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恶魔仁慈一些的坏人(吾尔开希)

最近我重游巴黎,乘船游览了塞纳-马恩省河。船只行驶一个多小时,沿着河岸观赏了很多美景,尤其专业的多国语言导览可以让游客在欣赏之余,对于巴黎有更深一层了解。游船在到达终点之前,耳机中传来这样一个故事,二次大战即将结束之际,联军进入巴黎之前,希特勒下令将这个美丽的城市全面烧毁,并炸掉主要桥梁,留给敌人一片废墟。而当时担任德军军政府总督的迪特里池•冯•卓提茨步兵上将拒绝执行这一命令,得以保护了这个城市的美丽。导览员以感性的声音说道:“想到这里,我们欠着这个人多大的一份情意啊!”
2012-02-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二次大战,因为几个人的疯狂给世界带来巨大的灾难,也因为几个人在关键时刻的作为而避免了人类更大的荼毒,这些的确该被公正地记载。但是浪漫的巴黎人对于卓提茨将军的赞美,在我听来却是胡涂透顶,十分刺耳。先不说这段历史记载是否属实,卓提茨将军是德军占领军最高指挥官却是不争的事实,他肩头的步兵上将军衔也是在历时五年的肮脏无耻且残暴的侵略战争中逐级被奖励的,有记载同样是这位卓提茨将军在东线任职时曾经毫无保留地执行希特勒的另一项命令,那就是对犹太人的屠杀。而他来到巴黎,并非受到法国人邀请,也不像大部分来到巴黎人们是出于对这个美丽城市的景仰,他是穿着德军军装,乘坐坦克装甲车,手执刀枪,以他的铁蹄来玷污这个美丽的城市的。至于他在德国即将战败之际,无论是出于对巴黎的爱还是出于未尽泯灭的良知,或是功利的思考,没有去执行希特勒一个荒谬绝顶的命令,我虽为此高兴,更感慨眼前美景得以幸存的历史经历,但让我感激这样一个人却是万万作不到的。

这又让我想起另外一件事情,几年前,和几位大陆朋友一起观看一部电影,叫作《高考一九七七》。试图通过东北一个知青农场在面对一九七七年,中央重新开放高等院校统一招生考试,来呈现一段重要历史。这段历史的主角们是一群被欺骗、愚弄、折磨并抛弃的中国年青人,总人数上千万人,甚至可能达到三千万人,所牵涉家庭则是上亿的人口。他们的命运是被毛泽东操弄的,他们的悲剧虽被轻描淡写,但已无可回避,毛泽东的恶行虽被刻意忽略,却也同样无可抵赖;但到了一九七七年,另一个共产党的领导人邓小平,开启了一个新的政策,允许他们参加考试,争取掌握自己命运的权利,再次改变了这些人的命运。这部电影就是讲这一段历史。

当然,恢复高考只是给了这些原本对人生未来已没有什么希望的年青人一个机会,这绝不能算是补偿,至多是良心发现,想起还有这么一群毛泽东的受害人还在受苦受难,替他们想想办法而已,更大的可能性是邓小平面临国家经济崩溃的危机,为快速产生人材并消除知青日渐累积对共产党不满的隐患而不得不采取的政策。但同样的,我听到了曾经经历过这一时期的一个知青对邓小平,对共产党的感恩戴德。好在同时在场的另外一位知青头脑尚算清醒,他说“要我感激共产党给我机会上大学,那么我之前受的那么多苦难,这帐要跟谁算?”

也许有人会说,要向前看,不要纠缠。没人愿意纠缠在苦难的回忆之中,我也更希望能够为国家未来的发展作出贡献,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对于历史的胡涂麻木或无奈,一定会让我们对未来的方向模糊不清。这是一九七七之后三十五年的教训!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如果说恢复高考和后来返城改变了一部份知青的命运就该感恩戴德的话,那么,还在抗争的下乡时差四个月才满16周岁就不算知青的知青,返城后不安排工作、晚年不能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又该怎样感恩戴德呢?
一个流氓强奸了少女致其怀孕,数年后,当年的少女因“私生子”没有户口不能正常进入社会找到流氓要其承担责任时,流氓却说少女被强奸时不到结婚年龄,所以不负责任,难道我们还要感激这个流氓吗?

2012-03-01 04:55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