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烏坎事件談中國基層政權的癌症及其制度根源(吳學燦)

據《廣州日報》去年12月27號報道,因爲處理烏坎事件而聞名的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在12月26號召開的維穩工作會議上,將地方政府比喻成“心裏爛掉的紅蘋果”。他說:"就像蘋果心裏爛了,皮還是紅的,一旦破皮,不可收拾。"

2012-07-10
Share

朱明國的話言簡意賅,直白易懂,沒有一般中共官員的彎彎繞。也許是朱明國的這種說話方式,才使他與烏坎村代表林祖鑾達成了一些協議。對於朱明國的情況,外界知道的並不多;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作爲廣東省委副書記,他對廣東的市、縣、鄉、鎮、村的情況是比較熟悉的;否則,他也不敢說這些地方政府從表面上看是光鮮紅潤,其實裏面早已腐爛不堪,臭不可聞。

朱明國的話當然沒有錯。可是,朱明國只是把地方政府比喻成爛了心的紅蘋果,卻沒有再去追尋地方政府腐爛的制度根源。朱明國也許是揣着明白裝糊塗:地方政府之所以糜爛腐朽,根子還在它們的上級政府。

對於烏坎村來說,東海鎮、陸豐市、汕尾市都是上級;由此類推,東海鎮、陸豐市的上級是汕尾市;而汕尾市的上級正是廣東省委和廣東省政府。朱明國恰恰就是汕尾市政府的上級廣東省委的副書記。汕尾市、陸豐市、東海鎮、烏坎村四級政府的腐爛,總根源正是廣東省委和廣東省政府。朱明國應該問一問自己,爲什麼省委批准任命的汕尾市委、市政府,以及下屬的陸豐市、東海鎮、烏坎村全部腐敗糜爛,像一個個紅皮包着的黑心的爛蘋果?

汕尾市、陸豐市、東海鎮、烏坎村四級政權,只對省委、省政府負責,根本不必對於自己管制下的市、鎮、村的百姓負責,根源就在於市、鎮、村的官員不是百姓投票選舉出來的。即使有所謂的選舉,也不過是做做樣子、走走形式、見見報紙、拍拍電視。一旦選舉中出現不符合上級權力機構的情形,要麼宣佈選舉無效,要麼對參與選舉的人員進行專政和鎮壓,直到所謂的選舉與上級的意圖吻合,纔算是成功地進行了選舉。

這些情況朱明國不僅知道,而且十分清楚、非常熟悉,有些計劃安排措施就是他這個省委副書記親自督促落實的。朱明國如果把真話和實情全部講出來,他這個廣東省委副書記也就當到頭了,不把他抓進牢房,就算是他的祖宗燒了十八輩子高香。

胡耀邦、趙紫陽比朱明國的地位高了很多,權力也大得太多,只是講了中央的一些實情,一個被逼死、一個被軟禁終身。省一級如此,中央和全國也可想而知。因爲省政府和省委都是中央任命的,這個中央權力機構就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表皮光鮮、內裏糜爛的醜蘋果、臭蘋果。它們製造的中國模式世界第二,更是包着紅皮黑了心的最大的爛蘋果。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