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尋釁滋事進行到底(劉荻)


2014-09-17
Share
劉荻 劉荻
Photo: RFA

最近有不少人因爲“尋釁滋事”被刑事拘留(筆者也是其中之一)。

“尋釁滋事”的內容原來有四條,“兩高”司法解釋之後又增加了若干條。不過據某位執法者解釋,“尋釁滋事”就是“喫飽了撐的,沒事找事”。

這樣看來,捷克前總統哈維爾的自傳《去搗搗亂》,大概可以翻譯爲《尋釁滋事》了。

難怪有人會說:“別問我什麼是尋釁滋事,我一個律師怎麼會知道這個呢?”

不管怎麼說,我們都要把尋釁滋事進行到底。我們就要喫飽了撐的沒事找事,就要經常去搗搗亂,犯些錯誤,惹點麻煩。這樣做的原因何在呢?

第一,從個人的角度來說,我們都是通過“大錯不犯小錯不斷”的試錯過程來學習、成長和自我探索的。

《歡樂的經濟學》一書的作者戴維•亨德森說:“如果你從來沒有遇到過真正的危險,那你也就沒有得到過足夠的樂趣。”如果你沒有冒足夠的風險,這就意味着你失去了很多機會。因此,要擁有美好的人生,就要經常沒事找事,經常去搗搗亂。時常犯些小錯誤沒關係,但是要避免比較大的錯誤。拒絕一切小錯誤只會使人陷入癱瘓的境地,無法行動和成長。

第二——也是更重要的,從社會角度來說,一個社會若想健康發展,也需要有一定的“不穩定因素”。

《黑天鵝》一書的作者納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說,過於穩定、缺乏波動性的系統反而很容易崩潰,因爲系統對任何一點小小的波動都會反應過度。

這一點並不難以理解,我們只要想想匈牙利作家道洛什•久爾吉的小說《1985》:在一個高度壓制性的政權剛剛開始進行改革的時候,一場關於“可不可以寫悲傷的詩”的討論可以成爲激動人心的改革先聲,劇院上演《哈姆雷特》可以引發大規模動亂……類似的故事距我們並不遙遠。然而在今天的中文互聯網上,即使高喊“打倒共產黨”也未必能夠吸引到多少眼球,因爲大家對此早已見怪不怪了。

塔勒布還說,一定程度的政治動盪能夠起到清洗不受歡迎的政客和政策的作用,從而有利於社會穩定。有時候,通過占卜、求神諭等等方式人爲地爲系統引入一些波動性,也能使系統運行得更好。企圖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只會使最終的崩潰來得更加慘烈。

最近剛剛翻譯出版的美國科幻作家阿西莫夫關於時間旅行的小說《永恆的終結》其實也涉及了這一主題:爲了絕對安全而消滅歷史上的一切錯誤和災難,其結果不但抹殺了很多重要的發明創造,而且連自己的存在都被徹底抹去。

因此,爲了自己和整個社會及全體人類的福祉,我們必須把尋釁滋事進行到底。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