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要送“领袖像”入寺入户?(唯色)

2013-09-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西藏布达拉宫(AFP/Getty Images)
西藏布达拉宫(AFP/Getty Images)

去年年初起,西藏当局开始在寺院和乡村实施“九有”工程,其中第一个“有”即“有四位领袖像”,包括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在网络上曾激起很大反响,更多的是被质疑和批评。民意认为这是严重破坏当地宗教信仰,学朝鲜走回头路;研究者认为这只会消磨藏人的耐心,酝酿更大的反抗,积累更大的矛盾。

许多经历过“文革”等政治运动的中国人,对强塞“领袖像”的行为抱有恶感。固然中国社会有大量毛粉存在,但也有相当多的人很厌恶毛,将毛称为“蟊贼”或“腊肉”的不在少数。中共在西藏的官员并非不知情,而且,并非不明白在21世纪的今日,以行政手段强行要求民众在佛殿、僧舍和家里挂“领袖像”纯属笑话。这不单单是洗脑的问题。不单单是糊弄外界,制造西藏人民是多么热爱共产党等类似假象的问题。没有这么简单。也不应该被如此简化。深究下去,会发现其中纠结着更强悍的用意和更长远的图谋,并透着一直以来的傲慢。

党的宣传员们或者党的研究“西藏问题”的智囊们绝非蠢货,很有可能是从当年毛制造的精神原子弹的威力中吸取了经验与教训,认为继续制造这种精神原子弹将重新对藏人生效,当然这并不只是裹着糖衣的炮弹,更重要的是具有杀伤力、可以制造流血和死亡的炮弹。当年,毛的精神原子弹就起到了威慑和迷惑的双重作用,如今被他的接班人继续用来对付今天的藏人。

“领袖像”便是其中的炮弹之一。其强悍的用意体现在企图以“领袖像”来取代藏人供奉的佛像,以伪宗教信仰来取代真正的宗教信仰,他们可能认为某种情境置换而且是持久的情境置换会有效果。所以说,党的那些思想刽子手们并非不顾一切地蛮干,他们很清楚想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只不过表现出来的是一副被人诟病的蠢相。

然而,耐人寻味的是,为何他们一定会以为他们能达到目的?就因为当年毛时代一度取得的效果?继续深究下去,会发现今日的他们与过去的他们相比较,没有任何改变或进步。我想说的是,事实上他们从来都把藏人视为另一种物种,另一种远低于他们、且未开化的物种。在他们的认识中,藏人无论对真的宗教有信仰,还是对伪宗教有信仰,都是一样的迷信。当他们用伪宗教来取代真宗教,藏人只会顺从而不会有异议,甚至会习惯,那将意味着党的胜利。说穿了,他们从来都对藏人报以藐视实则很无知。

换句话说,之所以固执地只在西藏而不在北京、上海或者河南省、四川省搞这类送“领袖像”的名堂,是因为他们知道大多数中国人都是无信仰的人,除了物质和金钱才能吸引之。“领袖像”能吃能喝吗?除非印着中彩票的号码,才不会被扔掉。

“领袖像”无外乎是伪宗教的替代品,从当年解放军进入西藏后到处张挂毛泽东像朱德像,到如今的“四领袖像”不久将是“五领袖像”,还隐含着这样一层含义:你们是被我们解放的,是我们给了你们新生,因此你们必须要在言行举止方面,做出感恩戴德、效忠服从的姿势。

从“领袖像”的强行派送,到接受者在非自愿接受时脸上挤出的笑比哭还难看,必须吐出的感激之语更是证明了权力者的霸道,甚至连包括房屋内部的布置都被列入了党的管理权限,“领袖像”不但要放置在房间的中心,以构成“四领袖像神龛”,党的干部们还要经常来检查。如果有谁不挂或挂得不好,那这就成了不满的证据。

然而,“领袖像”居高临下地挂在佛殿、僧舍及每一户家庭,如巨大的阴影笼罩着每个人的生活。你抬头或转身都能看见他们被修饰得如同超人的脸。你即便佯装看不见,也无法挣脱这个感觉:“老大哥在看着你。”从一个“老大哥”,到四个或五个“老大哥”,人数上的增加仿佛是某种控制力的成倍增加,所有的僧俗藏人怎能喘得过气来?

而拉萨城里的政府办公楼上更是高挂着巨幅“领袖像”,在夜色中被强烈的灯光照亮,似乎在宣示党的超人们连黑夜也有权去制服。

2013年8月-9月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