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共產黨腐敗說句公道話 (劉曉竹)


2005-06-03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按照國內的習慣說法,社會主義有兩個階段,一個是初級階段,一個是高級階段。我看共產黨也是有階段的,一個是初級階段的共產黨,另一個是高級階段的共產黨。初級階段的共產黨是“造反黨”,國內有人稱之爲“革命黨”,是一個意思。毛澤東說:馬克思主義千頭萬緒,歸結起來就是一句話,造反有理。不過,時下的共產黨已經進入高級階段了,改叫“執政黨”了,興趣不是如何奪取政權,而是如何坐享政權,它唯恐有人造反。而這樣一來,馬克思主義千頭萬緒,讓我歸結起來,就是另一句話,叫做“腐敗有理”。其實,從“造反有理”到“腐敗有理”,與共產黨的關係少,與人性的關係多。

我們講“以人爲本”,當然不是以人的虛情假意爲本,而是以人性的內在需求爲本,共產黨原本就不是神仙,有七情六慾,故可以直面自己,無須扭扭捏捏的,其實,那些反貪官的,不管他是不是共產黨,大多是沒有條件做貪官,只要條件允許,他搞起貪污腐敗來,很可能也一樣不含糊。在政治改革缺乏動力的條件下,共產黨徹底腐敗不但對共產黨本身好,對中國也未必是一件絕對的壞事,老子講“反者道之動”。當然,共產黨徹底腐敗讓一部分人很痛苦,對於許多理想主義的共產黨人來說,似乎很失落。共產黨徹底腐敗的確是很壞的結局,只不過現實地看,其他結局比這結局更壞。

爲什麼說共產黨“腐敗有理”呢?因爲,共產黨打天下的目的,就是坐天下,而坐天下的目的,就是過好日子。當然,大家一起過好日子最好,不過客觀規律是,只能一部分人先過好日子,或一部分人比另一部分人過得好,甚至一部分人要靠剝削另一部分人,這樣一來,共產黨自然就當仁不讓了。其實,天下沒有比奪取了政權以後,享受奪取政權的果實,更順理成章了。共產黨從“爲人民服務”開始,以“人民爲我服務”結局,難道不是很自然的嗎?當然,坐喫山空不可以,所以共產黨要改革開放:一是增進共產黨坐享江山的好處,叫做“腐敗中發展”或“發展中腐敗”;二是改變一些妨礙共產黨坐江山的體制弊端,謀求可持續性腐敗,叫做“改革中腐敗”或“腐敗中改革”;三是讓老百姓也沾一點光,叫做“腐敗中穩定”或“穩定中腐敗”。這樣,改革、發展與穩定就是三駕馬車,辨證關係,不過硬道理還是腐敗,叫做“腐敗有理”。在某種意義上,共產黨腐敗與改革開放,如果不是互爲表裏的同一進程,起碼也是一條褲子的兩個褲管。有什麼辦法呢?腐敗與進步,落霞與孤騖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漁舟唱晚,國之情也。

初級階段的共產黨是“少年共產黨”。在還沒有取得政權,或剛剛取得政權的初期,這時候的共產黨喜歡打打鬧鬧,好像一個血氣方剛的青年,它的確不怕打破罈罈罐罐。文化大革命,天下大亂,生靈塗炭,毛澤東還說,亂了敵人,鍛鍊了羣衆。我想他意思是:亂了中國,鍛鍊了共產黨。三面紅旗,十年文革,的確鍛鍊了共產黨,促使共產黨從初級階段“大躍進”,進入高級階段,原本共產黨想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結果是跑步進入自己的老年。比較而言,在全世界所有共產黨中,屬中國共產黨最少不更事,最血氣方剛,這的確讓中國老百姓吃了苦頭,不過也加速了中共的老化過程,中共沒有一個“中級階段”或“中年階段”,也算是老天給的一種平衡與補償。

今天的共產黨是高級階段的共產黨,也是“老年共產黨”,它顯得暮氣沉沉,老態龍鍾;經過這麼多年風風雨雨,自己折騰自己,共產黨老成事故多了,真正的“雁陣驚寒”。不錯,共產黨有個領導幹部年輕化的政策,但在我看來,還是顯老。比如,年富力強的胡錦濤,比晚年毛澤東還要顯老,不是身體上老,而是心態上老。在精神面貌上,晚年毛澤東都老糊塗了,還像個老頑童,而今天的胡錦濤,據說腦子清楚,精力過人,但患得患失的,一怕說錯話,二怕做錯事,倒像是未老先衰的少年老人。

恩格斯說,自由是對必然的認識。共產黨還沒有從腐敗王國自我解脫,自覺地進入自由王國,這與共產黨沒有認識到自身腐敗的必然性,有直接關係。有鑑於此,我們要多講共產黨腐敗的硬道理,其實,這也是幫共產黨,讓共產黨從徹底腐敗,達到徹底解脫、徹底自由,從而實現某種新生,慾火-浴火-重生。阿彌陀佛。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