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会不会屠港(刘青)

2014-10-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香港警方向抗议人群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图片:香港警方向抗议人群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香港民众争取真普选的占中活动,近来日益壮大、广获关注同情和支持。而中共操控下的香港当局对占中的压制,也是花样百出无所不用其极。这种一触即发的局面,在九月二十八日出现暴力场面,香港当局出动大批警察,施放催泪弹和辣椒水,镇压驱赶手无寸天的学生和市民。暴力场面震动了世界,更让和平请愿的香港人激愤,二十九日有十多万人走上街头参与占中,从而让原本占领中环金融区的活动,远远超出占中的范围而向香港蔓延开来。在国际国内媒体和社会舆论,包括民主国家政府的强烈关注同情声援下,在香港民众大批涌上街头参与占中,或箪食壶浆慰劳声援占中壮举的学生市民的壮观形势下,香港当局的暴力镇压行径终于软化下来。但是港府一时的软化绝不意味占中出现和平落幕的曙光,事实上香港民众真普选的未来路径不仅坎坷,而且仍然充满了各种镇压的凶险,甚至不能排除中共武装屠港的可能。

之所以认为香港民众占中争取真普选难以平顺落幕,是因为香港民众与中共之间可以平和解决此事的空间几乎看不见。香港民众发誓要争真普选是有法律理据的,这就是香港收归大陆前中英联合声明和此基础上形成的香港基本法。而香港民众争取真普选毫不动摇的决心则来自,对大陆遭受中共残暴统治数十年的了解,尤其是六四中共屠城及愈来愈加腐败和无法无天的现实。香港民众深深惧怕香港也落得大陆这样人间地狱的悲惨境地,为避免遭受大陆民众那样的处境是争取真普选的源源不绝的动力。实际上香港今天出现争取真普选并发展出占中活动,就是中共当年为顺利回收香港而承诺,香港特首的选举在二零一七年开始由普选产生。但是二零一七年逼近中共则逐渐显露真面目,即所谓普选的候选人必须是中共认可的“爱党”者。这就是说二零一七年之后香港不仅没有真正选举自由,而且正在被中共蚕食的民主人权空间还要持续,香港蜕变为大陆一个城市的噩运将慢慢完成,这是万分惧怕此结果的香港民众万难接受的。

国际社会包括民主国家政府的强烈同情和声援,对香港民众争取真普选的决心也有增强作用。自香港民众争取真普选以来国际社会一边倒的同情和声援,美国英国德国等民主国家也纷纷表态,并要求中共慎重对待香港要求真普选的占中民众。国际社会的同情声援无疑会增强香港民众的勇气和信念,而香港社会的名人包括杜汶泽周润发刘德华梁朝伟等影帝的公开支持,都让香港争取真普选的占中民众感受到民意所向的力量。香港居民一部分是感受过回归前的自由和法制的老港民,另一部分是从大陆逃港或各种名义移居香港的新港人,在香港能够充分获取民主法制社会信息的新旧港人,是绝对不愿意遭受中共的残暴贪腐而又无法无天统治的。而听凭中共挑选其中意的所谓爱党香港特首候选人,就意味着香港最终无法逃避沦落为大陆类似城市的命运,所以争取真普选成了港人避免这一命运难以后退的底线。

依靠凶残镇压维持专制统治的中共,在香港争取真普选的问题上也没有多少后退空间,因为这不仅是香港一个城市的问题,而是关系中共的血腥统治是否松动乃至崩塌的问题。自香港回归之后大陆民众赴港旅游日增,去年一至八月大陆赴港旅游就有将近二千七百万人。香港不仅给大陆旅游者购物和游玩的方便,也是一个暴露专制黑暗腐败和展示法制民主优越的橱窗。香港的书报刊物和每日不断的谴责港府和中共的抗议游行等活动,向大陆民众翔实展示了民主自由法制的可贵,以及中共凶残腐败和谎言夺权到谎言治国的今天。无疑香港已成为大陆旅游者人权民主法治的免费学堂,也成为中共耍尽鬼蜮伎俩要彻底掌控的专制目标。况且中共自六四血腥屠杀大陆民众中,以及随后东欧共产集团土崩瓦解的败亡中得出的经验,就是对民主追求一步不让才能保持其专制政权不败亡。所以大陆在已经由中共人大出面确定香港特首候选人的方案后,不顾中共对丧失政权的恐惧而接受香港民众真普选的要求,不论从中共专横的历史到唯恐失权的今天都看不出什么希望。

在香港争取真普选与中共操控特首选举双方没有退让空间的情况下,香港民众能做的就是持续施加抗议包括占中,而中共及操纵下的港府则有多得多的选择和手段。对于专制暴虐的中共而言最简单痛快的解决,莫过于如同六四屠杀一样对香港血洗镇压,无疑中共内部绝不缺乏一力主张如此的嗜杀凶徒。但是要如此作比六四屠杀有更多的不方便,因为香港警方不仅武力不足且不乏同情争取真普选的民众,即使加上中共驻港部队也难以飞快完成屠港,因为武力镇压必然面对数十上百万被激怒的民众。而从大陆将大量正规部队开入香港实施镇压,显然比大陆内集结更为复杂也逃不脱国际监督和压力,还有六四屠杀的后果也令中共对此未必没有顾忌。造谣中伤肆意抹黑占中争取真普选的活动,这是中共必然配合使用或单独使用的看家伎俩,例如中共大肆攻击占中争普选是劫持民意,但对熟知中共无时无刻不在强奸民意的普世舆论来说,不过是贼喊捉贼的拙劣笑话一个。

此外中共雇佣黑社会和指派特务装扮占中的民众,蓄意制造事端或者挑起事端制造镇压的借口,也是中共惯用的抹黑民众镇压民意的有效伎俩。不过经过八九民运和六四镇压民众对此有所了解,怕是没有从前那样灵验和轻易蒙骗大众了,这次香港占中活动就多次揭出混入民众中的特务和被收买的破坏者。也许中共对付占中活动最有效的将是拖延战术,中共宣扬的对占中“不妥协不流血”方针,就是拖延手段的简练概括,期望以此拖得占中民众疲累不堪而消散。不过所有这一切都要视中共有否感到占中已经威胁到统治根基,如果有此看法的中共权势人物占据了中共权势场的上风,那么悍然武力冲进香港大肆屠港必然出现。朝鲜创派共酋金日成最欣赏其子金正日的一句话,就是金正日高喊没有朝鲜地球就没有存在价值。毛泽东一再宣扬为了打败西方民主实现共党统治世界,他愿意为此死去当年六亿多人口的一半。能够读懂这些共党屠夫的血淋淋誓言,便可以知道对于中共屠港不存在什么意识或良心的门槛。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