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图为流亡藏人诗人丹真宗智(Tenzin Tsundue)诗文选集日文版《一个人一支侦察队》(译者:刘燕子)。(封面照)

评论 | 唯色:你我流亡者的命运——为丹真宗智诗文选集日文版《一个人一支侦察队》写的序

最早读到丹真宗智(Tenzin Tsundue)的诗,应该是2006年,从傅正明先生主编的《西藏流亡诗选》一书中。这是第一本集合了境内外藏人诗作的诗集,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这些诗歌是以藏文、英文和中文来写,前两种文字译成了中文。三种文字,凸显的是复杂的历史与现实。

评论 | 唯色:大昭寺火劫一周年记:那烧了主殿和金顶的大火啊……(补充二:一些过去的访谈摘记)

从2000年起,我依凭我父亲拍摄的西藏文革照片,做了有关西藏文革的调查与采访,七十多位受访者的口述有不少涉及大昭寺,且容我略作整理及概述如下:

评论 | 唯色:大昭寺火劫一周年记:那烧了主殿和金顶的大火啊……(补充一:一些过去所写的片断)

其实多年前,1990年代后期,我专门写过大昭寺的导游解说词那样的文章。当时眼看着游客越来越多,不懂规矩,而导游张嘴乱说,大昭寺的僧人建议我写一篇讲解文字。

评论 | 唯色:大昭寺火劫一周年记:那烧了主殿和金顶的大火啊……(第七天)

毕竟大昭寺是宝贵的世界文化遗产,不但属于西藏,也属于全人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责任介入火灾的调查,也有责任参与维修,而不应该一而再、再而三地,不去承担相关责任。

centered image

特约评论员唯色

唯色,文革时期出生在拉萨,籍贯四川甘孜德格,曾在西藏东部及中国汉地生活、学习多年。前拉萨《西藏文学》杂志编辑。因出版《西藏笔记》被当局认为有“政治错误”,书遭查禁,人被解除公职。此后有多部关于西藏的著述如《杀劫》、《西藏记忆》、《名为西藏的诗》、《看不见的西藏》、《鼠年雪狮吼》、《听说西藏》在台湾出版,并被译成多种文字。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