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土地還給農民(劉曉竹)


2006-04-21
Share

(特約評論員的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觀點)

最近的情況顯示,中國農村越來越不穩定了,除了三農問題以外,我認爲根本癥結還在於土地制度。這一條不改變,改革開放難免半途而廢,中國的現代化也很難實現。因爲,現行的這套土地制度公不算公,私不算私,不清不楚,不倫不類,它結合了公有制與私有制的所有弊病,拖累着農村地區的經濟建設,每一天都在製造着成千上萬的動亂與不穩定。

當然,對於一些特權者而言,土地所有權越不清楚越好,因爲清楚了還怎麼橫徵暴斂呢?清楚了就不好貪污腐敗了。但從歷史上看,這種不清不楚的土地所有權類似於西漢末年王莽亂政時期的土地制度,用漂亮的詞彙掩蓋着血淋淋的巧取豪奪。實在說來,土地制度是一個國家的根本制度,但中國現行的土地制度基本上是一個失敗的制度,我希望共產黨能實事求是面對這一點。六十年代初期,在和平條件下,竟然生生餓死了幾千萬農民,這在中國歷史上絕無僅有。漢朝王莽版的“一大二公”沒幾年就垮了,共產黨版的“一大二公”到現在還留了一個尾巴,叫做承包制。

現在,第二次土改的條件已經成熟:共產黨應該立即地、無條件地、無償地把土地還給農民,實現孫中山先生的“耕者有其田”,這也是兌現共產黨早期對農民的承諾。難道不是嗎?共產黨當年的口號就是“打土豪、分天地”,但是,等到農民兄弟幫助共產黨打跑了國民黨,奪權了政權,後面的這個“分田地”就沒有下文了。五十年代初期的土改是第一次土改,它以共產黨欺騙農民而開始,以背叛農民、出賣農民而結束。到五十年代中期,毛澤東就把分到農民手中的土地又統統收了回去,美其名曰“人民公社”。

改革開放二十年,人民公社的亂政終於結束了,但土地所有權問題還是沒有解決。現在共產黨把土地予以變賣,發展以私有制爲基礎、爲動力的工業化,這原本不是一件壞事,但必須把關係理順。爲此,我認爲共產黨應該先把侵佔農民的土地交出來,還給它的真正主人,也就是祖祖輩輩耕種這些土地的農民。在工業化、現代化的過程中,土地是希缺的、重要的生產資料。然而,在當前土地所有權被剝奪的情況下,農民反而成爲工業化、現代化的受害者,不得其利,反受其害。原本屬於農民的巨大利益被貪官污吏所瓜分,盡入私囊。這樣的安排,八億農民不可能答應。

共產黨把土地還給農民,其實很簡單,就是把農民現在耕種的土地變成他們的私有財產,印一張地契就可以了。只有這樣,在工業化用地徵地的過程中,纔可能依照市場的規則以及相關法規,達到土地資源的合理配置,做到地盡其力。而且,地權釐清了,中外民間投資纔會到位,因此,土地私有化將大幅度拉動中國經濟的內需,推動農村地區經濟建設與投資的高潮。更重要的是,它會緩解社會矛盾與貧富懸殊的問題,在很大程度上解決社會不公平的問題,因爲有了這塊地,八億農民就有了奔小康的基礎與希望。

東亞四小龍的廣大農民以土地資本爲依託,就有了水漲船高的條件,在國家經濟起飛時,大多數農民很快進入小康的境界。東亞四小龍之所以沒有“三農問題”,關鍵是因爲土地私有制,這一條值得共產黨的決策者深思。共產黨如果實施第二次土改,把土地還給農民,將會穩定農村二十年,給民主與法制建設以新的動力,共產黨就可以再繼續改革開放二十年,但如果不這樣做,就是官逼民反,共產黨的政權恐怕沒有這二十年的時間了。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