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滕彪:一箇中國,兩個奧運(中)

2022.03.2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滕彪:一箇中國,兩個奧運(中)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五)和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左四)在北京冬奧會開幕式上鼓掌。
(美聯社)

很多人希望奧運會能讓中國走向民主與開放社會,但發生的事情恰恰相反。在兩個北京奧運之間,發生了什麼?

在2001年,薩馬蘭奇宣佈北京爲2008年奧運舉辦地的4個月之後,中國正式加入WTO。中國利用西方國家剝離中低端製造業的機會,以及“低人權優勢”——低工資、低福利、低環保、低自由——迅速獲得了經濟騰飛。與共產黨的高光時刻形成對照的是,在2001年中國獲得奧運主辦權和WTO入場券的同時,發生了911恐怖襲擊,這讓美國將主要資源和精力投向中東和泛伊斯蘭世界,並同時與潛在的戰略對手中國握手言和,使中國意外地成爲911 的大贏家。西方把接觸和貿易放在對中國的人權的關注之上,這要麼是出於“經濟自由化促進政治民主化”的一廂情願,要麼是中國巨大的市場和發財機會讓西方政客和商人利令智昏。

2008年,比北京奧運更重大的事件是世界金融危機。它使西方經濟遭到重創,也震盪着世界經濟和政治版圖。中國靠着不太開放的金融體系躲過一劫。2010年,中國的GDP超越日本成爲世界第二。如果按照平價購買力PPP計算,2014年中國成爲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中國對臺灣進行更多的武力威脅,在南海做出更多的挑釁舉動。常設仲裁法院關於南海的判決,被中國當局當做一紙空文。一帶一路背後的政治企圖,成爲司馬昭之心。中國對西方加強統戰和滲透,甚至通過賄賂和假信息等手段,來干涉民主國家的選舉。中國越來越多地使用經濟脅迫手段,無論是稀土、觀光客還是中國市場,都成爲中共的政治武器,而臺灣的鳳梨、挪威的三文魚和澳大利亞紅酒不幸成爲犧牲品。最近的例子是,因支持臺灣更多的自主權以及抵制奧運會,立陶宛遭到中國全面的經濟制裁和報復。很多立陶宛出口商已經接不到中國的新訂單,該國的出口商品運抵中國口岸之後被拒絕清關,國際企業也受到壓力終止與立陶宛的合作。

“人質外交”——其實是“反外交”——使無辜的兩名加拿大麥克在中國監獄中,被關押了近 3 年。持瑞典護照的作家、出版人桂民海因出版物引發習近平和共產黨高官震怒,被中共祕密警察從泰國綁架回國,並在酷刑之下聲明放棄瑞典國籍;在此事件中,持英國護照的銅鑼灣書店店員李波也被從香港綁架。

在國際上,戰狼外交甚囂塵上;在國內,人權狀況每況愈下。2009年以來,至少有150名藏人自焚以抗議對西藏自由的剝奪,這是人類抗爭歷史上極爲悲劇性的一幕。2008年,香港仍是自由的東方明珠,大多數香港人爲北京奧運感到自豪。在我被綁架關押的時候,香港的民主人士爲我呼籲;而如今,那些爲我呼籲的很多香港朋友卻在坐牢。何俊仁、李卓人、鄒幸彤、梁國雄、黃之鋒,輪到我爲他們呼籲了。2020年的國家安全法,幾乎完全摧毀了香港的自由和法治。沒有人在2008年會想到香港現在會成爲這個樣子。

在國際奧委會宣佈北京獲得奧運主辦權的3個星期之前,中國展開了針對人權律師的大清洗,320多名人權律師受到波及,有些律師至今仍身陷囹圄。 Mia Farrow 和Ronan Farrow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時在《華爾街日報》刊文,稱北京奧運會是“種族滅絕奧運會”,因爲中國政府在達爾富爾大屠殺中的可恥角色。去年我在《華盛頓郵報》刊文《2022年北京奧運將成爲又一屆被種族滅絕玷污的奧運會》,北京冬奧已經成爲名副其實的種族滅絕奧運會。新疆正在發生的暴行,已經被衆多學者、智庫、媒體、維吾爾獨立法庭,以及美國國務院和加拿大、荷蘭、英國、法國、比利時、立陶宛等議會認定爲“種族滅絕”。面對批評,中國政府先是百般抵賴,然後是制裁學者、研究機構和議員,再然後是組織一大批國家爲在新疆的暴行背書;在推特上,發動水軍發送大量帶有#GenocideGames(種族滅絕奧運會)標籤的帖子,來淹沒帶有同樣標籤的批評聲音。北京冬奧成了當局洗白種族滅絕的最強有力的工具。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