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预期的失败 -- 谈联合国人权高专新疆之行

2022.05.3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预期的失败 -- 谈联合国人权高专新疆之行 联合国人权高专巴切莱特(左二)2022年5月25日在广州以视频方式会见中国领导人习近平
路透社图片

对于联合国人权高专米歇尔·巴切莱特新疆之行,从一开始,维吾尔人就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我个人则一直认为,联合国早已经失败,去不去新疆没有太大的意义。

维吾尔人组织,包括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在巴切莱特女士出发前几个月一直努力联络她的办公室,希望能在她出发前和她见一面,递交证人证词,进行交流,转达海外维吾尔人对她的期望。但她的办公室选择推脱。

没有办法,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选择以组织大规模游行示威,联合西藏、南蒙古、香港等组织一起,向巴切莱特女士办公室递交请愿书。

在欧洲各国的维吾尔集中营幸存者,古丽巴哈尔‧海提瓦吉、古丽巴哈尔‧吉利洛娃、克碧奴尔‧斯迪克、欧麦尔‧贝克力等,为了转达他们的关切,也要求会见巴切莱特女士及其团队,但也一样被婉拒。不得已,他们自发组织起来,来到日内瓦联合国总部前示威游行,要求会见巴切莱特女士,但,也未能成功。

当然,我们也听说,巴切莱特女士办公室实际上在她的先遣团队出发前,也会见了一些维吾尔、图伯特、香港人士。尽管,巴切莱特女士选择会见的人士也是中国政府的受害者,但基本上是刻意与中国政府定性为反华势力的各组织保持距离的人士。

当我确认巴切莱特女士选择会见那些 -- 与我们刻意保持距离人士的消息之后,我已经知道,她的新疆之行必将失败!

实际上,很多维吾尔人组织,包括我本人,自巴切莱特女士办公室一再拖延其有关维吾尔人权报告的发布之时起,就对她的新疆之行不抱希望了。巴切莱特女士办公室自2021年起就谈论要发表该报告,但一再拖延,使我们开始怀疑其办公室在和中国政府做什么交易。

2021年12月9日,当伦敦的维吾尔法庭经过一年的调查、开庭质证,宣布中国在新疆的暴行构成种族灭绝罪和反人类罪之后,10号,巴切莱特女士办公室发言人宣称,一周内将发表有关维吾尔人的人权报告;还说,报告将考虑加进去一部分伦敦维吾尔法庭提供证据。然而,该报告就此石沉大海,至今不知道在哪儿?也不知是否要发表。

显然,这里面有猫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维吾尔人权报告,没有按时在12月份,在被国际社会广泛抵制的北京奥运前发表;而且,在奥运前,一直在谈判的人权理事会前往新疆调查之行,突然也被中国接受。中国表示,人权高专巴切莱特女士及其办公室人员可以在奥运后前往新疆;接着,一直对维吾尔种族灭绝暴行保持沉默的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先生被邀请前往北京参加奥运开幕式。

据此可以说,联合国人权高专新疆之行的失败,是从维吾尔人权报告发表时间的一再拖延,至石沉大海开始的。

原因很简单,作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最高专员,一个所谓“独立于任何国家的国际最高组织负责人权事务的高级专员”,她人还没有出发,就开始“体谅中国13亿人民”的感情了:先是拖延发表维吾尔人权报告,继而拒绝和中国定性为反华势力的组织及其成员会面,包括拒绝和经历了人间地狱、侥幸逃亡海外的集中营幸存者会面!

建立联合国的目的,依据联合国宪章宗旨第三条:“促成国际合作,以解决国际间属于经济、社会、文化及人类福利性质之国际问题,且不分种族、性别、语言或宗教,增进并激励对于全体人类之人权及基本自由之尊重。”

但现实是,中国、俄罗斯不说遵守联合国宗旨“增进并激励对于全体人类之人权及基本自由之尊重”, 而是反其道而行之,扼杀自由、践踏人权、实行极端恐怖主义专制、种族屠杀,殖民统治各民族。

联合国及其附属机构人权理事会一再的失败、不作为,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联合国成为空谈机构,成为流氓国家可操控的机构,已经是人人皆知的事实了。也因此,一直有要求改革联合国的呼声,但至今只有雷声、未见雨点。

回顾二战后国际局势,可以肯定的是,联合国是美国总统罗斯福为首的西方知识精英以其美好愿望,即,世界各国最终都会走向以西方价值观为基础的民主自由,因而,国际间一切的争议和违反国际法的行为,都可以在联合国框架内,以国际法、以召开联合国会议、以发布独立公平调查报告,通过点名批评违法国家等方式,解决相关问题而设计的。

他们以为,联合国能阻止二战犹太大屠杀式的人类灾难。然而,西方精英所受的教育使他们无法看到东方专制的至臻 -- 中华帝国,和欧洲专制的堡垒 -- 俄罗斯,摆脱其历史包袱是需要很长时间的,一厢情愿地纵容只会使他们更加肆无忌惮。

罗斯福总统们根本没有预见到,极权中国和俄罗斯还会继续以国家兴旺、民族复兴等极具煽动性的民族主义口号,继续蹂躏其统治下的各民族;利用国际社会的天真和幼稚,国际组织如联合国官员的腐败和无能,玩弄国际法、践踏和亵渎人的尊严,冒天下之大不韪,一再重复种族屠杀之人类灾难!

维吾尔人,在失去了独立自由,成为中国殖民地之后,失去了加入联合国、在联合国作为一个国家控诉中国殖民统治的机会;本希望能通过人权理事会得到陈述其面临民族危亡之机会,但米歇尔‧巴切莱特女士使世界、使维吾尔人、使图伯特人认识到,指望联合国、指望人权理事会,是幼稚和天真的。

维吾尔人今天面临的种族灭绝悲剧,不仅是联合国及人权理事会的失败,更是人类文明的失败。但是,就如一位维吾尔学者指出的,我们知道:尽管联合国的作用不大,也可能做不了什么,但我们还得努力利用联合国平台,告诉世界我们的苦难;巴切莱特女士的失败之行,是古特雷斯领导下联合国和巴切莱特女士领导下人权理事会的失败!不是人类美好理想的失败。

我们不会绝望,我们还会一如既往,继续向世界陈述我们民族的苦难。尽管对联合国的不作为感到失望,愤怒于联合国人权高专的无能,联合国秘书长的沉默,但我们还会继续努力,还会利用一切国际组织,包括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控诉中国暴行,寻求正义。

作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最高专员,巴切莱特女士因为维吾尔种族灭绝危机而被允许去新疆访问,无论其背后有多少交易、有多大猫腻,都是这个以西方普世价值为基础设计的机构希望犹存之证明,也是联合国成员国中一群坚持正义者努力的结果!

因而,联合国还有很多坚持人类普世价值的国家在里面,他们还在利用联合国框架为我们发声,证明这个机构是目前我们唯一可利用的国际平台!在新的、有效国际组织出现之前,我们还必须争取一切机会利用联合国,不能因为一次或几次的失败,就把他扔给极权中国或者俄罗斯!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