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維吾爾 | 伊利夏提:烏魯木齊7·5十二週年祭

2021-06-23
Share
聚焦維吾爾 | 伊利夏提:烏魯木齊7·5十二週年祭 烏魯木齊“七五事件”
維基百科

再過兩週,就是2009年在烏魯木齊發生7.5慘案的十二週年。

十二年前的7.5之夜,徹底改變了維吾爾人的命運。說十二年前的7.5,是現在正在發生維吾爾種族滅絕的始點並不誇張。就如三十二年前的6.4天安門大屠殺,7.5有很多人死亡,有很多人失蹤。死亡者、失蹤者大多數是維吾爾人,他們有的被軍警打死,有的被暴徒打死,更多的維吾爾人是自家裏被軍警抓走失蹤,自此杳無音訊。

十二年前的烏魯木齊7.5和三十二年前的6.4屠殺一樣,都成了中國政府的敏感日,都成了中國政府的禁忌。7.5真相被政府惡意扭曲掩蓋,沒有真相也就沒有公平正義,而且中國政府官員爲推卸責任,以編造的7.5真相扭曲和掩蓋了引發7.5維吾爾學生抗議的、長期存在的民族壓迫之根本原因。

被扭曲和掩蓋的7.5,不僅使中國政府成功將維吾爾人妖魔化,而且還將維吾爾人全民族捆綁爲恐怖主義,當作中國政府的國家敵人,爲其實施種族滅絕打下了伏筆。

7.5的爆發直接原因,是6月26日發生在廣東韶關旭日玩具廠,當地幾百名漢人暴徒對在玩具廠打工的維吾爾人的圍攻,造成維吾爾人死亡。韶關玩具廠圍攻維吾爾人,起因是有漢人造謠說是維吾爾打工者強姦了漢人女工,煽動當地暴徒圍攻維吾爾人。暴徒追打維吾爾人的場面極其慘烈,還被一些漢人拍了視頻,加上煽動性對話發到了網絡上。

圍攻、毆打玩具廠維吾爾人的視頻在互聯網上很快大規模傳播,激起了幾千裏外家鄉維吾爾人的憤怒和不滿。很快,新疆大學的學生們決定上街遊行示威,要求維吾爾自治區政府作爲以剩餘勞動力爲名,強行將維吾爾年輕人送到中國各地的政府承擔其相應責任,調查圍攻維吾爾人事件真相,依法懲治肇事者,給予死難者公平正義。

爲了避免中國政府以“分裂暴亂”罪名鎮壓和平示威學生,天真的維吾爾學生舉着中國的五星紅旗走上了烏魯木齊街頭。結果不言而喻,殖民政府出動了軍警,進行了血腥鎮壓,使一場有維吾爾年輕學子發動的和平示威演變爲了震驚世界的民族衝突。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韶關旭日玩具廠圍攻維吾爾人,是7.5的直接導火索。但中國政府自2001年,美國發生9.11恐怖襲擊之後,藉助國際社會反恐,持續妖魔化維吾爾人信仰,邊緣化維吾爾人,對維吾爾人的任何不滿表達,以“三股勢力”之名血腥鎮壓等長期赤裸裸的歧視性民族政策,應該說是7.5最終演變爲一場舉世震驚的民族衝突的真正催化劑。

自2001年起,中國殖民政府早已經開始了對維吾爾人信仰的各種限制。以黨團員、公務員、學生等,不得進入清真寺;齋月不得封齋,不能作禮拜;除了中國政府辦的伊斯蘭學校、學院之外,任何人不得傳授伊斯蘭知識等,開始釜底抽薪維吾爾人的信仰。

在教育領域,以“強化漢語”、“雙語教育”和“內地初高中班”之名,中國政府開始完全排斥維吾爾語教學;大中專院校完全取消了維吾爾語授課;維吾爾語中小學則以民漢合併之名,被漢校吞併。維吾爾母語教育名存實亡,一週只有幾節課,這使得大中專院校大量兢兢業業幾十年的維吾爾教師被迫提前退休或失業,使維吾爾文化面臨滅頂之災。

經濟上,則以“西部開發”之名,將維吾爾自治區自然資源、廠礦實業、土地,大規模轉讓中央企業、自治區漢人領導的利益關係戶,進行掠奪性開發。這些企業不僅不幫助當地人,還公然歧視維吾爾人,招聘啓示居然可以打出“不招收維吾爾人”。維吾爾人失業率居高不下,尤其是年輕人,大學一畢業即失業。

新疆“七·五”事件紀念日,居住在土耳其的維吾爾人在位於安卡拉的中國駐土耳其大使館外抗議。 (法新社資料圖片)
新疆“七·五”事件紀念日,居住在土耳其的維吾爾人在位於安卡拉的中國駐土耳其大使館外抗議。 (法新社資料圖片)

維吾爾人被排除在外的“西部大開發”,使作爲維吾爾人主體、維吾爾文化載體的很多維吾爾農民不僅失去了祖輩相傳的土地,也失去了賴以生存的家園,成爲自己家園的無家可歸者。這不僅使維吾爾人在經濟上被嚴重貧窮化、邊緣化,更製造了民族之間的嚴重不平等,使民族矛盾日趨激化。

同時,伴隨“西部大開發”,在維吾爾自治區南部,中國政府則開始了另一個釜底抽薪維吾爾人的長期戰略陰謀:就是以“轉移剩餘勞動力”爲名,開始將適婚維吾爾年輕男女以低工資,向中國各省勞動密集型企業轉移。這一做法的目的非常明確:首先是以中國各省的強勢漢文化環境,快速同化遠離維吾爾文化氛圍的維吾爾年輕人;同時,向維吾爾自治區南部大量移入漢移民,儘快改變那裏的人口結構,徹底摧毀維吾爾文化堡壘——維吾爾社區。

當時,已經成爲反恐犧牲品的維吾爾人除了少數勇士之外,大多數普通維吾爾人敢怒不敢言。但憤怒和不滿在發酵醞釀,爆發只是早晚的問題。

2009年的7月5日,是以“西部大開發”爲名的中國政府肆無忌憚掠奪維吾爾人家園以來,維吾爾人憤怒和不滿的一次總爆發。但這一由維吾爾學生髮起的,以和平示威開始的不滿表達,在中國政府一以貫之的血腥鎮壓下,轉變爲史無前例的民族衝突;最終,不僅撕下了中國政府虛假自治的假面目,也徹底改變了維吾爾人的命運。

維吾爾人的失蹤、被射殺、種族滅絕,並不是自2017年開始的;大規模的抓捕、集中營、監禁也不是自2016年陳全國開始的;抓捕維吾爾知識精英、實業家、歌星、音樂家,也不是從2014年習近平上臺開始的。

2009年的7.5改變了一切,在習近平稱霸世界的極端野心促使下,在中國極端民族主義御用學者、專家的鼓譟煽動下,在很多渾渾噩噩中國普通民衆落井下石的漠視下,針對維吾爾人的強制失蹤、射殺和種族滅絕,在7.5之後,成爲了中國政府冒天下之大不韙,最終解決維吾爾人問題的政策。

2009年的烏魯木齊7.5之夜,是維吾爾人歷史的分水嶺!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