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著名学者徐友渔。(徐友渔提供)

适得其反的再教育(徐友渔)

改革开放初期,上百万知青已经回城。他们的经历与对中国现实的了解以及对社会弊病的深切体会,使他们成为支持改革开放的基本社会力量。这是毛泽东强迫千千万万学生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产生的结果。

中国的改革能死而复生吗?(徐友渔)

现在倒还真有一种改革的契机和动力,这来自以外部,即中美之间的贸易战。

对美开放是标志(徐友渔)

邓小平认为,中国的开放首先是对美国开放,不对美国开放,对其他任何国家的开放都没有用。为什么邓小平强调中国对美国开放?邓说,最近几十年,跟着美国走的国家都富强了。

“十一”有感(徐友渔)

《新华日报》在另一篇文章中说:“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国外如此,在中国也如此。

又到“九一三”(徐友渔)

1971年9月13日,林彪乘坐专机出逃,在蒙古国的荒漠机毁人亡,林彪事件从此就成了一个说不尽道不完的话题。

centered image

特约评论员徐友渔

徐友渔,1947年出生,四川成都人。哲学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主要成就在于分析哲学、政治哲学和文革研究。中国大陆知名公共知识分子、自由主义者。新公民运动的发起人之一。从2015年11月开始在纽约新学院任驻院学者。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