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的外交出击(刘晓竹)

2006-12-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有体制问题,因之,胡锦涛内政假大空,情有可原,但国际政治是硬碰硬的,没有假大空的余地。遗憾的是,胡锦涛先生没有做出这个区隔,我认为损害了中国的国家利益。胡锦涛不愧是毛主席的好学生,努力发展“抓革命促生产”的治国理论,但在经济领域不敢用,就应用在外交领域,以先进性促外交。克劳塞维茨曾经说,外交是国内政治的延续,但我还是希望,胡锦涛办外交,尽量不要延续国内假大空的政治,起码间接一点,否则就是给中国的发展添乱。

胡锦涛外交出击三次失利,都败在假大空上。第一次,胡锦涛东边出击,打朝鲜牌,栽在一个“假”字上。与金正日合伙搞什么假马列,比赛什么假先进,结果如何?搞出来一个真核爆。其实,外交一切都是假的,唯有国家利益是真,胡锦涛应该始终把国家的核心利益放在第一位,把极左的自我小感觉压抑一下,这一点自己心里不能含糊,也不能让金正日含糊。胡锦涛恰恰在这一点上含糊了,被狡猾的金正日所利用。所以,今后胡锦涛左瘾大了,最后关起门来偷偷搞,假戏真做也没关系,但出了国界,一定有麻烦。

第二次,胡锦涛在西边出击,搞非洲外交,栽在一个“大”字上。实在说来,非洲的资源与潜在市场是未来中华民族的生存命脉之一,也是子孙后代的巨大机会。最近,胡锦涛搞非洲首脑峰会,大而无当,历史上日不落的大英帝国也没有这样的搞法。不过,大而无当也没关系,只要不给子孙后代搞个金融大窟窿或无底洞。西方国家在非洲投资借贷,造成银行体系的烂账,这个前车之鉴,中国应记取。胡锦涛承诺投入几十亿美元,应该首先把自己的银行搞好,把企业与政府的关系厘清,否则几十亿美元不够交学费的。此外,可以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不要搞大的,搞虚的,不要把毛主席搞政治运动的轰轰烈烈运用到非洲外交,不要学华国锋搞几十个宝钢的那一套,中国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那个家底让你来“大”挥霍。

第三次,胡锦涛在南线出击,开展印度外交,栽在一个“空”字上。不错,胡锦涛挟带中国经济的实力,声势浩大,但到了印度使不上力气,如同千军万马遁入空门,进入释迦牟尼的空谷,空谷回音而已。其实,中印关系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是,胡锦涛的出发点太空洞,说什么中国在南亚不谋私利,好像是共产党先进性到了南亚?我想,这肯定不是外交部交待的话,因为国家元首的任务就是追求本国利益的。胡锦涛唱这种高调,可能是假大空习惯成自然,在中宣部控制的国内媒体上显得很有高度,但在国际上成为笑柄。事实上,胡锦涛飞机还没有离开印度领空,印度商务部长施密兰就放话,不考虑与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议。这话不好听,不给胡锦涛面子,也是不给中国面子,但对印度外交的这一次机会,毕竟让胡锦涛给“空”掉了。

在我看来,胡锦涛的外交出击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而是提哪壶哪壶不开,没有什么真本事,假大空而已。难道不是吗?东边“假”出一个朝鲜核爆,西边的非洲外交“大”而无当,南面的印度外交遁入“空”门,东边假、西边大、南边空,剩下北边,我希望胡锦涛找个凉快地方休息一下,少折腾外交部。中国外交这些年成绩斐然,但这点积累不够他折腾的。起码最近几年内,外交部应少搞元首外交的项目,胡主席不是那块料,不如多搞总理外交等。此外,作为毛主席的好学生,胡锦涛不如到大寨或大庆去蹲点,密切联系群众,狠抓先进,猛促生产,在那里读毛选、过左瘾、有凉快,至于其他的事情,最好少来这一套。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