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就在您的腳下(劉曉竹)


2005-11-04
Share

(特約評論員的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觀點)

我在自由亞洲電臺做評論,算起來這是第八個年頭了,每個星期,至少有這麼一次機會,與大家空中相會,這是我的人生榮幸,所以很珍惜其中的每一分鐘,每一秒鐘。八年以來,我的確講了不少話,但我常這樣想,我十句話裏能有一句講對、講到點子上,就很不錯了,而大多數的話很可能似是而非,可有可無,甚至是錯話,當然也是我個人的有感而發。

也就是說,我手裏並沒有真理,但在這個世界上,我還是相信存在着真理,這個真理就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心中,在你的心中,但常常被亂七八糟的事情掩蓋住了。不錯,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情境不同,時空境遇也不同,所以,在張三聽起來有道理的話,到了李四那裏,就沒有道理了,在昨天聽起來有道理的話,到了今天,就可能沒有道理了。因爲人生的時空與境遇是不斷變化的,對任何一個問題的關照角度,也是無數的。但是有一條,我一直確信不疑,這就是我們每一個人在心靈上都是自由的,我們外邊或許不自由,但裏面是自由的。

前不久,臺灣的李敖先生到大陸,他講了自由的兩個方面,一是心靈的自由,一是憲法的自由,我覺得他講的有道理。中國人在憲法的自由方面,進步得不夠快,很多人抱怨,我認爲可以理解,但憲法的自由也不是完全沒有進步,比如在經濟生活方面,還是有一些進步的。但有多少人抱怨心靈的自由進步不夠快呢?有沒有人抱怨心靈不自由呢?可以說很少。這恰恰證明我們的心靈是自由的,即使您是一個農民工,即使您是一個最不重要的人物,您的心靈也是自由的。有權有勢的人可以控制我們的活動,生老病死可以控制我們的身體,但沒有辦法控制我們的心靈。

你可能說“心靈自由”有什麼用呢?在我看來,這個心靈自由是人生最寶貴的東西,它可以幫助我們找到個人的幸福,找到人生的意義,找到我們自己做人的準則,更重要的是,找到自己安身立命的地方。中國歷史上的古聖先賢曾經有很多理論,這裏不能一一重複,我的體會就是一句話,這就是“我是誰”不是別人能決定的,也不是有錢或沒錢所決定的,別人怎樣說、怎樣看都不能算數,而只有我自己心裏知道“我是誰”,自己決定自己做一個什麼樣的人,這就是自由,單憑這一條,您就是最可尊貴的“天地之靈”。我們每一個人到這個世界上來走一遭,這個機會多不容易?如果我們不按照自己覺得應該的方式去做人,而是按照別人強加給我們的方式去做人,或按照別人設計的方式去說話,那不就白活了嗎?

世界上的事情很多,也很複雜,可以說千頭萬緒,但這一切事情,無論是好事還是壞事,都是從我們每一個人自己開始的。比如共產黨講“三個代表”,不能說它是個壞理論,但我們是不是要首先自己能夠代表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人?沒有這一條,什麼都談不上。過去,孫中山講要“喚醒民衆”來進行民國革命,共產黨講要“發動羣衆”進行社會主義革命,今天也有人講要“啓蒙羣衆”來進行一場民主革命。從事革命的人不一定都是壞人,而且大部分動機都是好的,但是如果沒有我們每一個人的心靈自由,自己解放自己,也就是從各種權力的邏輯中、金錢的邏輯中,關係的邏輯中,以及各種人欺負人的邏輯中,把那個屬於每一個人自己的“真我”解放出來,這些革命難免要走火入魔,搞不好就成爲另一種枷鎖。

我們中國人沒有像其他民族那樣享有自由,我看不能全怪別人,我們過去怪過八國聯軍,怪過滿清政府,怪過日本人,怪過國民黨,今天又怪共產黨,其實我們也要怪我們自己,我們還沒有發揮自己的心靈的自由,還沒有做到真正自己代表自己。山東臨沂有個維權盲人陳光誠,我很佩服他,他的肢體雖然不自由,眼睛看不見,被軟禁在家,但是他的心靈是自由的,他門口那十幾個身體健全的彪形大漢,其實反而是不自由的,他們被錢被利買通了,是心靈上的奴隸。當然,有權有勢的人希望能用“錢”和“利”這兩個字,來換十二億個“心靈自由”,但起碼在陳光誠那裏是失敗的。

如果心靈不自由,我們每一個人就只能是一個統計數字,沒有任何意義,這樣一來,我們的尊嚴就只好由胡錦濤來代表了,而我們的存在價值就只好用一個虛幻的名詞來表達。但仔細想一想,人間所有最珍貴的東西,所有的尊嚴,所有的真善美,我們每一個人都自身俱足,也就是在我們裏面原本都有的。也就是說,我們每一個人自由了,中國才自由,每一個人有尊嚴了,中國纔有尊嚴。古人講: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自由的路是這樣走出來的,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如果這一刻,您按照您認爲應該的方式去做人、說話、辦事,那麼這一刻您就是自由的。所以我要說,自由就在您的腳下。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