国有关英国干预中国内政的指称,坚守英国在2047年前对保证香港高度自治和法治维持不变的义务,并借此呼吁国际社会共同敦促中国落实联合声明的承诺。除此之外,英国在香港问题上能做的,放诸现实,极其有限。

笔者个人对英方宣称,若中国不遵守联合声明将有严重后果的解读,指的应是,香港国际地位将会受到冲击,非英国威胁将对中国采取惩罚或报复手段。因为这不符合英国经贸引领外交的策略,英国此刻也无此实力。最终,中英这场因香港引发的外交争执,升级到影响两国实质关系的机率微乎其微,香港不会成为中英“黄金时代”的终结者。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