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六-四"十七周年 (二) --- 魏京生

2006-06-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上一次节目中,我们回顾了六四时发生的湖南六君子污损毛泽东画像的事件。从三君子被当时领导广场运动的学生扭送公安局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当时指导运动的思想,是并不成熟的"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思想。是一种软弱的造反立场,用老百姓的讽刺说法,就叫做"跪着造反"。想造反还要跪着,请青天大老爷们、请皇上恩准造反。当然是个失败的策略。

有年轻的朋友说,哪会有这么傻的人呢?从理论上逻辑上分析,的确不应该有这么傻的人。但在现实中,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这种既忠君又造反的事例确实不少。它的心理状态有些像牛、马或者狗。一半是被压抑和被欺骗,一半是侥幸心理。总把那些奴役自己的人当做好人,对那些准备宰割自己的人存有侥幸心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政治文化,充满了这种侥幸的奴化心理,并通过文艺作品广泛传播,引导着人们当顺民。当惯了顺民,就是造反也要跪着造,也会表现出这种顺民心态,就成了跪着造反。

跪着造反从两方面看都是错的。从跪着方面看,跪你就好好的跪吧,造什么反呢?造反的牛、马、狗都是最早该杀的,因为不符合跪着的规矩。但是没办法,人就是人,常常不能忍受奴役的对待。于是人性大发就造了反了。那造反你就好好的造吧,即造了反也就该知道造反的后果,别再幻想和奶奶妈妈撒个娇认个错就能蒙混过关。

但六四时期公开的政治要求,是让政府承认这不是造反,是帮助党改正错误。是幻想邓小平也像毛泽东一样,给他们这些造反派一个合法的地位,把他们三结合到官僚队伍中去。正是这种荒唐的企图和愿望,指导整个运动走上了歧途。从一开始发生,就是一个主动脱离人民和人民的愿望,没有明确方向的运动。这样的运动,当然不会有什么实际的结果。但是,公开把民主的口号广泛散播到人民的心里,是这场运动产生的最伟大的成果。

民主是好东西,人们从那时开始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了。虽然并不特别清楚,但埋下了希望的种子。六四以后这十七年专制腐败的飞速发展,在为89年播下的民主的种子施肥浇水。使民主的思想在百姓们的心中生根、开花、结果。现在中共也深深地感到了恐惧。从朱\x{9555}基到胡锦涛都切切实实的感觉到了,中共的腐败,才是中共最大的敌对势力。我相信他们是真心想消灭这个天敌,以求自保。但是中共的专制制度保证了反腐败的无效。我还要重复一句早已成为老生常谈的真理:绝对的权力带来和保证了绝对的腐败。胡锦涛的反腐败也只能堕落成为内部权力斗争,越反越腐败。

有消息报道, 胡锦涛的女儿伙同曾庆红的亲属,在深圳圈地圈钱,规模远超过他们的前辈,利润高达几千亿。谁能制止呢?没人能制止。即使胡温的个人品质比民主国家的政治家更大公无私,也制止不了。何况人都是有亲情的,我们不必指望人家大义灭亲。于是有很多朋友就悲观地说:这种事没办法杜绝。我看不见得,最近台湾的反腐风波,就证明了相反的结论。

陈水扁贵为总统,大权在握。有关他妻子儿女腐败的传闻,已沸沸扬扬地闹了几年。也有人循着旧例说:这种事儿没办法,也管不了。但最近情况不同了,反对党的中青年政治家们硬是不信这个邪,深挖狠追硬是搞出了真凭实据,把驸马爷送进了监狱。并且顺藤摸瓜直追到总统府,导致陈水扁的两名大助手下台。而且事情还没有完,民进党人也大喊要陈水扁下台,显示了民主与专制的根本不同。

是民进党不保自己人吗?不是。但在民主的制度下已经遮不住丑了。如果不反陈水扁的腐败,他们自己就危险了,所以只能先保党和自己。因为最终他们不是吃陈水扁的饭,而是选民决定他们是否当选。陈水扁女婿和胡锦涛的女儿比,差太远了,是几千万台币和几千亿人民币的差别。但在专制的中国你动不了大贼;在民主的中国你保不了小贼。虽然都是总统,都大权在握,也都是中国人的社会。民主和专制,差别就这么大。这不是人的素质的差别,是制度的差别。民主就好这么一点儿。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魏京生)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