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餘傑:習明澤,你爸爸叫你上雄安大學!

2021-07-06
Share
評論 | 餘傑:習明澤,你爸爸叫你上雄安大學! 預計二零二三年夏天建成並開始招生的雄安大學,日前在媒體上發表了一個形同下跪人偶的“史上最醜的LOGO”。
(Public Domain)

習明澤,你爸爸叫你上雄安大學!

雄安大學能建成中國的哈佛嗎?

預計二零二三年夏天建成並開始招生的雄安大學,日前在媒體上發表了一個形同下跪人偶的“史上最醜的LOGO”,並在新聞稿中宣稱:“雄安大學坐落於雄安新區雄縣境內,佔地面積一百七十公頃,由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復旦大學、中國科技大學牽頭,聯合浙江大學、南京大學、武漢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上海大學、同濟大學、上海交通大學、西安交通大學、北京理工大學等三十五家中國一流大學共同組建。”新聞稿還說,雄安大學將以新機制、新模式努力建設世界一流大學,成爲高水平、開放式、國際化的高等教育聚集地,比肩哈佛大學、劍橋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等世界一流大學。這還真有氣吞萬里如虎的雄心壯志。

看起來,中國是以舉國之力打造雄安大學,就像以舉國之力建造航空母艦一樣。如果新聞稿中的目標順利達成,習明澤就不必千里迢迢、遠渡重洋到哈佛大學留學了。據說,她父親召她回國時,她還千般萬般不情願,因爲中國沒有一所大學能比得上哈佛大學。如果雄安大學從一建立起就能夠比肩甚至超過哈佛大學,公主一定會欣然前往就讀,乃至成爲雄安大學的第一位博士。

此前,曾有政協委員建議將習近平的母校清華大學改名爲習近平大學,遭到很多清華校友的反對。與其在清華頭上動土,不如直接將還未建成的雄安大學命名爲習近平大學,習近平大學比肩甚至超過哈佛大學,那纔是習近平的豐功偉業。

然而,一黨專制、禁錮思想之下的大學,能有什麼樣的新機制、新模式、開放式和國際化呢?在未來的雄安大學,師生可以不必翻牆就自由上網瀏覽各類國際信息嗎?師生可以在圖書館查閱此前在各大中小學被下架的種種禁書嗎?更重要的是,雄安大學的教室裏面,安裝了攝像頭嗎?安插了所謂的“學生信息員”嗎?

據《紐約時報》報道,學生信息員是中國學校黨政部門的耳目,也是中共思想政治工作的一部分。在一九八九年天安門屠殺後,中國的重點高校就開始實行此制度,一九九零年代初,我在北大唸書的時候,就因常常說“反動言論”而多次遭到同學中的學生信息員的告密;二零零零年,信息員制度普及到省級高校;二零零五年,信息員制度進一步擴大到層次更低的學校甚至一些中學。

在習近平一系列維穩、根除異議的政策中,學生信息員在監控並告密具有民主自由思想的老師方面,扮演着越來越重要的角色。《紐約時報》記者祕密採訪了二十多名大學教授和大學生,確認自習近平掌權以來,中國的數百個大專院校大規模收編學生以監視教師,甚至每班至少安插一名學生信息員,有些學校指定只有黨員與“政治思想正確”者纔有應徵資格,並要求學生定期繳交監督報告。作爲交換,學生信息員未來可平步青雲,可賺取獎學金、拿高分,在共產黨組織和公務員系統中獲得升遷。

習近平的教育思想歸根到底就是一句話:大學只能培養共產主義的接班人。他把高等教育場所變成共產黨的基地、推動消除異議的全國性運動,營造出令人不寒而慄的恐怖感,等同於倒退回文化大革命的初期——當然,他暫時還沒有荒唐到像毛澤東那樣乾脆宣佈大學停止招生的地步。但是,近年來,至少有數十起學生舉報教授的案件,遭控訴的師長皆遭嚴懲,很多學者被停課、被開除、被祕密警察騷擾乃至走上流亡之路。

雄安大學不可能成爲中國的哈佛大學,卻有希望成爲中央黨校的雄安分校,這樣就可以幫助習明澤去除在哈佛大學中所受之自由思想的污染。習明澤應當遵從父命,率先就讀雄安大學。

雄安新區的大躍進碎成一地雞毛

雄安大學是雄安新區的“夢中之夢”——非但是雄安新區,就是整個河北省,長期以來都沒有一所在全國名列前茅的大學,若雄安大學“英雄崛起”,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成爲習近平的一大政績。

然而,近年來,雄安新區在官方媒體上銷聲匿跡,如同春夢了無痕,即便雄安大學平地起高樓,也無法挽救雄安新區的泡沫破滅。

曾經在河北擔任地方官的習近平上臺後不久,即提出雄安新區之設想,企圖以此超越深圳特區、海南島、上海浦東等前任黨魁留下的政績。雄安新區規劃範圍涉及河北省雄縣、容城、安新三縣及周邊部分區域,地處北京、天津、保定腹地。起步區面積約一百平方公里,中期發展區面積約兩百平方公里,遠期控制區面積約兩千平方公里。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三日,習近平視察河北省安新縣,並主持召開河北雄安新區規劃建設工作座談會。會上對雄安新區規劃建設提出“高起點、高標準、高水平”的總要求。隨即,官方媒體畫出了一張張誘人的大餅:亞洲最大車站、智慧之城、千年之城,簡直讓海市蜃樓般的杜拜也要甘拜下風了。

然而,兩年之後,習近平再次到河北雄安新區考察調研時卻悻悻然地表示,雄安“這兩年,幾乎沒有動一磚一瓦”。這等於是承認他已然指揮不動龐大的基層組織,即便他試圖像毛澤東那樣搞一場大躍進,也無法讓民衆聞雞起舞了。今天,中國民衆關心的只有發大財,若是雄安新區能帶來炒房、炒土地的好機會,他們必定蜂擁而上;若是發現此處窮山惡水,不能點石成金,他們立即就掉頭而去。

雄安新區規劃設計專家、清華大學建築學院教授尹稚說出了實話:雄安新區建設速度慢的政治原因是,近十年來比較壓抑,“不鼓勵體制機制探索和創新,不鼓勵政府擔當”,因此雄安新區建設並不是處在一個天時地利人和的最好時間。“這也是爲什麼近兩年過去了,到現在爲止還一鍬土沒動,因爲很多事情還沒想明白。”

習近平爲什麼要建造雄安新區呢?中南海之外的人當然想不明白習近平的小算盤。不過,民間還是有很多高人。有一位網友分析說:習近平再三強調雄安新區是千年大計,究竟什麼是千年大計呢?

古往今來唯有皇帝的陵墓算得上千年大計。每一個皇帝在登基和政權穩定後都要爲自己修陵墓,經常到皇帝死也修不完,這一點上習皇帝自然也不例外。

想通這一點一切就都明朗了。雄安名爲新區,實爲習陵。最初選址堪風水就花了兩年。習近平在雄安地面上大興土木建的實際上是鬼城,銀行電信等各大央企一應俱全,這些都是未來陵區的地上建築,將來外圍一圈駐軍,中間是一個微縮的北京城,作爲一個史無前例的展覽習家豐功偉績的博物館。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