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改的“三缺一”還能維持多久?(劉曉竹)


2005-10-06
Share

(特約評論員的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觀點)

中國人說蜀道難,難於上青天,這個情況維持了一千年多年,現在有了開山修路的機械設備,逢山開路,遇水架橋,人們覺得蜀道並不是那麼難了。中國的改革有如蜀道之難,尤其是政治改革,也是難於上青天。我覺得,倒不是共產黨整個的不想搞政改,中國有將近七千萬共產黨員,如果一個一個問,恐怕99.99%的人都會說,中國必須要政治改革,民主化是方向。

但是怎麼改呢?如何實施呢?遺憾的是,這拿主意的是0.001%的人,他們就好像是修路工人,這些人說,不行啊,現在我們沒有這個條件,中國要是政治改革、搞民主,一定會翻車的。他們的說法能不能說服人呢?遠遠不能。這就像蜀道難一樣,在過去的條件下,那的確是難於上青天,但是現代社會提供了工具呀,開山有開山的機器,架橋有架橋的設備,這個難就是人本身的問題了。換句話說,不是客觀上不可能,而是你主觀上不願意。

難道不是嗎?政治改革與民主化,在全世界那麼多國家都實行了,沒有說是一定會翻車的。人類已經積累了民主化改革的經驗,已經發明瞭相關的機器與設備,而且這些機械與設備中國已經有了,就看你要不要用了,或願不願意做這樣的努力了。中國比起柬埔寨來說,應該是各方面的條件都要好一些,宏森手裏掌握的機械設備你胡錦濤手裏都有,而且還要好上十倍、百倍。爲什麼柬埔寨就可以把民主化這條路修成,而中國就修不成呢?是不是中國的這些築路工人就是那麼無能呢?我看關鍵問題是一個“懶”字,因爲壓力不夠,督促不夠,所以胡錦濤的執政團隊就在那裏悠悠忽忽不幹事,大樹底下好乘涼。

在我看來,中國的政治改革需要四個方面的推動力,一是外部或國際上壓力,二是中國民間基層的積極性,三是知識分子的奔走呼號,四是體制內的響應。顯而易見,這四個條件的前三個條件已經具備了,唯一問題是共產黨體制內沒動靜,這就形成了中國政治改革的“三缺一”的局面。怎麼辦呢?我覺得,第一是壓力,第二是壓力,第三還是壓力,沒有其他的辦法。也就是說,要從國際、基層、知識界這三個方面不斷給共產黨的領導人施加壓力,把“三缺一”的不利形勢,變成“三逼一”的有利形勢。

毛主席曾經說過一句話,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我認爲,這就是當權者的主要問題,既怕苦,又怕死。看起來光靠說服是不夠的,還要逼服,要趕着鴨子上架。你要是硬着頭皮不幹活,那麼中國人民就要另請高明瞭。你胡錦濤願意做共產黨的末代皇帝,那麼共產黨裏面的其他人是不是都願意呢?如果沒有出頭的機會了,那麼共產黨裏面不會只有一個葉利欽吧?胡錦濤這條船要往下沉,我就不信沒有跳船的。這麼大的中國,我就不信上面這幾個人可以一手遮天。不要說每一個省,我看每一個縣都會出至少一百個葉利欽式的人物。共產黨體制內缺現代管理人才,但是各種各樣的野心家、陰謀家是可以大量供應的。中國人民不管你是什麼家,你只要把民主化這條路給我們修過去,我們就支持你。毛主席當年搞大躍進,我們爲什麼就不能搞民主的大躍進呢?你村長大躍進了,我們就支持這個村長,你主任大躍進了,我們就支持你主任,即使你是個二流子,在那裏瞎詐唬,我們就跟着你二流子瞎詐唬,我們不管你是白貓還是黑貓。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