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分裂”靠“民族通婚”的實質是殖民主義的繼續(唯色)


2014.07.26
ws 圖片:“反分裂”靠“民族通婚”的實質是殖民主義的繼續
Photo: RFA

“民族通婚是西藏開展反對分裂鬥爭的堅強保障,要……積極鼓勵民族通婚,要……制定出臺鼓勵各民族通婚的優惠政策。”這是上個月,在一個名爲“民族通婚家庭座談會”上,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的一段講話,在中國官媒上發表後令外界譁然,被嘲諷爲“反分裂靠通婚”。

現如今已非殖民主義可以堂而皇之橫行世界的時代,連習近平都要辯解對非洲並沒有實行“新殖民主義”,而是“朝着互利共贏和平等發展的方向邁進”。但陳全國的所謂以民族通婚來反分裂這番言論,散發着歷史上血腥而冷酷的各種殖民主義者的陳腐氣味。

比如令許多中國人恨之入骨的日本,在20世紀前後對亞洲數個國家的侵略、佔領和殖民,種種手段包括以“通婚”、“特別教育”來強力同化原住民。被認爲是“臺灣原住民史詩鉅作”的臺灣電影《賽德克・巴萊》中即有涉及,而在相關事件的紀實著作中記錄更爲完整,這樣寫道:日本殖民臺灣初期制定“理蕃五年計劃”,其中一個政策是獎勵在臺灣原住民各部落駐紮的警察,與原住民部落的頭目之女締結婚姻,“藉由婚姻的締結,消弭族人的抗日意識,並由‘操縱蕃婦’獲得部落內之情報,達到控制的目的”,這種婚姻叫做“和蕃”,執行“日人‘招撫’與‘教化’”的任務。

回顧人類歷史可以瞭解到,一個個老牌殖民者如西班牙、葡萄牙、英國、法國等等在入侵美洲、澳洲時,均無一例外地鼓勵本國移民與原住民通婚,認爲這是一個簡單易行的同化手段,可以穩定殖民者的殖民統治地位。美國《獨立宣言》的起草者、第三任總統托馬斯・傑斐遜認爲種族通婚和融合是從生理結構上改造印第安人的一個重要手段,從而“開化”印第安人,逐漸消除“野蠻人”和“文明人”的差異,充滿了殖民者的優越感及種族歧視,實際是對原住民的資源、土地等進行掠奪的行爲合理化。

而在中國文化中,早在兩千多年前,就有一句話刻在自己的史書當中:“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因此,“小異和之,中異警之,大異伐之,異吾以危,斷然滅之!”也即是說,對於諸多懷有“異心”的異族,除非被“和”,即一勞永逸地被融合、同化,否則不是被“伐”,就是被“滅”。而這個過程,用中共的說法,過去叫作“解放”,今天叫作“維穩”,或者“反分裂”。

以“通婚”的方式來實現所謂的“民族融合”,這在藏中關係的歷史上並不陌生。被中共官方評價極高,且被一大羣國家主義者吹捧爲“清末治藏第一能臣”、“有所作爲的封疆大吏”的趙爾豐,對於藏人是不共戴天的“趙屠夫”,他推行“改土歸流”的同化政策,血腥屠殺各地藏人的同時,力遷移民定居藏地,爲使移民擔負起“同化”、“融合”藏人的任務,制定諸多優惠政策以促漢藏通婚。甚至專門頒發了《漢蠻聯婚通飭》,鼓勵制營漢人官兵與藏人婦女婚配,對婚配者“由公家每月發給青稞一斗,生兒育女者,一人一斗爲津貼。有願隨營開墾者,所得之地,係爲己有。三年後,除納館糧之外,免去一切雜差”等等。

有意思的是,21世紀的今天,中共統治西藏的官員公開表示要“在上學、就業、入黨、參軍、創業扶持、評優創先等方面給予政策傾斜,切實調動各族人民通婚的積極性”,顯然是當年的趙屠夫之翻版。要實現“民族通婚”,自然需要除藏人原住民之外的異族移民來配合,實際上是鼓勵漢人移民,用移民的方式來沖淡、淡化民族問題、民族矛盾。民族之間的婚姻本應該是自然而然、你情我願的事情,可如果被強權者利用、力推,以種種“優惠政策”作爲誘餌,甚至聽說拉薩有些單位在給“民族通婚”者發獎金,這背後的名堂就意味深長了。

實在佩服中共治藏官員毫不加掩飾地袒露出殖民者的真實面目,這在毛澤東時代連毛本人都不會如此自毀形象,毛更樂意展示的是共產主義者宣稱的那種“人類大同”、“沒有差別”的美好形象,而不是臭名昭著的殖民者以“通婚”來同化“番人”、“蠻子”的那種惡劣形象。

不過說起來黨也挺不容易的,殖民了西藏半個多世紀,竟還沒有辦法徹底解決藏民族,只好又退回到他們一向鄙夷的封建社會,去向老牌殖民者討教或“和”或“警”或“伐”之辦法,包括用“通婚”來改變西藏的語言、民俗、宗教、信仰甚至民族結構,以這種陳舊的殖民方式來強行輸入中國的價值觀,從而一統爲陳書記所宣揚的那種一元化的價值標準。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