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2005年形势 前瞻2006年发展方向 (魏京生)

2006-02-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一)

在分析中国2006年将要发生的形势之前,我们先简单回顾一下过去的形势。过去一年国内形势的特点是:经济发展仍保持高速度,但发展的不平衡进一步加大。由于分配的不公平没有改变,占人口四分之三的低收入阶层的收入没有增加;只有中高收入阶级的收入不合理地增加了。所以国内消费市场的增长幅度不大而且是畸形的,所增长的产品主要向国际市场倾销。这就引起了三种后果:

1. 西方主要市场渐渐地筑起贸易壁垒,出口市场的容量和稳定性下降,出口成本增加。反过来影响到国内生产企业不稳定。

2. 经济增量没有反映在国内消费市场,而转化为存款和外汇储备。并有大量财产滞留在国外,转化成其他国家的经济增量,减缓了国内再投资额,减少了发展的后劲。

3. 由于国内投资实业的幅度小于劳动力增长的幅度。工人农民的实际收入下降,失业压力增大,引发各种社会矛盾的激化。

财产保障不充分引发的社会矛盾,呈现出迅速扩大蔓延到社会各阶级和大部分人口的趋势。由于法制败坏,冲突在不断升级,呈现出从矛盾到冲突到动乱的趋势。成为阶级矛盾加深,动乱规模和范围扩大的主要原因。

畸形的社会分配和紧缩的国内消费市场造成的阶级分化加深和阶级矛盾尖锐化的趋势,不仅仅表现在征地纠纷一个方面,而且对社会各个方面的矛盾尖锐化产生负面的影响。

比较突出的是社会治安恶化和黑社会迅速崛起。这方面的趋势在过去二十几年中逐渐发展,且呈加速态势。到去年,已成为使整个社会难以容忍的大事。长期的失业和极度贫困迫使一部分人铤而走险,铤而走险的人逐渐聚集在一起形成大大小小的组织。从破坏秩序到占据政府三不管的空间维持另类的秩序;从结合民间半合法的势力组成黑社会联盟,再进化到与官方势力勾结,使黑社会势力渗透到整个社会的管理体系,直到部分地影响到政治运行。

中国的黑社会化发展到已远远超过上个世纪初的水平。在没有战争和割据的前提下,规模已达到明显削弱官方权威,自立权威管理社会的阶段。在许多大中城市,人们已经弄不清到底谁是维持秩序的,弄不清谁是警察谁是黑帮了。对社会各阶层来说,安全感已降低到战争年代的水平,法制体系已不再是人们可以依赖的保障。这种种现象,都预示着中国的社会矛盾已接近极限。不仅是穷人,包括有权有势的阶级都感到这个环境已到了无法忍耐的程度。人心思变不再是理想主义的引导,而成了社会每一个成员的需要。这就是过去的一年中,我们看到的中国社会的基本形势。

(二)

在上一集里我们谈到了过去一年中中国国内社会形势发展的特点,经济畸形发展造成了三方面的结果,使得今年的出口前景暗淡,国内投资不正,失业压力增大;所引发的社会矛盾冲突表现在:因财产权属不清而导致的冲突更趋严重;黑社会化进一步加深;各种政治矛盾也在不同程度上尖锐化,并且表现出恶性循环的趋势。

国内外媒体较多报道的一件事情是, 国内民主运动转型为维权运动后,结合了广大民众的切身利益,与过去主要依赖官方权威的状态下来相比,形成了此消彼长的关系。也就是说,官方权威不断下降,民间自身的力量和黑社会力量不断扩大;趋势走向是小政府大社会,对中共不利,而对民间社会比较有利。但这种向小政府大社会转化趋势,并没有政治制度上的保证。中共主导下的政治仍然按照邓小平、江泽民时代的格局向前发展,这个格局就是政权和政治决策,以及司法体系,继续控制在上层阶级手中,它代表的不是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利益,更不是占中国人口四分之三的中下层阶级,而是占人口少数而占有大多数财富的官僚资产阶级。人们可以从立法、司法和行政决策等等方面看出来,富裕阶层得到越来越明显的关切,而穷人得到越来越少的关切,以至于广东省的官员在谈到汕尾血案时,可以振振有词地以法律为理由论证他们不给予补偿费和镇压所谓的暴民是合理合法的行为。靠拢政府的学者也强烈呼吁政府不要打击富裕阶级,而应着重镇压刁民和暴民。这种种现象说明中国的共产党政权正在完成同时代表全民的一党专政转化为代表官僚资产阶级的阶级专政的过程。

媒体较少关注的事件是去年在军队中发生的复员转业军官示威游行和闹事的情况。以往每年春季复员转业时期都会有普遍但是小规模的事件发生,而去年发生的是大规模的事件,并为此而颁布了禁止军人游行示威的法律。这标志着社会矛盾的激化和转型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军队的管理没能适应社会现实的变化,使得退武军人不可能得到他们预期的安置,不得不挺而走险。军人是一个社会中最保守最稳定的一个集团,如果这个集团也不能承受社会不公正的这种压力,就说明这个不公正已经达到了极限,临近爆发的时机了。

共产党建立政权的前二十八年是毛泽东时代,这个时代建立起的社会制度是经济上的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政治上的一党专政,从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相适应的角度上看,它处于稳定状态。但事实上它不稳定,原因是中国人的传统文化更能适应市场经济,而不适应农奴制。再加上中国的经济落后带来的相对贫困。这二条是毛泽东时代结束的根本原因。后二十八年是邓小平江泽民时代,它的特点是逐步建成了半市场经济体制和维持政治上的一党专政。经济社会体制领域里中国传统文化的冲突减缓了,经济社会体制领域里市场化的矛盾增强了,政治体制和司法现实与市场经济的矛盾也增强了,这就是我们现在所面临的现实。

(三)

在前两集里,我着重为大家分析了去年国内形势的走向和国内社会的一些基本矛盾。结论是,经济结构的畸形发展和发展不平衡,加剧了社会和政治矛盾,以阶级矛盾为主的社会矛盾,使中国社会处于崩溃的边缘。这种国内矛盾尖锐化,以及政治结构不足以解决矛盾的现实,迫使胡锦涛为首的中共统治集团产生了以对外战争缓解国内矛盾的动机。挑起国际争端和积极准备对外战争,是去年一年胡温集团对外政策的主要特色。

一改江泽民时代的虚声恫吓辅之以谈判的作法,过去两年来胡锦涛的对台政策转变为公然武力威胁,辅之以拉拢反对党分化台湾政治团结。这一步棋的第一个棋子就是破例通过了《反分裂国家法》,使虚声恫吓转化为实施操作,为将来可能发生的突然袭击奠定了法律基础。同时也为台湾内部的鸽派提供了反台独和亲大陆的理由。

和第二个棋子---连战宋楚瑜访问大陆相配合,成功地瓦解了台湾岛内民众的抵抗意识,使岛内舆论徘徊在投降还是抵抗之间,依靠西方保持独立主权的意愿大大下降,降到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点,取得了意料之外的成功。

胡温集团对外政策的第二步棋,是重开朝核问题的六方会谈。会谈的作用是提高北朝鲜核讹诈的被关注度。按照日本几十年来对华政策低姿态的传统,胡温的外交思路是:再加大一些压力,日本也将软化为第二个韩国。日美韩联盟的瓦解,将保证美国无力干预台海战争。

令胡锦涛遗憾的是,挑起东海之争后,日本的反应并不如预期那样软弱,吴仪的外交失礼和反日浪潮也并没有收到往日那样的效果。日本民间一反常态地强硬,支持日本小泉政府采取从未有过的对华强硬态度。以通过战争法案和批准扩充海、空军为标志,日本将在东北亚扮演美国合伙人的重要角色。

胡锦涛的外交新思维的重头戏,就是操作了将近三年,并得到法国总统希拉克和德国总理施罗德全力支持的取消欧盟对华军售禁令。这一计划预期要达到的目标,是有效分裂欧美联盟,孤立美国。并在可能遭受海上封锁时,通过"欧亚大陆桥"从欧洲获得物资供应。

这一计划开始于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也没有中断。只是到了胡锦涛时代,才设计出以解除欧盟对华军售禁令为突破点的具体实施策略。李外长的设想是,在500到600亿美元飞机和核电项目的诱使下,法德两国将积极运作。在欧洲反美浪潮的推动下,解除已无多大实用价值的禁令,应该是有把握的囊中之物。

没曾想,这条看上去最容易过的小河沟里却翻了船。在这场维护和平的外交对抗中,海外民运和法轮功的一部分朋友携手合作,起到了引导国际政治的作用。而欧美各国主持正义的政治家们的实际操作,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看来胡锦涛去年访问欧洲时已作出了最后评估,放弃了这个注定要失败的计划,开始执行新的计划。

在日本和欧洲碰了壁之后,胡温的以战争为目标的外交新思维会有什么走向?也许又会玩出什么新花招?下集继续讨论。

(四)

在日本和欧洲碰了壁之后,胡温的以战争为目标的外交新思维会有什么走向?也许又玩出什么新花招?今年将会是怎样的形势,以便谋划各自的行动,达到各自的目标。下面我就大的趋势帮朋友们稍加分析。

经济方面,明年的增长率肯定会下降。十五年来,中国经济增长的两大支柱,是外贸出口的带动和外国投资补缺。从去年的形势看,中国并没有对欧美的贸易给予放宽。按照温家宝几十年国家干部的思维方式,放宽进口是吃亏的行为,迫于内部压力他也很难这样做。因此可以预计,今年欧美各国对中国商品的壁垒将更加森严,没有希望放宽。仅仅靠人民币不升值,已无法维持出口旺势。整个经济将进入退缩,并引起连锁反应。只有人民币升值,才可望提高内需,减轻贸易保护主义的压力。但这也不可能在短期内发生作用。因此,今明两年的中国经济发展将会比较困难。

政治方面,由于胡锦涛的强硬派思维方式,镇压将仍然是主要施政手段。面对无法解决的反抗尖锐化和基层黑社会化的趋势,镇压只能是扬汤止沸。以中共干部队伍的向钱看风气,和信仰支柱的虚无化倾向,没有人能迫使官僚资产阶级减轻剥削,缓和社会矛盾。民主政府可以抹开面子,因为他们政权的合法性来自大多数民众。即使是恶仆偷主人的钱,偷的也是有限的。大事上明事上他还不得不照顾主人的利益。专制就不同了。他的支柱是官僚资产阶级,怎么可能不照顾主子的利益而照顾百姓的利益呢?因此可以预计,今明两年的政治趋势,是统治阶级的进一步团结和阶级斗争的进一步激化。估计胡锦涛必须暂时放弃压倒江派树立权威的想法,将胡温体制转变为胡温曾三架马车制,以减轻内斗。内斗的减轻,预示着针对民间维权和黑社会的镇压将进一步加强。各种信仰团体也将被当作义和团、白莲教而受到持续的迫害。引发大规模动乱的危险将比江泽民时代提高。对于这种可能性,胡锦涛只能以维持内部团结,避免统治集团分裂来应付。而这些都是不太可靠的、暂时的维持方法,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贫富差距造成的阶级对抗。

以中共的传统思维来推论,在暂时遭遇无法解决的内部困难的时候,利用对外战争和爱国主义热潮来麻痹民众、树立偶像和权威,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这传统来自于毛泽东,经邓小平隔代传给了胡锦涛。毛泽东在刚刚建立政权时,就在朝鲜和美国打了一仗,换来斯大林的援助,并树立了他的最高权威。在这之前他的权威在党内也只是相对的,在全社会可以说尚未确立。之后,在遭遇三年困难之后,毛的威信急剧下降,时局人心不稳。毛就无缘无故地打了他的国际盟友,印度的尼赫鲁。在文革没能达到他的理想、政局动荡的1969年,他又莫名其妙地对比他强大的苏联发动了一场小规模局部战争,但内部动作很大,以战争的名义调整了人事,麻痹了人心,渡过了无法结束的文革难关。 1979年邓小平一上台就打了越南,迅速树立了权威,可以说是"毛主席的好学生"。胡锦涛作为毛邓的衣钵传人,又自诩为坚定的共产党人,不可能没学到以战立威的绝招。这么容易的事,太诱惑人了。何况有前人准备了多年的条件,以及西方大企业的资金技术援助。

虽然在欧洲遇到了挫折,欧洲这一个角已经成为死棋,但其它的棋如果走好了,希望仍然存在。估计以准备战争为指导的胡温曾外交,在明年将重点走以下几招。两个重点是对台统战和朝核会谈。对台统战软硬兼施是胡的得意之笔,今明两年将继续扩大战果,达到里应外合减少攻台消耗,以便保存实力对付美国。在台海战争计划中,美国始终是最大的心病。若能使蓝营执政,将迫使绿营改变反共立场,争相拍大陆马屁,这是最理想的状态,甚至有可能兵不血刃,让美国无以下手。第二步好棋是朝核会谈越谈越僵,北朝鲜内部的稳定有利于台海开战时开辟第二战场。谈判是防止美国突袭搞掉金正日的有效措施。如美国成功,战争的主动权便会转移到美国手中。这是胡必须防止发生的事。因此第三步棋,就是把原打算用于欧洲的订单转交给美国,加强在美游说力量。估计美国的大企业和他们支持的政客们会发一笔大财,代价是损失掉在亚太地区的主导权。但这可能要后任政府承担责任,现任政府不一定在意。第四就是恢复毛泽东时代的亚非拉政策。除了给美国的后院制造麻烦之外,在战前和战时力争控制西方的石油等资源供应,从根本上打垮美国和欧洲。布什的伊拉克战争,使中国领导人真正认识到石油的重要性,扰乱石油供应就是捏住了西方社会的命根子。估计在今后几年内,争夺石油控制权将逐渐成为中国外交和对外经济活动的重头戏。所谓争霸的前戏就是争石油。各位朋友们可以据此观察自己的事务,以免错失了良机。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魏京生)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