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南美之行與臺灣問題 (劉曉竹)


2004-11-18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九一一改變了美國的全球戰略,而美國的全球戰略又改變了中國的外交。布什總統的“改造大中東”計劃故然是大膽進取,但代價也是巨大的,因爲在此進取中,美國的側翼暴露無遺,形成了三個軟肋,即拉丁美洲、歐洲與俄國。中國外交在這三個方向上積極進取,謀求突破,這正是胡錦濤最近南美之行的一個大背景。不管你承認與否,中國外交仍然是其對美戰略的延伸。

勿庸置疑,拉丁美洲是在西方文明後院崛起的新興力量,其自主性以及對美國的鉗制作用,不可低估。比如,亨廷頓最近出書認爲,拉丁族裔可以在未來幾十年內從內部根本改變美國的政治傳統與文明譜系。在美國政治中,隨着拉丁族裔人口增長,其選票影響力不斷提高。比如,布什如果沒有在拉丁裔選民中擴大得票率(從2000年的35% 到2004年的44%),其競選連任是不可想象的。簡而言之,美國政治版圖正在經歷着深刻的變化,類似於地質上的板塊移動。共和黨力圖將拉丁族裔塑造到其政治保守主義的主流中來(如布什總統的新移民政策),從而穩操選舉政治中的穩定多數,然而不可避免的是,那個主流也因此會被重新塑造。拉丁族裔在美國內政中日益重要的影響力是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

美國新保守派的全球戰略把拉丁美洲側翼及弱點暴露無遺,爲中國外交在南美的突破提供了空間。在拉美國家中,墨西哥與巴西是兩個最重要的國家,然而從對美關係看,墨西哥的重要性又超過巴西。但中國外交在西半球似乎仍然過不了巴拿馬運河,在運河北邊臺灣仍然有不少盟友。胡錦濤在南美數度提到臺灣問題,似乎是講給美國人聽的,叫做“旁敲側擊”。

但是外交上的“旁敲側擊”不能取代戰略上的“直截了當”,也就是說,中國應該在對美戰略中尋求臺灣問題的直截了當的解決。具有諷刺意義的是,解決臺灣問題的契機恰恰是臺獨勢力在臺灣島濫觴所導致的直接後果。從美國的戰略利益出發,維持臺灣海峽的現狀是最佳的選項。對於專注於發展經濟的中國而言,臺灣問題可以推遲解決。然而,臺獨的圖謀已經使任何維持現狀的努力變得幾乎不可能,中國與美國都被逼到牆角上去了,故不能不做好“一攬子”解決的相關準備。這就是解決臺灣問題的契機。以現在的發展趨勢看,美國想搞“和稀泥”或“戰略模糊”都搞不成,臺獨勢力勢必逼着美國在不久的將來做出這個沒有選擇餘地的“痛苦選擇”。

當然,不是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美國不會放棄臺灣,但正如中國人常說的一句話:形勢比人強。美國在進行全球戰略調整的時期,困難重重,無暇東顧,因此武力支持臺獨這個選項是不存在的。但在中國方面而言,爲了實現全面現代化以及和平崛起,武力統一臺灣的選項也是不存在的。國臺辦有一羣飯桶,只會喊打喊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在我看來,解決臺灣問題的最大障礙是這種“感情用事”的人,好像是“民族感情”最強的人,最缺乏“民族智慧”。其實,用五年左右的時間,一舉讓臺獨破局,實現兩岸雙贏、和平統一,這個時機已經隱然成熟。可以說,這是地緣政治變遷的結果,是大勢所趨。然而,萬事具備,只欠東風。這個東風就是中美戰略關係的全面突破,這不是靠所謂“多極化”或外交上的旁敲側擊可以達到的。小打小鬧無濟於事。中國對美外交必須有新思維,必須積極主動,必須端出牛肉來。遺憾的是,中國對美政策表現恰恰相反,一是僵化,二是被動,三是貪小便宜。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的評論)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