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的虚幻权力 (刘晓竹)

2006-09-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信息时代,五光十色,世界上有太多虚幻的东西,权力只是其中的一种,但是虚幻的东西并不等于完全无效,信则灵,不信则不灵。我看胡锦涛先生现在费尽心机、气喘吁吁所追求的权力,就是这么一回事:如果大家相信他大权独揽,那么胡锦涛就可以“独”一把,独上高楼,唯我独尊,可以“揽”一把,为十四亿人“揽”月,让他们只见古月(胡),不见天日。但如果大家不信,它就不灵了,而且还要加一句:少来这一套。

胡锦涛先生抓权,这个过程自始至终,我们都看得很清楚,只不过接近十七大,有那么一点加速度。但为什么说胡锦涛大权独揽终将是一场虚幻的呢?因为古今中外,权力的第一实体是法度,第二实体是法律,第三实体是法制。胡锦涛治国,假、大、空而已,首先是把共产党的法度给“假”掉了,叫做先进性;然后,把人大的法律给“大”掉了,也就是让权力大局给“大”掉了;最后,把刚刚起步的法制给“空”掉了。如今三法不在,唯“权”是图,焉能不虚呢?所以说,胡锦涛追求权力,就像《红楼梦》里“好了歌”说的,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不见了。

有意思的是,胡锦涛的权力不用还可以,挺有份量的,但一用就不见了,如同水银落地,无影无踪。因为,在无法无天的体制中,权力自己就会消解自己,尤其在一个没有道义感的权力系统中,更是如此,这就是为什么当今中共权力相互消解的速度,相互扯皮的能量,达到如此惊人之地步。实在说来,胡锦涛以如此虚幻的权力来维持一个如此虚幻的大局,不是一件容易事。维系虚幻的权力,一要靠拉拢,二要靠震慑。但这两手显然都不到位。

首先,有温家宝在那里锐意改革,等于到处得罪人,胡锦涛是拉拢不到什么人的。胡温体制,原本就不是一把能“胡”的牌。其次,现在经济过热,不能不收,中央与地方的利益关系势必越来越紧张,不管你出台什么政策,恐怕撒向人间的都是怨。当然,读书人怨声载道,你还可以继续虚幻,老百姓怨声载道,你还可以继续虚幻,但等到全国上下的贪官污吏都怨声载道了,你还到哪里去虚幻呢?大概只有十七大一个去处了。

再来看胡锦涛的震慑手段。最近,上海市官员祝均一、秦裕受审查,天津官员李金保被双规,我看是胡锦涛没有办法的办法。这样整肃一两个高官,抓抓典型,在中国的官场上,小儿科而已,能吓倒谁呢?这就像风吹皱一池春水,奈何不了下面的鱼。不要说北京的大鱼你震慑不住,地方的大鱼你震慑不住,我看七品八品九品的小鱼虾,你也震慑不住。权力使人疯狂,绝对的权力,绝对疯狂。官员你震慑不住,老百姓不可能再把你当回事。现在,读书人不怕压,维权人士不怕抓,老百姓不怕吓,长此以往,胡锦涛的虚幻出不了中南海。

我认为根本问题在于:胡锦涛想用“依权治国”代替“依法治国”,不得民心不说,也搞乱了党心官心,这条路终究是走不通的。“法”的本性,说来说去,是一个“公”字,而“权”的本性,说破天还是一个“私”字。胡锦涛弱法强权,依权治国,一己之私作祟也。因此,胡锦涛应该重温毛主席的教导,狠斗私字一闪念,还政于民,还权于法。当然,让政客不揽权,如同让商人不挣钱,这是不可能的。但必须正当,这就是一个“法”字。商人非法谋利不可以,胡锦涛弃法谋权也是不行的。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