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糾紛與福爾摩斯推論 (劉曉竹)


2005-04-14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福爾摩斯先生辦案,先問誰是最大的受益者,然後順藤摸瓜,查找元兇。假如福爾摩斯再生,偵辦日本教科書事件以及中日糾紛,他或許會說,這是一場導演出來的鬧劇,而最大的犯罪嫌疑是日本右翼與中國左翼這兩個政客集團的共謀。因爲,在整個事件中,兩國的政客集團是最大的受益者。難道不是嗎?日本右翼政客需要日本人民仇視中國,而中國民間的抗議行動,正中下懷,因爲中日民間對立,正是日本右翼政客的加油站、生命線。而中國左翼政客則需要中國人民仇日或仇外,日本右翼政客搞教科書事件,不斷挑釁,這可以掩蓋中國國內矛盾,轉移視線,因此也是正中下懷。

不過,光有共謀的動機還不行,還要看共謀的證據。日本的右翼政客最怕的是中國的老百姓,最不怕的是中國政府。但是,只要中國政府能夠控制老百姓,操縱輿論,那麼日本的右翼集團也就不必害怕中國老百姓了。日本政客擺平中國政府,有多年的歷史經驗,非常容易,無非一個“利”字。日本人很清楚,中國的每一個公民都有感情,中華民族也有感情,但中國政府絕對沒有感情,因爲那是一個百分之百的機器。日本右翼再怎麼鬧,也不會傷害機器的感情,頂多是傷害到機器的利益。既然是利益就沒有擺不平的道理。

明白這一點,日本的右翼政客還怕什麼?中國的民間抗日活動不過是一壺水,頂多有五分鐘熱氣。不錯,中國政府在水壺下面加把火,當然會冒幾個泡,但一旦釜底抽薪,這壺水還能掀得起浪花嗎?日本右翼政客完全可以喫定中國政府,它不會繼續點火,因爲再燒下去,就是共產黨引火燒身了。日本教科書的問題,畢竟是六十年前的歷史問題,是一頭死豬;而共產黨的問題,那可是現行問題,是一頭活豬。大家想一想,中國老百姓這壺水要是真的開壺了,是死豬更怕熱水燙呢?還是活豬更怕燙?

所以,根據福爾摩斯推論,如果中國左翼政客與日本右翼政客是共謀的,那麼北京馬上就要釜底抽薪了。當然,中國民間或許還有幾個不識相的後生學子,熱血青年,想轟轟烈烈,繼續抗日,那麼等待他們的,必定是一瓢冷水澆頭。更有甚者,如果中日政客,左右合謀,相互利用,那麼,這齣戲文就一定還有續集。日本右翼政客需要中國左翼政客管住中國老百姓,相信中國方面有辦法,這樣日本右翼就可以有恃無恐,步步爲營,不斷擴大自己的力量;至於中國左翼政客,它也需要日本右翼政客的時常小打小鬧,鬧大了不好控制,相信日本方面有辦法。這樣一來,就可以轉移中國老百姓的視線,掩蓋國內的矛盾,推遲政治改革。最理想的保護傘。

這是一個什麼前景呢?日本右翼政客繼續小打小鬧,得寸進尺,不斷做大。中國左翼政客繼續如法炮製,繼續得到人們的擁護,繼續貪污腐化。中“左”日“右”,天衣無縫。至於中國老百姓嘛,他們有什麼辦法?只好越來越識相,時不時來一個五分鐘熱氣,繼續被這兩股政治力量玩弄於股掌之上。不過,這個合謀騙得了別人,騙不了福爾摩斯先生。說起來,這也是中宣部的失算,工作有疏忽,查禁了那麼多書,怎麼就忘記了《福爾摩斯偵探記》這一本呢?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