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8日,滕彪在美国国会听证会。(AFP)

形形色色的黑监狱(下)(滕彪)

常有人问我,你在国内“坐牢”的情况是什么样的?我说我没有坐过牢,没进过“监狱”或“看守所”。但我被关押过三次,分别在2008年、2011年、2013年,时间分别是2天、70天和1天。

形形色色的黑监狱(上)(滕彪)

2003年3月20日,大学毕业到广州打工的孙志刚在收容遣送站被毒打致死,这一悲剧经《南方都市报》报道之后,引起强烈反响。

三个人的“人大”:申纪兰、姚立法与唐荆陵 (滕彪)

民生观察在《立刻停止制造“两会”人权灾难》中写道,“如此一来,两会就完全成了中国人民的一场人权灾难。”

媒体审判与审判媒体(滕彪)

引起国际社会强烈关注的“709大抓捕”,很多人权律师被绑架后杳无音信,直到电视上出现他们认罪的画面。“强迫上电视认罪”,这一文革运动式迫害手段死灰复燃,愈演愈烈。

习近平的反法律战争(滕彪)

农历新年前夕,天津第二中级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人权律师王全璋有期徒刑4年6个月。

傀儡、盗贼和帮凶:最高人民法院的三张面孔(滕彪)

在任何一个法治国家,最高法院都有着巨大的威望和权威,备受社会尊重。成为最高法院的法官,几乎是每个从事法律职业的人的最高梦想。但在中国,最高法院和“大法官”们却经常成为笑话。

专制的效率与腐败的成本(滕彪)

专制和腐败造成的决策失误谁来买单?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造成的经济危机谁来承受后果?

滕彪,人权律师,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讲师,北京兴善研究所所长,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公盟研究员。2014年发表《给全国律协的公开信》严词抨击中华全国律师协会配合当局打压律师。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