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民族主义是一劫 (刘晓竹)

2005-02-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的改革开放造就了无数暴发户,其中有千千万万的个人暴发户,叫做大款,还有一个集体暴发户,叫做中国。小暴发户难逃的劫数是养小老婆,而大暴发户的劫数是极端民族主义,看起来也是在劫难逃。其实,暴发户无论大小,都是肝火旺,气血虚。孙中山原本是一位医生,他为中国开了一剂药方,叫做“心理建设”,我认为至今仍然有效。肝火旺时最要“养心”,最忌讳的是挑肝火。

但是,中国所处的国际环境,往往是挑肝火的,中国国内的形势更是火上浇油。不久前日本政府宣布,正式接管右翼分子在钓鱼台岛上设立的灯塔,吞并中国领土,更加明目张胆。而这里还有台湾的事情,它在闹分家。有些激进的独派人士宁可当日本人,也不愿意做中国人;宁可认贼作父,宁可数典忘祖,宁可挟洋自重,也不愿意给中国一点面子。其实钓鱼台也好,台湾问题也好,说到底都是一个面子问题。然而,面子可不是小事情。

不是说日本人故意要挑中国的民族心理的肝火,也不是中国人记仇,而是这口气难咽啊。就说小日本,从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到后来的八年抗战,那可不是一箭之仇,而是奇耻大辱。人性的通病是记吃不记打,中国人既不记吃,也不记打,记的大都是面子上的事,一方面祖宗的风光难忘,一方面奇耻大辱难忘。说实话,没有这样大的民族奇耻大辱,就没有共产党的今天。不错,半个世纪前,中国人民选择了共产党,但不是为了共产党而选择共产党,而是为了中国人能再扬眉吐气一回。为了面子,牺牲里子,中国人在里子上吃了多大的亏,只要回顾这几十年的历史,就很清楚。

过去,中国人民被外国人逼着选择了共产党,今天,共产党又被逼着在外国人那里讨公道,都是面子事。历史从来是链环套,一环扣一环,即使错了,也只能将错就错。历史的阴差阳错,造就了这个四不像的共产党。中国人民要完成民族复兴的历史任务,共产党就是“民族党”,什么“消灭私有制”、“实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这样,共产党更为准确的定义是“面子党”,亦即在外面营造中国人的面子,叫做“国际形象”或“国际地位”,在国内营造自己的面子,叫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学名叫做“合法性”。无论内外,共产党都丢不起面子。这样的国内外环境,真是险象环生。难道不是吗?共产党意识形态破产了,中宣部的假大空骗不灵验了,怎么办?唯有靠极端民族主义,方可苟延残喘,继续搞假大空骗。通过对外挣面子,“神圣主权不可侵犯”,达到对内维持统治者面子的目的,好一个“出口转内销”。这样一来,中宣部势必会加入挑肝火的行列,百般利诱中国娶这个极端民族主义的“小老婆”,而那“养心”或“心理建设”,就没有着落了。

必须说清楚,民族复兴与民族灾难不过一线之隔。民族复兴是一件好事,但民族复兴不是躁动,不是靠起哄达到的,因为后者是达到民族灾难的钥匙。民族主义如果是个神,它是要拿牺牲性命来供奉的,它要殉道者。如果这个神走火入魔,就是极端民族主义,就是民族灾难,它要拿千千万万老百姓的命来作牺牲,在血与火中实现自己。如果这个神不走火入魔,那就是民族复兴,但它还是要殉道者,不过它会要共产党作这个最终的殉道者,摆在祭坛上。民族复兴或许起于共产党的专制,但必定成于自由民主,也就是以共产党专制之死来实现民族最终复兴。在我看来,没有其他办法。因为,中国人不光自信,而且是被压抑的自信,不光气吞山河,而且是心胸没来得及开阔的气吞山河。搞不好,极端民族主义真是一劫。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