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老婆的政府(劉曉竹)


2005-03-03
Share

(特約評論員的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觀點)

什麼人打老婆?當然是男子漢打老婆,而且是特殊的男子漢,不是那些被老婆打的男子漢,也不是那些不敢打老婆的男子漢。以此做比喻,世界上大概有三種政府。第一種是被老婆打的政府,這是臺灣;臺灣官員天天被老百姓、被媒體罵得狗血噴頭;爲了避免被老婆打,所以臺灣政府往往騙老百姓。第二種是不敢打老婆、但也不被老婆打的政府,這是美國;美國老百姓並不是天天罵娘,但政府官員知道老百姓也不好惹;所以,美國政府不敢講假話,但也不敢全講真話。中國政府屬於第三類,不但敢打老婆,而且動不動就出手;比如,人大政協兩會期間,有冤屈的老百姓到北京上訪,老弱病殘,被幾百個警察圍着打、追着打,不問青紅皁白,這的確是國際一大景觀。

這三種政府,即騙老婆的政府、不對老婆全講真話的政府以及打老婆的政府,都不能算是人們心目中理想的男子漢(世界上的女人應該覺悟了)。但如果說哪一種政府最惡劣,我還是認爲打老婆的政府最惡劣,因爲屬他最野蠻。毫無疑問,男人回家打老婆,肯定是在外面混的不隨意。我們可以理解,中國政府在臺灣碰了一鼻子灰,美國的事情不順心,日本的事情也不順心,但請政府不要把這些外面的不順心算到家裏人的頭上;異議人士或讀書人講幾句埋怨的話,或說你無能等等,並不是一點道理都沒有。所以不要關起門來打老婆。

異議人士說,外國的民主多好啊。在政府聽起來,這就好像說外面的男人多好啊,以此推斷,你一定有外心,甚至外遇,那就非打一頓不行。最近,異議人士的確捱了一頓好打。但是,被打的老婆心理能服氣嗎?她說外面的男人好,無非是說家裏這個男人不爭氣,或許這是恨鐵不成鋼,怎麼能跟有沒有外心外遇扯到一塊去了呢?

讀書人說,政府應該改進自己,不要專橫跋扈不講理,要民主一點,在政府看來,這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或者叫做知識分子翹尾巴了。的確,那些敢講話的讀書人,最近也捱了一頓打。政府無非是告訴讀書人,你最好夾着尾巴做老婆。

中國領導人非常惱怒被人看不起,但這樣一個打老婆的政府,怎麼可能讓人看得起呢?要想讓人看得起,最好提高一點自己競爭力,而不是關起門來打老婆。中國的老百姓可憐啊,在這樣一個男人家裏做媳婦,的確不容易。老百姓不但必須沒有外遇,而且還必須沒有外心,不但必須沒有外心,而且必須不能說自家的男人有任何缺點,或者有任何比其他男人不足的地方,否則就要捱打。

不妨說這個老婆被打得服服帖帖,百分之百忠黨愛國了,這個家還像個家嗎?難道不是嗎?這樣胡搞下去,領導不像正常的領導,百姓不像正常的百姓。爲了建立“和諧社會”,一個是虐待狂,一個就必須是受虐待狂,否則就“和諧”不了,過不下去。我們不能說這是一個神經病的家庭,起碼是一個精神不正常的家庭。我看中國的老百姓快要鬧離婚了。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