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於自力:日本註定無法在東亞大沖突中獨善其身

2021-07-21
Share
評論 | 於自力:日本註定無法在東亞大沖突中獨善其身 王毅訪問日本,會晤日本首相菅義偉。
(法新社)

實際上,日本的地緣條件和戰略現狀註定無法在東亞大沖突中獨善其身。這一點,與韓國還不同。臺海衝突,西方不宜捲入駐韓美軍,否則朝鮮很可能趁機生事,而且韓國恐怕更不願爲臺灣而賭上國運,最多敲敲邊鼓。

那麼,日本有與中國對抗的戰略嗎?完全沒有,一切都先看美國怎麼做。可是美國如果無法確保,哪怕在軍事衝突條件下日本也能全力配合,美國在東亞的軍事幹預能力也難爲無米之炊。

之所以有這個局面,是因爲在從中美建交到習上臺的時期,中國會和平解決臺海問題的可行性,一直是美日普遍預期,並基於此構建了緊密的對華經貿利益。

可惜,這種小確幸一戳即破。日本只是對臺海問題稍有態度,中國民間就爆發出核平日本的叫囂。這當然不是官方政策,也極其幼稚可笑,然而中國官方對這種聲浪不說喜聞樂見,至少是頗爲享受的。

正是中國從上到下的一種瘋狂,構成了巨大的風險。如同朝鮮一樣,核武不能滅美,常規武力遠不足勝韓,但在朝鮮面前,美國即使不焦頭爛額也要算疲於應付了,而中國是一個在能力上放大百倍的朝鮮。

這又從另一個角度對日本構成壓力。如果美國在東亞認慫,或者因爲不願與中國決戰而放棄保護臺灣,美日同盟自然也形同虛設。這種可能性不管大小,僅僅因其後果的災難性就足以令日本不安。

更大的壓力在於日本一現狀。與中國長期渲染歷史問題,指責日本有軍國主義復活趨勢和戰略野心完全不同,日本應對地區衝突的準備是非常令人擔憂的。

日本人早已失去控制東亞的野心

王毅在日本談及釣魚島(日稱尖閣諸島)問題,中日雙方各自堅持立場。(法新社)
王毅在日本談及釣魚島(日稱尖閣諸島)問題,中日雙方各自堅持立場。(法新社)


日本有一支裝備精良、訓練專業的事實上的軍隊,工業科技實力支撐下的軍事潛力相當可觀。可是這支力量從人力、士氣和地位方面都捉襟見肘,日本政治體制和民間輿論也完全無意使之用於守衛本土以外的任務。修憲、入常、海外派兵等動作,代表着一種適度進取的政治企圖,但實施起來阻力和折衷之大,足以顯示日本社會的主流心態仍是“歲月靜好,巧妙生存,少管閒事”。即使在一度如日中天的經濟領域,日本也早就沒有了執世界之牛耳的宏圖大略。

在這種國情下,日本自衛隊一方面在戰略上居於對美徹底依賴和被動跟進姿態,一方面最遠的實際軍事準備止於離島被佔後予以奪回,或者跟隨美國艦隊提供後勤,最多執行護航服務,更多的戰爭假設都還只是動漫題材。事實上,不管是臺海衝突還是釣島有事,日本這樣的對策不過是聽天由命。

反觀中國,雖然實力上一直不無問題,但在戰略想定和準備上的確魄力驚人。臺海危機以來,中國部署在東南沿海的龐大常規彈道導彈力量,除了戰時癱瘓臺軍要害,將駐日本沖繩的美軍基地化爲火海,也是題中應有之義。你賭中國不敢嗎?那美軍爲何將駐沖繩的海軍陸戰隊多數,調整到更遠的二線基地了?別忘了,冷戰高潮也是蘇聯以質量上遠不如美國的軍力令美國疲於奔命。

這也是一個可笑現象的結果:美國對中國總是料敵從寬,而中國對美國卻長期料敵從嚴。這從戰爭準備上當然是美國嚴謹而中國無知,但從政治和心理上卻有與朝鮮一樣的效果。衆所周知更深層的原因是,美國的社會制度決定了死不起人,而中朝炮灰無窮,一切都可以犧牲。“狹路相逢勇者勝”不過是文學語言,真正的江湖上是“狹路相逢蠻/賤者勝”。

日本與中國比起來,最要命的也是這一點。和平主義深入骨髓,凡事講規則、講道理、講人性,還總想和氣生財,這與動不動“西安以東都可以不要”能對抗嗎?你可以說中國不過是唬人,但可以視人命如草芥,不能不說是一種戰略優勢。日本若出戰,只要稍微死幾個人,國內必然沸反盈天。

不管中國真能做到多少,也或許日本沒那麼慫,但現在是中國把危局和難題製造出來了,而哪怕是拜登也纔剛剛開始嚴肅對待,能否力挽狂瀾尚屬未定,以日本在臺海以及整個東亞大局中的關鍵重要性,很多問題還想都沒想過,這纔是一個問題。或許正是因爲如此,中國對日本還暫時沒有發難,但這絕不是日本的機會,只不過是看扁了日本而已。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