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應對禽流感的三個薄弱環節(劉曉竹)


2005-11-02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禽流感威脅着全人類,更威脅着中國。應該肯定,這一次胡溫政府在應對禽流感的措施 方面,有了很大的進步,比上次非典顯得更爲成熟了。但是,這遠遠不能說已經萬無一 失。事實上,中國應對禽流感所面臨的制度上的薄弱環節,更加突出了,因此形勢比其 他國家也更爲嚴峻。

首先,政府體制還存在着薄弱環節。禽流感一旦發生,防治的第一個要素就是時間與效 率,但中國的官僚體系什麼都有,但就是沒有效率,許多官員搞貪污腐敗,吹吹拍拍, 非常有能力,但一要他辦正事,就沒有能力了。中國從上到下,一共有五個政府層次, 下情上達從來就不順暢,而上情下達更是層層節流。長期的專制體制導致各級官員故步 自封,佔山爲王的心態很重,鄉鎮長喜歡在一鄉一鎮一手遮天,縣長喜歡在一個縣一手 遮天,直至最高領導人喜歡在中國一手遮天。當然,有上次非典的教訓,最高領導人意 識到這個事情是不能一手遮天了,所以纔有公開與透明的進步。

依此類推,胡溫要求下級政府做到公開與透明,但是,就像國際社會要求中國最高領導 人做到公開透明是非常難的一件事一樣,從中央到地方一級一級往下壓,也是很困難 的。此外,各個部會之間不通氣,難以協調,也是一個挑戰。禽流感需要商業部,農業 部,衛生部等各個部會的協調作戰,但是官僚體系習慣於各自爲政,各自爭功,即使在 中央或國務院層級能協調合作,也不等於下面能協調合作。

第二個薄弱環節是假冒僞劣所造成的後遺症。先說市場的假冒僞劣:中國能避免病禽食 品在市場上流通嗎?我看很難。假酒假藥不就是屢禁不止嗎?好在假酒假藥沒有傳染病 的問題,一次只能害一個人,但假雞假鴨就沒有那麼便宜了。在我看來,市場的假冒僞 劣現象與政府執政作風的假冒僞劣,其實是互爲表裏的。政府說一套做一套早就深入人 心,假大空早已經習慣成自然了。這樣,在禽流感到來的時候,老百姓可以從不信任市 場,迅速轉移到不信政府,這中間幾乎沒有距離。空前的三信危機,是專制體制長期積 累下來的後果。在政府不可能控制信息流通的情況下,這就意味着規模性的社會恐慌, 而規模性的社會恐慌意味着社會基本秩序崩潰的風險。

第三個薄弱環節是民間社區的自我組織能力先天不足,這也是專制體制長期由政府包辦 一切的直接後果之一。在中國,沒有政府的強制行爲,一切都癱瘓,連街上的紅綠燈都 會失效,而政府功能一旦弱化,中國社會就面臨着崩潰的危機。然而問題是,政府的能 力在於救護車效應,對於少數病人可以應付,但大規模的瘟疫一旦發生,救護車是調度 不過來的。在這種情況下,就要靠民間的自我組織,進行資源的有效調配,這一點極其 重要。換句話說,政府的能力可以做到一方有難,八方支援,但在八方有難時,就要束 手待斃了。這個時候,民間與社區的相互支援,協調有序,就是抗病救災的關鍵因素。 然而共產黨的一黨專制對民間自我組織長期壓抑,無情打擊。這是中國社會比其他國家 社會要脆弱的地方,中國社會沒有宗教組織,社會公益與慈善組織,以及社區組織的依 託。

總之,胡溫政府除了要想到如何圍堵禽流感,這一點當然很重要,也要準備好禽流感大 面積流行情況下的緊急應對方案,因爲有了上述體制的薄弱環節,這纔是真正的危險所 在。它不但意味着政府管理體制的崩潰,而且還意味着中國社會的基本秩序的崩潰。我 希望小裏小氣的胡錦濤先生,這一次能從大處着眼,能從長計議。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