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余杰:中國人爲什麼支持俄羅斯的侵略戰爭?

2022.04.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余杰:中國人爲什麼支持俄羅斯的侵略戰爭? 坐在坦克上的烏克蘭士兵。
(美聯社)

從奴在心者到奴在卵者

俄國獨裁者普京狂妄地宣稱:“俄羅斯不在了,還要這地球幹嘛!”這種狂妄,將希特勒甩出三條大街。普京話音剛落,中國的社交媒體上宛如鼎沸,普京的粉絲們都高潮了。

中國人向來崇尚強權、崇拜暴君,屠戮上億中國人的毛澤東,至今仍是中國人票選的世界第一偉人。俄國入侵烏克蘭之後,普京儼然有後來居上的氣勢,中國社交媒體上有人諷刺說:“中年人一旦把持不住自己,便以爲自己是普京,是秦皇,是漢武。他們彷彿成了一地的主宰,幾句談笑聲間,檣櫓就能灰飛煙滅,看人樓起了,笑人樓塌了。”

普京的魅力遠非一般的娛樂明星所能媲美。一個網名爲“夏花依舊YZ”的中國女子寫道:“普京的人格魅力無可比擬,連我爸都誇,大半夜起來看新聞生怕普京喫虧,心有猛虎,細嗅薔薇,這樣的男人誰不喜歡。”一個網名爲“捌月三”的中國女子則寫道:“優秀又帥氣,之前看他的一個視頻,他在寫作,然後回眸一笑,我直接淪陷了。”更加赤裸裸的表白,是一個名爲“TONG_NWA”的中國女子,她激動地寫道:“我也好喜歡,我當場排卵了。”

中國國內如此,海外華人也沒有閒着。某個自稱的資深記者,將普京描述成拯救世界的彌賽亞:“普京在飛機上放置了聖像等聖物,並放有一本《聖經》,飛行時間夠長時,他在天上讀《聖經》,‘沒有東正教,就沒有俄羅斯。’普京帶領俄羅斯迴歸東正教,目的是重建這個民族的精神支柱和道德準則。”難道“這個民族的精神支柱和道德準則”就是對內獨裁、暗殺,對外霸凌、侵略,派軍隊跑到別國去殺人、放火、強姦嗎?

普京是一名好基督徒嗎?美國維吉尼亞州麥克林聖經教會牧師喬·卡特在《俄烏戰爭爲什麼扯上了宗教?》一文中指出,自上臺以來,普京曾多次試圖將自己塑造成基督王國的護國公。俄羅斯東正教的牧首基里爾對其亦步亦趨,公開祝福這場侵略戰爭,辯稱這一軍事衝突是與罪惡和外國勢力作鬥爭。然而,並非所有的俄國東正教信徒都贊同這一立場。一個由275名俄羅斯正教神父和執事組成的全球團體不畏打壓,公開呼籲“停止自相殘殺的戰爭”,並申明烏克蘭人民擁有其政治自決權。此外,一個由100多位美國基督教領袖組成的跨宗派教會團體也致函基里爾,請他使用自己的影響力阻止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並“禱告和重新考慮你對這場戰爭的支持”。俄國問題專家亞歷克斯·米拉基科警告說:“普京利用傳統基督教是爲了政治效果。美國和歐洲的觀察家們最好能看穿這套把戲。”

那麼,爲什麼偏偏有那麼多中國人爲普京而癡狂,甚至支持其發動的侵略戰爭?魯迅說過,很多中國人是“奴在心者”。他卻不知道,一百年後,中國人仍是“奴在心者”,更有若干中國女子是“奴在卵者”。在中國,有些女人身不由己,被拐賣、被囚禁、被強暴、被當做生育機器,淪爲鐵鏈女奴,讓人哀其不幸;而另外有些女人卻是自願爲奴,不僅自願爲奴,而且自願爲性奴,最大的夢想就是“躺平”到普京身邊,接受君王般的普京的恩澤,還洋洋得意地昭告天下。

這些公開宣稱要爲普京“排卵”的中國女人,未必都是共產黨員。比起肥胖臃腫的習近平來,普京似乎更符合她們的審美標準:普京是一個上天開飛機、下水抓蛟龍的肌肉男。比起遲遲不敢出兵征服臺灣的習近平來,普京實踐了中國人“天下帝國”的想像——雖然俄國侵佔了中國上百萬平方公里土地,中國人卻一點也不恨“老大哥”。

中美兩國退伍軍人會再度交戰嗎?

烏克蘭士兵在訓練。(美聯社)
烏克蘭士兵在訓練。(美聯社)

支持普京的中國人不僅僅是女性。有一份名爲《湖南省常德市參戰老兵自願赴俄前線支援俄羅斯請戰書》在中國社交媒體上熱傳。這份致當地“國防動員委員會”和“退役軍人事務局”的信件的作者,自稱“我們是常德籍參加過對越自衛反擊戰的退役老兵”,因爲“北約企圖東擴,威脅俄羅斯和我們偉大祖國的安全”,基於“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爲正義而戰,爲和平而戰,打擊烏克蘭現政權,爲世界和平貢獻力量”,請求當局准許他們去幫俄羅斯打這場爛尾仗。信件末尾,有他們的親筆簽名和手印。

最後一句名言“保衛俄羅斯就是保衛我們偉大的祖國”,讓人不禁聯想到一九二九年的中東路事件:爲了維護對中東鐵路的控制,蘇聯悍然出兵中國,殺死和俘虜上萬名東北軍官兵。在這場武裝衝突中,還是地方割據政權的中共中央發出《動員廣大羣衆反對進攻蘇聯》的通告,提出“武裝保護蘇聯”的口號。中共積極維護蘇聯利益的舉動,贏得共產國際第七次全世界代表大會的讚譽:“中國共產黨號召並組織羣衆去進行英勇的鬥爭,去反對自己的政府、中國的軍閥和國民黨。中國共產黨在中東路事件中,表示了真正的、布爾什維克、無產階級的國際主義的模範。”中共前總書記陳獨秀則因反對“武裝保衛蘇聯”,而遭到中共開除黨籍。

如今的中共跟當年的中共萬變不離其宗,在諂媚蘇俄上毫無二致。不過,色厲內荏的中國政府大概不敢派遣這批“廉頗老矣,尚能飯否”的老兵去烏克蘭戰場。與這羣虛張聲勢的中國退伍軍人相比,美國的退伍軍人卻是真槍實彈走上戰場。美國老兵瓦斯奎茲在推特上傳身穿戰服、站在烏漆墨黑的物體前的畫面。他對着鏡頭說:“我不知道你們看不看得出來我身後的是什麼,這是俄羅斯坦克,是我們摧毀的第一輛。”他寫到:“這個村莊已經被俄羅斯佔領一個月,俄軍恐嚇民衆、搶走他們的食物。今天我們進來,幹掉7輛坦克和無數俄羅斯人,藉此解放這裏的民衆。”鏡頭外,一名烏克蘭人大喊“歡迎美國人!”瓦斯奎茲在視頻中還大罵俄羅斯人是“廢物”,“俄羅斯人拒絕帶走陣亡同袍,讓他們被流浪狗喫掉。美國人永遠不會把同袍或屍體遺留在戰場。”他的妻子雖然擔心卻仍然支持他,“他這個人就是這樣。他在九一一之後也是做了一樣的事,急着去幫忙,這就是他,他是我的英雄。”

支持俄國的中國人並未死在戰場,卻死在回頭路上。二零一四年,一名崇拜普京的浙江金華男子,帶着兩條金華火腿、兩瓶酒和一張14萬元存摺,千里迢迢來到北京的俄羅斯駐華大使館,準備送上特產和存摺,卻被拒之門外。後來,他狼狽回鄉,在路上從貨車墜落,被周圍經過的車碾壓,當場死亡,地上留下一灘血跡。這算是毛澤東所說的“生的偉大、死的光榮”嗎?

在中國,網民有支持俄國和普京的言論自由,卻沒有反對俄國和普京的言論自由。腦性麻痺(腦癱)詩人餘秀華髮表反戰詩歌《我乞求詩歌能夠阻擋一輛坦克》,引發不同立場的網友脣槍舌戰。有支持餘秀華的網友直言:“腦癱比腦殘高貴。”中國異見人士徐琳在臉書上說:“今天上午發了一個諷刺普京的行爲藝術照片,傍晚時國保又打電話來要我刪掉,我沒答應。憑什麼一下要我刪這個、一下要我刪那個?這個也不能說、那個也不能做,我到底出監了沒有?我諷刺普京關你們什麼事?普京真是你爹啊?”是的,普京似乎是習近平的洋爸爸。

魯迅說過:“殺人者在毀壞世界,救人者在修補它,而炮灰資格的諸公,卻總在恭維殺人者。”今天的中國人“面對豐縣,我一言不發;面對戰爭,我拍手叫好”,這是中國式的聰明。無數蝸居、蟻居的中國人,偏偏喜歡爲中南海操心,這還不夠,還要爲克里姆林宮操心。所以,有些中國人跟共產黨是分不開的。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