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2日,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评论 | 滕彪:从天安门到香港(下)

1997年之后,共产党先是遮遮掩掩,后来便凶相毕露。中共高官多次公开叫嚣,“不容许香港在民主的幌子下,变成颠覆大陆社会主义政权的基地”(周南)。2003年企图推行23条立法,2012年准备推行国民教育;

评论 | 滕彪:从天安门到香港(上)

1989年民主运动和六四屠杀30周年。从伦敦到悉尼,从多伦多到波士顿,从纽约到东京,从台北到巴黎,世界各地举行了各种纪念活动,讲座、研讨会、纪录片、音乐会、雕塑、展览、集会游行、出版书籍,香港更有18万人参加维园烛光晚会,上了《纽约时报》头版头条。全球主流媒体也倾力报导,推特、脸书等社交媒体持续关注,这是过去30年间相当罕见的。

评论 | 滕彪:天安门屠杀与集中营——在台北自由广场纪念六四三十周年的演讲

1989年六四屠杀之后,刽子手们立即开始清除血迹,毁灭罪证,并且消除记忆。那是对抗争者和死难者的第二次屠杀。

形形色色的黑监狱(下)(滕彪)

常有人问我,你在国内“坐牢”的情况是什么样的?我说我没有坐过牢,没进过“监狱”或“看守所”。但我被关押过三次,分别在2008年、2011年、2013年,时间分别是2天、70天和1天。

形形色色的黑监狱(上)(滕彪)

2003年3月20日,大学毕业到广州打工的孙志刚在收容遣送站被毒打致死,这一悲剧经《南方都市报》报道之后,引起强烈反响。

centered image

特约评论员滕彪

滕彪,人权律师,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讲师,北京兴善研究所所长,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公盟研究员。2014年发表《给全国律协的公开信》严词抨击中华全国律师协会配合当局打压律师。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