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出一個新中國 (劉曉竹)


2006-01-03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黑格爾有一個概念,叫做歷史的狡詐,意思是說歷史上進步的東西往往要靠落後腐朽的東西來促成,老子講“反者道之動”,應該是一個道理。中國的進步,以及中國的自由與民主,端靠共產黨的腐敗,共產黨不腐敗,哪裏來的自由民主?而且,共產黨不腐敗到家,自由民主也不會有希望,這叫做瓜熟蒂落。

有鑑於此,胡錦濤無才無德無能,這就是中國的自由民主的希望。胡溫新政開始時,先是執政爲民,後又有保先教育,接着又建立和諧社會,搞科學治國等等,現在看起來都是扯淡。胡錦濤黔驢技窮,不出三年就被官僚利益集團制住了,服服帖帖的,不得不跟着同流合污。這真是天佑中華。實在說來,我們不願意看到中國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因爲那個大亂要傷中國的元氣,而那個大治很可能還是專制主義的朝代的循環往復。現在的形勢大好:天下大爛達到天下大治,爛掉一個共產黨,達到自由民主法制的大治,這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

若從頭說起,一切都要歸功於共產黨腐敗,因爲不腐敗就沒有分化,而共產黨的分化恰恰爲中國的轉型提供了機會與條件。首先,腐敗不但造成中央與地方的分化,而且導致層層的分化,條條與塊塊的分化。政令不出中南海不見得是一件壞事。各省各地,各州各縣,各個系統出現一個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的局面,必然利空出盡,更有利於政治制度的突破。所謂一點突破,全局翻覆。

其次,腐敗導致筆桿子的分化。胡錦濤的保先鬧劇與中宣部的專橫跋扈,搞來搞去都是爲腐敗的利益集團服務,讓這些利益集團更加胡作非爲,開始讓知識分子痛心疾首,我認爲這還不夠,必須讓知識分子從普遍失望到普遍絕望。只有普遍絕望了,纔能有普遍的覺悟,纔能有鐵肩擔道義的知識分子大批湧現。

第三,腐敗會造成槍桿子的分化。槍桿子裏面出政權是正確的,但是共產黨面臨着槍桿子裏面失政權。在得人心時,可以做到黨指揮槍,但人心盡失時,那就要槍指揮黨了。清朝政府對軍隊的控制既有制度上的保障,又有人事上的保證,結果怎麼樣?還是沒有用。所以,共產黨繼續爛下去,我不信胡錦濤能完全控制軍隊。如果再有一九八九年的政治風波,軍隊會聽你胡錦濤的?鬼才會相信。如果再出現那個情況,九個常委恐怕會被一窩端的。一九八九之所以沒有出現那種情況,是因爲共產黨還沒有徹底腐敗。

總之,在鄧小平時代,共產黨的腐敗開始起步,在江澤民時代,共產黨的腐敗得以起飛,在胡錦濤時代,共產黨的腐敗眼看就要失控了,也就是獲得足夠的加速度,衝出地球的吸引力。這是個很好的結局:共產黨羽化登仙,中國自由民主落地。天下大爛,爛出一個新中國。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