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大業 寄希望於中國的“小皇帝”(劉曉竹)


2005-03-17
Share

(特約評論員的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觀點)

人權這個東西很怪,它不能恩賜,只能爭取,中間必須有點脾氣。凡是政府恩賜的人權都是假人權,有點像不義之財,而爭來的人權纔是真的,就像血汗錢。中國的人權事業這些年有進展,但總變味,原因就在這裏。難道不是嗎?人權原本是老百姓的體己事,現在搞得像是李鴻章辦洋務,與外國人周旋糾纏,轟轟揚揚的。現在好了,歐洲早就不糾纏中國的人權問題了,而美國也放棄了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提案譴責中國人權記錄。十幾年來這是第一次,象徵着西方國家對中國的人權外交土崩瓦解。

我認爲這是好事,因爲它再次凸顯一個簡單的道理,中國的人權事業靠中國人自己,就好像王陽明說的,“直指人心,無須外求”。中國人現在之所以不能普遍享有人權,除了一些政治歷史因素外,主要是因爲中國人還不十分重視人權,起碼現階段如此。如果中國人像重視金錢那樣重視人權,像追求財富那樣追求自由,以中國人的聰明才智,區區人權恐怕早就大功告成了。

我這樣說不是悲觀,而是樂觀。因爲中國迎來了獨生子女的一代,他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第三代人,也是人權意識最強的一代人。爲什麼這樣說呢?因爲,共和國的第一代主體是貧苦農民,他們的字典裏沒有“人權”這兩個字;如果有的話,也只停留在人權的封建階段,叫做“喫飽肚子”。對他們而言,喫康咽菜是最大的恐怖,所以,喫一頓憶苦飯,就可以讓他們對毛澤東感激涕零。按照馬克思“存在決定意識”的理論,農民意識必定包含奴才心態,因爲貧苦農民沒有土地,沒有經濟上的獨立。這口飯好歹要靠東家賞,過去這個東家是地主,現在這個東家是黨和國家。共和國的第二代人是文革的一代,當然,憶苦飯對他們已經完全失效了。這一代人追求財富,可以六親不認,不擇手段,這是生活所迫。因爲,這口飯不是東家賞的,要靠自己掙。廣義而言,這還是農民意識,只不過是從貧農的依賴意識過度到小康(即中農)意識,多了一點獨立性。這點獨立性來自於改革開放,而人權大業也因此從封建階段過渡到半封建半殖民地階段,增加了一點李鴻章辦洋務的戲劇性。

共和國的第三代是獨生子女的一代,被呵護長大,嬌生慣養。許多人說:這代人最自我中心,最重視自我感覺,最強調自我利益。我完全同意,不過我認爲,這正是這代人的羣體優勢。靠他們的自我中心、自我感覺和自我利益,中國的人權事業將進入黃金髮展期。他們的爺爺奶奶有“中心”,但沒有“自我”,他們的爸爸媽媽有“感覺”“利益”,但都不夠自覺。到了“小皇帝”這一代,以農民意識爲基礎的中國主體意識終於發生了深刻的變化,也就是說,從貧下中農意識,發展到富農意識了,所謂“衣食足知榮辱”。

人權的核心是“人”字,胡錦濤講“以人爲本”,完全正確。但以人權論,這個“人”一要嬌貴一點,二要驕悍一點,所謂“嬌驕二氣”,也就是“小皇帝”。什麼叫“嬌貴”?就是不像養牛養馬那樣養孩子。然而,小皇帝的爺爺奶奶那一輩的食品配給有時還真不如今天的牛馬飼料,否則不會有幾千萬人活活餓死,而且餓死也沒有冒一個氣泡。毛主席的貧下中農以老實巴交著稱,既不“嬌貴”,也不“驕悍”。文革那一代人除了上山下鄉,就是搞老百姓鬥老百姓,整得一點脾氣沒有,所以既“嬌”不起來,也“悍”不到那裏去。

在我看來,只有這嬌生慣養的“小皇帝”是個異數,真正的“自我爲綱,綱舉目張”,感覺、利益、中心,秩序井然。雖然人權的“權”還不到位,但人權的“人”已到位,這就是希望。對這些“小皇帝”,我看共產黨沒有什麼辦法。“小皇帝”天生就不是做奴才的料,怎麼學雷鋒都沒用,貴族就是貴族。共產黨搞假理想主義,騙了爸爸媽媽,但可騙不了“小皇帝”。因爲,“理想誠可貴,金錢價更高,爲了自我故,兩者皆可拋”。爺爺奶奶是理想第一,爸爸媽媽是金錢第一,“小皇帝”是老子第一,自我第一,這在別的國家叫蛻化,但中國國情特殊,這是進步。“小皇帝”不但“嬌貴”而且也“驕悍”,連胡錦濤也惹不起。不錯,共產黨把爸爸媽媽整沒脾氣了,不把他當人他也不敢有脾氣,但“小皇帝”脾氣大,你不把他當人可不行,剝奪他的尊嚴他會反抗,不但如此,那原本沒有脾氣的爸爸媽媽也會跟你拼命。都說“嬌生慣養出孽子”,我說“嬌生慣養出人權”。中國的事情真說不清。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