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王丹: 如何認識共產黨(三)

2021-07-05
Share
評論 | 王丹: 如何認識共產黨(三) 2021 年 6 月 30 日,在北京舉行中共百年黨慶前一天,警察在天安門廣場。
法新社圖片

前兩週,我介紹了成立百年的中國共產黨的三個特質:暴力性,合法性和幫會性的問題。今天,我介紹第四個也是最後一個特質,那就是中共具有的“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問題。

先說“先天不足”的問題。不可否認,中國共產黨最早成立的時候,無論是李大釗還是陳獨秀,包括張國燾等在內,都還算得上是一批具有理想主義追求的知識分子,他們希望給中國找到一個更好的發展方向。但是,這一批知識分子在當時中國內憂外患的情況下產生了急功近利的心態,他們把中國的強大當作了救國的最重要的任務、第一位的任務和壓倒一切其他目標的任務,這樣的心態就使得他們放棄了需要長期努力的啓蒙工作,放棄了建立穩固的自由主義思想基礎的工作,而因爲羨慕前蘇聯的社會主義實驗就全面倒向了社會主義信仰。這樣的信仰把集體利益放到個人利益之上,要求黨員犧牲自己的一切爲黨工作。中國共產黨從成立的那一天起就強調組織紀律,強調所謂的“服從大局”,就要求參加共產黨的人要把黨性放在人性之上。這當然是對新文化運動提倡的個人自由的反動,在如何建立一個民主社會的問題上,從一開始就有本末倒置的問題。中共建黨是爲了建設新的國家,但其建設新的國家的理念和方式從一開始就是錯誤的,這就是該黨“先天不足”的地方。

什麼是“後天失調”呢?中共建立之後,就以奪取政權爲目標。這本來是無可厚非的事情,但中共採取的手段卻存在很大的問題。首先,中共放棄了議會式民主的道路,走武裝革命的道路。即使是在“二戰”結束之後,在美國的調停下,中國本來有建立國民黨、共產黨兩黨相互制衡和競爭的兩黨政治的民主制度的機會,中共還是爲了建立一黨專制而放棄了和平道路的可能性。這樣的方式使得中共不可能遵循民主模式,只可能越來越加強紀律的約束。在建國之後,中共仍舊無法擺脫戰爭思維而去強調“階級鬥爭”,階級鬥爭本身就是戰爭思維的延續。實際上,幾十年來,中共始終是在用軍事思維進行國家治理,從“人民公社”的制度設計到“工業戰線”這樣的論述用語都顯示出,中共即使掌握了政權,仍然無法擺脫戰爭年代的思維方式。這就導致了一個嚴重後果,那就是:這樣的一個組織,“左”傾思想始終就是“神主牌”。這個黨從大的方向上看,只能越來越左;從機制上講,不可能有內部的民主,也不可能主動進行改良。因爲暴力是最省事的方式,他們食髓知味,不可能回頭去實行必須受到監督的民主制度。這樣治理國家的方式延續了幾十年,這就是該黨“後天失調”的地方。因此,對這樣的一個執政集團不能報任何的幻想,這是這個黨的發展歷史決定的,是不以人的意志爲轉移的。

各位聽衆,我們用了三週的時間討論中共百年發展的一些特質,現在就告一段落。但在最後我也要指出一點,那就是中共跟中國當然不是一個概念,是要區分開的。但是對於中共能夠影響中國百年,作爲每一箇中國人也都應當要去反思:爲什麼其他的共產黨政權都已經紛紛瓦解,而中共能夠延續到今天?僅僅譴責中共是遠遠不夠的,結束一黨專制這樣的反現代文明的政治制度,中國人應當做哪些努力和改進,這也是需要我們在中共建黨百年的時候去思考的。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