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制度 兩種領袖 (劉曉竹)


2005-05-05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這次連宋相繼登陸,中共爲了統戰的需要,媒體大量報道,在中國掀起了一股臺灣在野黨熱,連戰、宋楚瑜熱,很是有趣。我懷疑再熱下去,共產黨是不是能夠喫得消,起碼中宣部是喫不消的。中國有句老話,叫做“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看互聯網上網友的評論,似乎連戰與宋楚瑜讓中國老百姓有耳目一新的感覺。這感覺是中宣部無論如何都無法控制的,而且,如果老百姓要是跟着這個感覺走,那麻煩就更大了。

仔細想一想,經過民主洗禮的領導,與經過專制洗禮的領導,原本就是不一樣。不是說民選的領導一定是最好的,但民主的洗禮起碼讓這些領導人懂得一點規矩,對老百姓謙卑,學會尊重老百姓,鍛鍊得講話得體,舉止得當,不是讓老百姓看了就討厭。因爲,那些討厭的領導人,一選舉就淘汰掉了。

中國的情況剛好相反。可憐中國老百姓,即使你看不慣那些貪官污吏,看不慣那蠻橫不講理的面孔,也要年年看,月月看,天天看,即使你聽不慣那些官員的假大空的廢話,也要年年聽,月月聽,天天聽。這是生活在中國的一大痛苦,不中看的東西,強迫讓你看,不中聽的東西,強迫讓你聽;就是這個體制,老百姓有什麼辦法?一句話,強迫讓你討厭,這一中國政治文化的一大特色,可以說是古今中外的奇觀。

這幾天,老百姓看臺灣來的領導人,他們不討厭,這就是中宣部的大麻煩,也會是共產黨的一塊心病。因爲相比之下,中國有太多官員讓老百姓討厭,不但舉止不得當,講話也不得體,而且喜歡教訓人,讓人莫名其妙。這種素質低下的官員,不學無術,但就是淘汰不了。他們在那裏作威作福,欺壓老百姓,中國怎麼可能有太平的日子?胡錦濤基本形象還不錯,但要做一個得民心的領導人,就要改善吏治,就要民主開明,不要關起門來做皇帝。

因爲道理很簡單:專制制度下的官場文化,讓共產黨的不少幹部養成一大堆壞毛病,比如不會對老百姓謙卑,只會對上級領導謙卑,拍馬屁的水平全球第一;其次是一點也不會體察民意,麻木得不得了,但揣摩上級領導意圖,卻又細膩得不得了。經過民主體制訓練出來的幹部不一定都是好樣的,臺灣也有民選的民意代表中看不中喫,但起碼拿得出手,而專制體制訓練出來的幹部先倒你的胃口,既不中看,也不中喫,往往拿不出手。怎麼辦?唯有在專制的土地上作威作福,到哪裏都會丟人現眼;不要說走向世界,就是走到臺灣、香港這樣的地方,馬上就會被那裏的老百姓罵回來。

連宋登陸,國內媒體都說是共產黨對臺政策的勝利,我看不如說是中共對臺極左政策二十年失敗記錄的腳註。難道不是嗎?一味的恫嚇,文攻武嚇,沒有一點用處。如果當初共產黨能夠實行“一箇中國,什麼都可以談”的政策,那麼二十年前兩岸就可以談判了,何必等到今天?二十年前,就是李登輝也不敢公開鼓吹臺獨,國民黨的政策是“一箇中國,兩岸對等”。所以說,要不是極左的臭臉孔,中宣部胡鬧,臺獨不會有今天的氣勢。其實,中國的“藏獨”“疆獨”,都是極左官員胡鬧出來的副產品。臺灣老百姓爲什麼不喜歡統一,對於大陸人而言,這或許是一個非常令人費解的問題,但比較一下兩種制度的兩種面孔,我想就比較簡單了:如果讓你天天看極左的臭臉孔,天天聽極左的假話、大話、空話,你難道就不煩嗎?都說面子的事情不重要,但兩岸糾紛往往就是個面子問題,要給中華民族面子,就必須要丟掉極左的假面具,就不能給極左一點面子。

中國近代史上,常常有民族利益與黨派利益相矛盾的情況,太多政客打着民族利益的幌子,大行黨派私利之實。未來兩岸關係的走向,又要考驗今天的政客。現在,民族利益要求胡錦濤向右轉,搞政治寬容,從而實現中華民族內部的和解,而黨派利益則要求胡錦濤向左轉,搞左撇子治國,服務於一小撮人的利益。下一步,胡錦濤要怎麼走,做什麼選擇,我們要睜大眼睛看。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