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於自力:以一敵百的中國空間站

2021-06-29
Share
評論 | 於自力:以一敵百的中國空間站 “神舟”十二太空船
(美聯社)

在6月17日發射“神舟”十二太空船前,中國載人航天已沉寂五年。這當然與完成一個常駐空間站的複雜性有關,但實際上中國這一步還提前了,現有的空間站“天和”號核心艙是由被取消的“天宮”三號升級而成。而且,“神舟”十二不僅一次就承擔了首次自動對接,首次與機械臂配合的艙外行走,首次長時間駐守等任務,它之後還將立刻開始接連不斷的長期駐守任務。

從概念上說,中國相當於以一己之力,三步並作兩步地實現了與多國長期合作建成的國際空間站大致相當的能力,區別只在規模、累計運行時間等方面。然而這纔是問題所在,國際空間站之所以令美國倍感雞肋,就是因爲它在近地軌道已運行23年之久,載人航天醫學、微重力科學實驗等領域的課題基本嘗試殆盡,一度憧憬的在軌工廠、農場、城市等商業前景又絕非現有規模的投資和硬件所能實現。

而中國也是在參與國際空間站的願望被排斥後才決定小規模重複這一成就。除了所有這些能力和成就全部由中國獨自完成一次外,中國空間站於人類而言罕有技術和科學增量。

中國會說這一“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偉業是西方逼出來的,可是中國爲什麼會被排斥,被排斥後爲何又一定要單幹,其根源恐怕要引向制度競賽和冷戰對抗。

在工業、經濟、科學和軍事諸領域,競爭、競賽都是常態且非壞事,但航天的區別在於,若以開拓人類生存空間的意義而言,航天活動在資金、技術和風險上都遠超當年的“地理大發現”,特別是在探索之後的大規模商業利用上。迄今,人類航天活動已經形成美國一騎絕塵,蘇聯/俄羅斯力不從心,其他航天大國與美國形成參與、共享態勢明顯更爲現實和有利的局面。即使美國進展有所起伏,這一局面仍未改變。

唯有中國,雖然乘改開東風也有參與美國主導的主流航天活動之機,但幾番齟齬下來仍成了孤家寡人,從而加倍喚起冷戰時期的制度競賽和全面對抗初心,破釜沉舟要以一敵十。雖然還有印度也野心勃勃,但該國畢竟正與美國稱兄道弟,完全不需要唱對臺戲。

表面看來,中國此舉恰好還順風順水,因爲沒有比航天更適於以舉國體制實現存在感的領域了,這使中國更加星辰大海鬥志勃發。如果只從項目和硬件上看,在這場“美國有什麼,中國一定要有什麼”的賭局中,中國還真一樣不落。美國有風險投資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火箭,這些企業搞出了可重複使用的運載火箭第一級,中國都能立刻擺出陣勢,有模有樣,儼然一切都無非是砸錢和給時間的問題。

中國唯一不能突破的困難在於,在所有領域大談中國模式之時,中國航天卻於滿漢全席般齊全的成就背後,始終只有蘇聯模式可言,航天科技股也改變不了這一局面。與可以從容與美國形成分工配合,突出自身特色,量力而行的歐、日相比,中國特別承受着全面緊追的巨大壓力。在技術產品上,中國更是無一能擺脫重複的道路,載人飛船、航天服、空間站、大型望遠鏡,哪怕是顯得特別勢均力敵的月球和火星探測器/機器人,這些東西,不是對蘇聯遺產、就是對美國樣本的臨摹和消化。

然而,只要是美國沒有試過的,中國也絕不冒險。如果以“地理大發現”類比,相當於中國從不開闢新航線,也無力在舊航線上鑄造出中國時代,其精神價值自然就只適於刺激國內盲目自大的愛國熱情,而在國際上的份量驟減。與“一帶一路”不同,中國僅存的一羣窮盟友還很難對其航天壯舉有所貢獻,買你一顆衛星了不得了。同整個互聯網創業和風險投資一樣,中國的民營企業資本遊戲玩得再嗨,也至今未在IT領域領先。中國的SpaceX公司還是完全無從想象的事。

可是,有一個項目中國卻絲毫不怯。SpaceX的老闆馬斯克一直在嘗試用磁懸浮火車在地下真空管道中實現超音速運輸,中國的航天科工集團立刻擺出時速一千到四千公里不等,規模先城際、後全國,最後打通全球的超級鐵路藍圖。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