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唯色:汪堆寺 — 倖存於文革之劫,如今卻面臨水電開發之劫

2024.03.04
評論 | 唯色:汪堆寺 — 倖存於文革之劫,如今卻面臨水電開發之劫 藏曆新年期間,汪堆寺俄派七罈城法會尚未結束,數百僧衆被審訊、被要求籤字服從當局的任何指示。
唯色供圖

2010-04-28T120000Z_1275423122_GM1E64S1TNL01_RTRMADP_3_GUANGZHOU.JPG因中國政府及其電力集團在金沙江上游開建“一庫十三級”水電站,關涉“青海玉樹巴塘河口至雲南迪慶奔子欄間的河段,流經青、藏、川、滇四省(區),河段長約772公里”,世代生息此地的無數藏人被要求搬遷,多座具有悠久歷史和珍貴价值的寺院、沿江多個村莊以及動植物豐富的自然環境將被淹沒。被稱爲梯級水電站的“龍頭”工程——崗託水電站,將完全淹沒藏東德格(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縣)境內的至少六座寺院(汪堆寺、銀南寺、康多寺、燃燈寺、更薩寺)、兩個村莊,其中位於德格縣汪布頂鄉的汪堆寺和銀南寺目前面臨強制搬遷,而引發當地藏人僧俗的和平請願。

很多人不知道這些將被梯級水電站淹沒的寺院和村莊有着怎樣的歷史、文化、生態和美麗。爲當局出謀劃策的中國水利專家卻傲慢地說:“長江上游,特別是虎跳峽以上屬人少地荒地區…這些不毛之地淤了就淤了”。我從微博、微信視頻號等中國網站上,找到關於汪堆寺的多個視頻、圖片、文章,也盡力做了各方調查和了解,得知汪堆寺擁有罕見的歷史文物和寶貴的宗教傳承,更驚悉汪堆寺有三百僧衆以及依傍寺院生息的兩千民衆,因哀求當局官員留存寺院和村莊,卻遭毆打、抓捕、關押等各種非人道對待。

據去年3月的一份中國社會科學院碩士論文《德格縣汪堆寺百柱殿壁畫的初步研究》,及前不久在杭州召開的“第八屆西藏考古與藝術國際學術討論會”上的發言,研究者強調:“汪堆寺位於金沙江東岸的一處高地上,寺內保存有大量精美壁畫,因寺院建築加固,這些完整壁畫才得以首次公開。此外,德格縣汪布頂鄉即將建造水電站,這將對汪堆寺壁畫後續的保存與研究造成較大困難,因此對汪堆寺的壁畫研究與保護迫在眉睫。”

相關研究介紹:汪堆寺內現保存古老壁畫的建築,一是山上舊經堂即吉祥天母殿;二是有100根柱子、高7米的百柱殿(“噶加拉康”,lHa khang ka brgya ma),壁畫面積約爲一千多平方米,繪畫內容繁複、完整,藏文題記清楚可識別,其“規模之大是其他金沙江沿岸寺院難以企及的”,有部分壁畫“在德格乃至整個康區都是獨一無二的”。除建築遺蹟和古老壁畫,汪堆寺還保存的有古舊唐卡、古舊造像等文物,以及不同時期與康區政教上層的重要歷史文書。

IMG_0086.jpeg
汪堆寺內現保存古老壁畫的建築,一是山上舊經堂即吉祥天母殿;二是有100根柱子、高7米的百柱殿。(唯色圖片)

相關研究介紹:“汪堆寺百柱殿的壁畫體量遠大於德格印經院和銀南寺的壁畫。儘管三處寺院相隔並不遠,但金沙江沿江一帶僅見此一處如此大規模的寺院遺存。”“是迄今爲止當地發現的最爲重要的藏傳佛教壁畫之一,對研究藏族繪畫藝術具有較高的參考價值。”“是目前甘孜地區,乃至金沙江兩岸地區藏傳佛教寺廟建築主體空間最大,壁畫面積最大的寺廟之一,填補了德格地區藝術史研究資料的空白,對於研究德格以及藏東地區藏傳佛教發展史和藝術發展史具有重要的不可替代的學術價值。”

需要強調的是,包括安多、衛藏和康等全藏地六千多座寺院在經歷了1950年代的軍事鎮壓、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絕大多數遭到了滅頂性的破壞,能夠倖免於難的非常少,而古寺汪堆寺爲其中之一,這是因爲當地村民的虔敬護衛,把最重要的經堂和百柱殿當作存放青稞、牲畜飼料的倉庫,寺院的古舊造像、老唐卡等埋藏在山上,壁畫基本上沒遭毀損,主體建築沒被拆除,如此才幸運地保存下來。直到1983年恢復信仰,中國當局允許寺院開放、信衆出家,汪堆寺重又獲得生機。但四十年後的今天,因中國水電大開發,寺院、村莊和生態環境均面臨被淹沒的厄運。也就是說:倖存於文革之劫,如今卻面臨水電開發之劫!

還在2012年即十二年前,已在全藏各地多處修建水電站的中國華能集團,因計劃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縣和西藏自治區昌都地區江達縣之間修建水電站,將導致金沙江兩岸的多個村莊、多座寺院被淹沒,村民和僧衆被移民,其中就有德格縣汪布頂鄉及汪堆寺、銀南寺,而當時,德格藏人就呼籲:“修水電站不僅讓我們無家可歸,而且破壞環境,我們和寺廟喇嘛都堅決反對。政府怕十八大(即2012年11月召開的中共十八大會議)前出事,就答應我們說如果得不到當地絕大部分羣衆80%以上同意的話,就不會修建水電站,但這些都是騙老百姓的方法,我們不能相信。”

IMG_0114.jpeg
崗託水電站,將完全淹沒藏東德格(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縣)境內的至少六座寺院。(唯色圖片)

我在網上搜了關於水電站的相關信息,從青藏高原奔流而下的金沙江,所蘊含的水力資源被認爲“佔長江水力資源的40%以上,水電富集程度居世界前列”,已規劃開建全球最大的水電工程包括二十七個梯級水電站,僅在上游就有十三個梯級水電站,被認爲是中國華能集團等國企的“肥肉”!這“肥肉“之說讓我想起幾年前見過一個因在甘孜州鄉城縣修水電站而暴富的四川人,他有果樹成蔭的巨大莊園、有一排排豪車和豪華遊艇、有一各個酒窖堆滿紅酒白酒等等,他還有從藏地寺院拿走的唐卡佛像、從藏地鄉村帶出的各種山珍,擺滿了餐廳似的房間。其實水電站就是他的賺錢機器就是他們取之不盡的賺錢機器。

多年前就有中國的環保人士警告:“向青藏高原大舉進入”的金沙江流域衆多的梯級水電站,是“懸在頭上的危險”,因爲這裏是“中國甚至世界上地質災害最發育和最密集的地區,進入2000年以來全世界規模最大,密度最高的金沙江水電羣就建設在這樣一條河流上”。實際上,近年來金沙江沿江的水庫電站附近已經多次發生了山體滑坡、江水斷流、民不聊生的災害,如2018年10月間,金沙江干流就發生了山體滑坡壅塞河道,寺院和村莊遭遇洪流,民衆的生命和財產遭受威脅和損失,但在中國官媒的報道里,卻又一次成了讚揚當局搶險救災的頌歌。

IMG_0171.jpeg
多年前就有中國的環保人士警告:“向青藏高原大舉進入”的金沙江流域衆多的梯級水電站,是“懸在頭上的危險”。(唯色圖片)

我很難過,鑑於種種令人壓抑的現狀,我們可能無法改變將被這些水電站吞噬藏地寺院和村莊的厄運。從網上找到的視頻和圖片可以看到汪堆寺所在的風景有多麼美麗,數百僧衆在寺院學習佛法、練習金剛法舞,以及空閒時打籃球的情景有多麼美好,而中國的水利專家竟然說這裏“屬人少地荒地區…這些不毛之地淤了就淤了”,其殖民主義心態昭然若揭!

那麼,這些專注佛法修行的僧衆和依靠寺院安度精神生活的民衆,近日來遭到了怎樣的遭遇呢?正值藏曆新年期間,汪堆寺原本正在舉行薩迦派非常重要的俄派七罈城法會,並將在神變月十五日給無數虔誠的信衆摩頂祝福,然而法會尚未結束,寺院就已空空蕩蕩,數百僧衆及附近數百村民被毒打、被抓捕、被審訊、被要求籤字服從當局的任何指示,而他們,僅僅是想保住這座古寺而已。如果最終不得不妥協搬遷,有百柱佛殿、大面積古老壁畫的古寺將會被毀,而且搬遷後的寺院與村莊被分開,漸漸沒有僧源,寺院很快就會名存實亡……

正如關注人士的呼籲:西藏村莊及其寺院豐富的文化遺產受到中國政府開發項目的威脅,這確實是悲慘的局面。當地人流離失所和歷史文物的損失令人擔憂。在這種情況下,國際社會需要提高對西藏境況的認識,並倡導保護文化多樣性和藏人原住民的人權。

另外,我們也懇切希望藏傳佛教的高僧大德們,以在世間的廣大影響力來保護成千上萬信仰者的家園。從網上看到照片,被薩迦派信奉中心的德格民衆視爲依怙主的薩迦派第43任薩迦法王,被衆多漢人弟子包括明星名流擁護的宗薩欽哲仁波切等,曾蒞臨薩迦派甚爲重要的汪堆寺,也因此瞭解這是怎樣的一座具有世界文化遺產價值的精神寶庫而值得竭力地延存於世。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