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洹及团队赴圣山冈仁波齐等地。(网络视频截图)

评论 | 唯色:我们的圣地,他们的垃圾场(二)——有关中国艺术家张洹在圣山冈仁波齐实施“大地艺术”装置作品

曾在西藏十二年的香港作家薯伯伯(Pazu Kong)评论:西藏最神圣的域地神山岗仁波齐,被汉地而来的艺术家当成是艺术炒作、救赎炒作的装置。藏人一生也未必能取得边防证前往一次,汉人却能肆意把圣地变成游乐场,世界荒谬,莫过于此。

评论 | 唯色:我们的圣地,他们的垃圾场(一)——有关中国艺术家张洹在圣山冈仁波齐实施“大地艺术”装置作品

这个事件最先是被藏人艺术家邝老五发现的。是的,我称之为“事件”,而不是什么带有美妙光环的艺术行为。确切地说,这是一个以艺术的名义对西藏的自然环境、精神场域造成损害的恶劣事件。

评论 | 唯色:关于我的脸书停用事件:Facebook, what's going on?

我使用了长达十二年的Facebook,使用了七个多月的公共主页,以及相当于脸书私信的Messenger,在这天突然被停用了。

评论 | 唯色:有关记录西藏文革的《杀劫》英文版的出版及访谈(五)

令尊于文革期间先在拉萨,后于康区拍摄的照片,显然是《杀劫》成书的关键因素,然而除了提及他当时是人民解放军的中级军官和他对摄影的爱好,您在书中对他着墨不多。

评论 | 唯色:有关记录西藏文革的《杀劫》英文版的出版及访谈(四)

从《杀劫》记录的许多访谈以及您对那些访谈进行的分析,不难看出您试图理解文革期间诸多政治理想主义者和“激进分子”所思所感的努力。对此,我们好奇他们如何影响到您对毛时代的看法?又,是否也能谈谈与他们的接触如何影响到您对常见的政治热情与随之而至的算计及悔恨的认识?

centered image

特约评论员唯色

唯色,文革时期出生在拉萨,籍贯四川甘孜德格,曾在西藏东部及中国汉地生活、学习多年。前拉萨《西藏文学》杂志编辑。因出版《西藏笔记》被当局认为有“政治错误”,书遭查禁,人被解除公职。此后有多部关于西藏的著述如《杀劫》、《西藏记忆》、《名为西藏的诗》、《看不见的西藏》、《鼠年雪狮吼》、《听说西藏》在台湾出版,并被译成多种文字。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