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江静玲:英国脱欧的英雄失败主义

2019-09-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英国首相约翰逊2019年9月26日离开首相官邸。(美联社)
英国首相约翰逊2019年9月26日离开首相官邸。(美联社)

英国最高法院本周对首相约翰逊中止国会议事做出不合法判决,英国国会随即复会,在英国政治史上这是一椿”史无前例”的事件。尽管遭到重大挫折,约翰逊仍重申宁死也要在今年十月底带领英国脱离欧盟,约翰逊会成英国脱欧英雄吗?从庆贺辉煌灾难和勇敢失败的英国民族性格切入观察,答案是可能的。

2016年夏天英国选择脱欧以来,外界多从政治和经济角度观察分析此一事件。约翰逊今年七月入主唐宁街首相府以战争悲歌“轻骑兵冲烽”自喻”不脱欧勿宁死”的决心,让人惊觉英国在21世纪初此一震撼国际局势的选择,其实是英国过去两个世纪以来拥抱英雄失败主义的延续,英国脱欧的关键不仅在政治上,更在心理层面。

除“轻骑兵冲烽”外,英国崇尚英雄失败的实例还有极地探险家史考特,以及在寻找西北航道中失踪的富兰克林船长。史考特1910年从英国出发前往南极,目标在成为第一个抵达南极点的人,他不是唯一有此企图心的人,挪威人阿蒙森也有同样的探险计划,但史考特坚信“自己规划的路线是明智的”,抵达南极后才发现阿蒙森比他早到至少一个月以上;因为规划不当,史考特和他的团队最终更全都命丧归途。热衷搜寻西北航道的北极探险家富兰克林1845年从英国出发航向格陵兰后,两艘船舰和129名队员行踪成谜,英国海军发动寻找富兰克林船队行动无果,船只和人员耗损率却超过富兰克林探险队。

史考特和富兰克林都是失败者,但英国人视两人为英雄,今日走在伦敦街头,依然可以看到他们的塑像------因为他们的失败是勇敢的,灾难是辉煌的。


支持脱欧的抗议者在伦敦大本钟处举牌抗议。(美联社)
支持脱欧的抗议者在伦敦大本钟处举牌抗议。(美联社)

《泰坦尼克号:一个让人记忆的夜晚》一书作者,历史学家巴尔切夫斯基对英国人崇尚英雄失败主义有深刻解析,指出英国拥抱英雄失败最初是因为有助于掩盖和模糊帝国主义扩张的道德性,后来逐渐演变成为一种降低损失达成协议的战略。

如果我们用这样的民族惯性来探索英国脱欧的社会心理,可以看到倡议脱欧公投的英国保守党政治精英,其实是欲借此为手段摆平党内长期以来对欧洲议题的分歧,但他们把政党私利包装成具道德制高点,敦促欧盟改革的“新自由主义计划”,并毅然就此举行脱欧公投。然而,他们忽略了英国做为一个国家心理上最脆弱的部分,包括帝国情怀,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脱欧派人士成功运用这种心理弱点把英国从一个拥有广大殖民地的帝国重新定位成为一个遭到布鲁塞尔方面压迫,必须解放的国家。

在这种怀旧情结的“自我价值感”和觉得遭到欧盟压迫的“不当感知”混合的情况下,过去三年,民族主义在英国悄然崛起,七零年代保守党极右派指称移民将让英国“血流成河”的争议性言论犹如浮水印般逐渐重现。约翰逊誓死脱欧的言行,恰是这一波民族主义和英国传统崇尚英雄失败主义的融合。

英国在维多利亚女王统治时期是盛世,是全球最大的强权,可以庆祝失败。但现在的英国,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失败的国家,何来庆祝失败的本钱?约翰逊或许例外,硬脱欧不成但他勾起了英国人拥抱英雄失败的情愫;约翰逊可能是英国最短命的首相,但却可能成为英国人拥抱的英雄。历史有时是紊乱荒谬的,英国脱欧走到现在,何尝不是如此?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