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不見這個火……”——記三個月裏的4位自焚藏人(唯色)


2017-05-22
Share
微信圖片_20170522154253.jpg 2017年3-5月自焚抗議的四位藏人:白瑪堅參、旺久次旦、恰多嘉、嘉央洛賽。因旺久次旦和恰多嘉沒有照片傳出,以日本藝術家Tomoyo Ihaya(井早智代)爲他們的繪畫替代。(唯色提供)

從似乎非常遙遠的藏地,又傳來一位藏人自焚犧牲的消息。這是目前所知的,發生在今年三個月裏的,以這樣決絕的方式表達抗議的第4位藏人。他的生前照片與消息同時出現:是一位穿絳紅袈裟的年輕僧人,面容純淨而美好,手持筆記本電腦並寫着什麼。

推特上,美國藝術家Ian Boyden用中文寫道:“幾年前,我正在研究森林火災。火滅絕以後,很久以後,樹根部還在燒在地下。你看不見這個火。這些地下火是最危險的。燒,燒,燒。突然噴火,一棵樹就燒燃。我覺得圖伯特的根源是這樣燒燃的。樹林,那可以說有人林。慟。慟林。犧牲林。”

是的,“你看不見這個火”。這在地下燒着的火。表面上,人們都看不見,都以爲火滅了。但火還在燃燒着。圖伯特的闇火一直燃燒着,並沒有熄滅,只是世人裝作看不見。我曾在去年歲末的文章《記2016年自焚抗議的4位藏人》中寫過:“……這是我們作爲人類必須銘記的。”我也在今年三月的一首詩中寫過:“火焰若明若暗,這是我受限的視角所致。/若在近處,無法靠近,那景象會令人心碎。”“我低頭記錄着忽起忽滅的火焰。/一朵,一朵,一百五十二朵還不止!”

容我繼續記錄吧。

這4位自焚者,都是圖伯特境內的藏人,包括1位僧人、1位中學生、兩位農牧民。都是男性。年齡最大的30歲,最小的16歲。已知兩人犧牲,兩人生死不明。

也因此,從2009年2月27日至2017年5月19日,在境內藏地有149位藏人自焚,在境外有6位流亡藏人自焚,共155位藏人自焚,包括26位女性。其中,我們所知道的,已有132人犧牲,包括境內藏地128人,境外4人。

時間上,3月1起,4月1起,5月兩起。

地域上,發生在圖伯特境內的康區和安多地區:康區娘絨(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龍縣)1起,康區甘孜(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縣)1起,安多桑曲(今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1起,安多尖扎(今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尖扎縣)1起。

這4位自焚藏人的名字是:白瑪堅參(Pema Gyaltsen),24歲,農牧民,生死不明;旺久次旦(Wangchuk Tseten),30歲,農牧民,生死不明;恰多嘉(Chagdor kyab),16歲,中學生,犧牲;嘉央洛賽(Jamyang Losal),22歲,僧人,犧牲。

這4位自焚藏人,有兩人的生前照片傳出,有一人的自焚現場照片及很短的視頻傳出。沒有遺言、遺書傳出。已知當地多位藏人遭拘捕。當局發出警告,凡通過微信等向境外發送自焚訊息、圖片和視頻,將至少處以十五年有期徒刑。

以下是依據媒體報道,所整理的4位自焚藏人的訊息:

1、白瑪堅參(Pema Gyaltsen):

康區娘絨(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龍縣)麻日鄉下依村農牧民,24歲。

2017年3月18日下午約四時,在甘孜縣城的一個三岔路口,白瑪堅參點火自焚,呼喊口號。隨即被軍警滅火,強行帶走,清理並封鎖現場。現場目睹者被驅趕。白瑪堅參的親友到甘孜縣公安局要求交還卻遭拘押一夜,並遭毒打,部分人被打成重傷。

白瑪堅參又稱白堅,是家裏五個孩子中的長子,父親名旺傑,母親名玉拉。因家境貧窮,他未上過學,以務農放牧爲生,性格溫和,尊老愛幼,很有慈悲心,戒葷喫素已五年。他的大弟和大妹已成家,他尚未結婚,在家照顧父母和兩個妹妹。

白瑪堅參自焚後,當局封鎖了甘孜縣和新龍縣的電話、網絡等通訊數日,並實施其他嚴控嚴防措施。

目前,白瑪堅參生死不明,沒有他的更多消息傳出。他是新龍縣第2位自焚抗議者。

2、旺久次旦(Wangchuk Tseten):

康區娘絨(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龍縣)銀多鄉阿色村農牧民,30歲。

2017年4月15日早上七點多,在甘孜縣城的大街上,旺久次旦點火自焚,呼喊口號。隨即被軍警滅火,強行帶走,清理並封鎖現場。因是早上發生的自焚,現場目睹者不多。

旺久次旦的家庭狀況不明。

旺久次旦自焚後,當局立即增派軍警,雖沒有封鎖網絡,但實施嚴密監控,封殺有關自焚訊息。並限制當地藏人的行動自由。凡進入甘孜縣城的藏人,必須出示村、鄉、縣批准的三份證明。

目前,旺久次旦生死不明(也有消息說他已犧牲)。他是新龍縣第3位自焚抗議者。

3、恰多嘉(Chagdor kyab):

安多桑曲(今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博拉鄉中學生,16歲。

2017年5月2日,在夏河縣博拉鄉博拉寺,恰多嘉在朝佛轉經之後點火自焚,呼喊“祈禱尊者達賴喇嘛永久住世”、“西藏要自由”、“讓尊者達賴喇嘛返回西藏”,倒下後仍喊着口號。隨即被軍警滅火,強行帶走。恰多嘉於途中犧牲,遺體被軍隊火化,骨灰未交給家人。

之後,他的父親索巴和母親卓瑪措及姐姐被警方傳訊。隔日,他的父母被拘捕,至今未獲釋。家中的一輛汽車和一輛摩托車被沒收。他的一位同學也遭拘捕。當地寺院被警告不準爲恰多嘉舉辦超度祈福法會。

恰多嘉是夏河縣第21位自焚抗議者。

4、嘉央洛賽(Jamyang Losal):

安多尖扎(今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尖扎縣)昴拉鄉格典(音譯)寺僧人,22歲。

2017年5月19日凌晨5點左右,在尖扎縣人民醫院附近,嘉央洛賽點火自焚,當場犧牲。遺體被軍警強行抬走。他的家人到縣公安局索要遺體,卻遭拒絕。據悉遺體已被當局火化,骨灰是否交與家人尚不知。

嘉央洛賽是尖扎縣昴拉鄉東加村人,出家格典寺這座小寺已多年。他曾因在微信朋友圈轉發尊者達賴喇嘛法像,被警方拘押過十天。

嘉央洛賽自焚後,當局立即在當地部署大批軍警實施嚴控嚴防,所以無法瞭解更多詳情。

嘉央洛賽是尖扎縣第2位自焚抗議者。

……

“我低頭記錄着忽起忽滅的火焰。

一朵,一朵,一百五十二朵還不止!

但萬籟俱寂,‘蘸上墨水禁不住哭泣!’

卻又似乎望見:灰燼中,重生的靈魂美麗無比。”(唯色《故鄉的火焰》)

(文章僅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