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拉萨隆重的“白拉日追”节上的银壶有很重要的用场。(Public Domain)

评论 | 唯色:记大昭寺的一樽千年鎏金银壶

拉萨大昭寺二楼的主佛殿确杰拉康,即主要供奉图伯特历史上伟大的赞普松赞干布塑像的法王殿,有一樽鎏金银制酒壶供放在赞普松赞干布塑像前,壶身庞大,高约九十厘米。

评论 | 唯色:疫情导致世界剧变 人人需要有价值的关怀

发端于中国武汉的新冠病毒席卷全球。截止6月2日的数据显示,全球超过630万人确诊感染,超过37万人染疫病故。被这个大流行的疫情导致剧变的,不只是染疫者的生命进程,还有在世者的生活方式。

评论 | 唯色:疫情期间赫然出现在大昭寺前的两座中式碑亭(下)

从目前正在大昭寺前加盖的两座碑亭看,状如布达拉宫前的两座中式碑亭,或可能是空心的,而不像那两座碑亭有墙体和门用以封闭,但因尚未完成,所以无法判断。只是那太大的体积,占据了大昭寺前原本就并不宽敞的空间,与前些年加盖的灯房挤在一起,使得大昭寺一下子变得局促,显得庸常,如同从成千上万却沉默不语的虔信者供奉的神坛上跌落下来。

评论 | 唯色:疫情期间赫然出现在大昭寺前的两座中式碑亭(上)

因武汉肺炎或新冠病毒的蔓延,早在1月27日,藏历新年即将来临时,当局宣布关闭大昭寺等寺院、布达拉宫、帕廓转经道等所有朝拜信众及游客云集的场所。这是应该实行的措施。

评论 | 唯色:“新年初一,请来朝觐洛格夏热!”

因武汉肺炎疫情的蔓延及威胁,藏地所有寺院于一月底关门,通告称“暂停对外开放,具体开放时间另行通知”。而藏历2147年铁鼠新年是2月24日,往常依传统将有无数信众涌入寺院朝拜,但遇此变,各处空寂。

centered image

特约评论员唯色

唯色,文革时期出生在拉萨,籍贯四川甘孜德格,曾在西藏东部及中国汉地生活、学习多年。前拉萨《西藏文学》杂志编辑。因出版《西藏笔记》被当局认为有“政治错误”,书遭查禁,人被解除公职。此后有多部关于西藏的著述如《杀劫》、《西藏记忆》、《名为西藏的诗》、《看不见的西藏》、《鼠年雪狮吼》、《听说西藏》在台湾出版,并被译成多种文字。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